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8.4分
读书笔记 狂歡節與食人族——世界對抗的遊戲
賣女孩的小火柴

歷史首先作為真實事件(evenement authentique)發生,隨後則如鬧劇般重演。我們可以據此將現代性設想爲一場肇始於西歐的冒險和一出隨後在全球範圍內,在輸入西方宗教的、科技的、經濟的、政治的價值標準的所有地方不斷重演的巨大鬧劇。這種“狂歡化”(carnavalisation)經歷了本身已經成為歷史的基督教福音傳播、殖民化、去殖民化和世界化階段。

這種無聲噬嚙的原型,即其某種程度上的原始場景,或許是在16世紀的巴西累西腓舉行的那場盛大彌撒,當時從葡萄牙專程前來慶祝印地安人被動皈依基督教的主教們被印地安人所吞食,原因則是出於對基督福音的過度之愛(食人行為成了好客的一種極端形式)。作為這種偽善傳教行為的早期受害者,印度安人本能地採取了極端和誇張的做法:他們要從肉體上吞併那些在精神上吞併自己的人。

這齣鬧劇中還包含了瓦爾特 本雅明(W.Benjamin)提到的另一個維度,即人類今天已經成功地將自身最糟糕的異化變成一種審美和景觀層面的享受。

如果說現代性的源頭事件歷史上確實出現在西方,那麼我們已經將其成果享受殆盡,而且對我們本身而言,現代性已經出現了一種致命的、鬧劇式的轉向。但是現代性的邏輯希望我們將其強加給整個世界,希望白人的命運(fatum)成為該隱族裔的命運,希望一切都被納入同質化進程和關於人種的騙局。

因此可以說整個人類種群都在通過殖民化和去殖民化,在一種仿真(simulation)的、模仿暴力的巨大機制中自我擬仿和自我毀滅。在這一機制中,無論本土文化還是西方文化都損耗殆盡。

我們甚至可以確信,世界強權的統治地位即人類相對於其他物種所具有之絕對特權的反映。

這或許倒反過來證明了愚蠢在某些地方是權力的屬性之一,是權力的一種職能性特長(privilege de fonction)。這種職能或許始於權力承受社會現象中受排斥的部分(La part maudite)——包括愚蠢在內——的古老職能,我們可以由此追溯到原始社會的:權力傀儡“(mannequins de pouvoir),這也解釋了為何智力水平最低下和想像力最貧乏者掌權的時間最長。

這或許也可以說明為何民眾整體上傾向於將他們的主權託付給他們同胞中那些最不具侵犯性和最缺乏頭腦之人。這是一種邪惡精靈,促使著人們選舉出某個比自己更笨的人——既是為了提防一種一旦自上而下加諸己身便會成為懷疑對象的責任,也是為了享受旁觀掌權者蠢言笨行和腐化墮落之表演的隱秘狂喜(jubilation secrete)。

“邪惡精靈”(malin genie)這一概念由笛卡爾最早提出,其主要特徵是心懷惡意,以欺騙為唯一目的。

0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