诗经词典(修订本) 9.4分
读书笔记 王力《序》
盛荷堂

初版王先生序

  我常常鼓勵同志們編寫各種專書詞典。現在向熹同志花了多年的功夫,寫成了一部《詩經詞典》,這是值得慶賀的。

  向熹同志這部書的編寫原則是博採眾說,擇善而從。它的體例是,在每一詞條下面,第一條注釋代表作者的意見,其余羅列各家的意見。這樣做的好處是,既不至使學者無所適從,又可以讓學者參考他家的意見,自由選擇,不爲一家之言所囿。作者博採群書,用力甚勤,值得欽佩。我相信,此書一出,定能不脛而走,給研究《詩經》的人以很大的幫助。

  我個人的意見是,關於《詩經》的詞義,當以毛傳、鄭箋爲主;毛鄭不同者,當以朱熹《詩集傳》爲斷。《詩集傳》與毛鄭不同者當以《詩集傳》為準(這是指一般情况而言,容許有例外)。參以王引之《經義述聞》和《經傳釋詞》,則“思過半矣”。孔疏與毛鄭齟齬之處,當從毛鄭。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頗有新義,也可以略予採用。其他各家新說,採用時應十分慎重,以免遺誤后學。

  此書初稿也有一些缺點,例如:

  (一)羅列眾說,不分良莠。有些不大可靠的解釋也收入。這樣做的結果是容易使好怪者有空子可鑽。

  (二)對一個詞的解釋,多至十幾個義項。這是因為博採眾說,又要兼顧不同水平讀者翻檢的需要,其中就難免有的是甲說與乙說實際相同或相近,不過用字不同而已。我常常說,解釋古書要注意語言的社會性。如果某字只在《詩經》這一句有這個意義,在《詩經》別的地方没有這個意義,在春秋時代(乃至戰國時代)各書中也没有這個意義,那麼這個意義就是不可靠的。個人不能創造語言,創造了說出來人家聽不懂,所以要注意語言的社會性。同一時代,同一個詞有五個以上的義項是可疑的(通假意義不在此例),有十個以上的義項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兩個意見我向向熹同志提了,向熹同志願意修改,但因卷帙繁多,一時或未能盡改。我在這篇序文里說一說,供讀者參考。

王 力

1983年4月18日

序於北京大學燕南園

0
《诗经词典(修订本)》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