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8.9分
读书笔记 失乐园
萌妖Kitsch
她们很少在人前说心里话。思琪知道,一个搪瓷娃娃小女孩卖弄聪明,只会让该容貌显得张牙舞爪。

李国华第一次分别拜访思琪和怡婷,都没有见到两个女孩子,她们去了对方家。然而,思琪的厄运只是推迟了,躲不过。

李国华自己是满脑子知识,吞噬小女孩的恶魔,刻意将女儿养得浅薄无知,面目可憎。而故事中,xixi确实一路顺风顺水,平庸顺遂的长大,大概是对天资聪颖、教养良好的女性们最残忍的讽刺了。而这个讽刺出自被害者之手,简直杀人诛心。

(怡婷)穿着粉红色澎澎洋装,思琪看着她,除了滑稽还感到一种惨痛。

伊纹:

有一种人,像一幅好画,先是赞叹整体,接下来连油画颜料提笔的波浪尖都可看,一辈子看不完。

伊纹的书架是老钱太太(婆婆)备给伊纹的精致古刑,因为老钱太太知道一维配不上伊纹。

一维家暴伊纹:

新的淤青是茄子绀或虾红色,旧的淤青是狐狸或貂毛,老茶的颜色。

这里的颜色运用,暗合林奕含访谈里曾经对张爱玲的痴迷。

她后来才了解,说婚礼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意思不但是女人里外的美要开始下坡,而且暗示女人要自动自发地把所有的性吸引力收到潘朵拉的盒子里。
她和一维的双人床……她死去又活过来的地方。
李国华开始大谈(伊纹)客厅的摆饰。话语本能地在美女面前膨胀,像阳具一样。

噩梦发生之前的思琪会像小女孩一样说话,然而,在李国华插进来之后,思琪只会在小旅馆的地毯上和李国华说话,话语里只有矛盾,痛楚,自我厌恶,对李国华的挑战,厌恶,看不起,这些对话还往往是难以进行、没有结果或者被叫停的。思琪再也没有像一个天真快乐的小女孩一样说话。

另一个场景,和李国华去小旅馆的思琪穿完衣服后都会坐在地毯上,不是床,不是沙发,而是地上。像是《母狮的忏悔》里,玛里阿玛也选择坐在地上,『避免为人』。

0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全部笔记 4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