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 9.0分
读书笔记 梦魇
闫不死

对于野蛮人或者说对孩子来说,梦是醒时的片断插曲。对于诗人和神秘主义者来说,醒时也不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梦。这一点卡尔德隆曾经简明扼要地说过:生命乃梦。莎士比亚在讲这一点时要形象一点:“我们是用与我们的梦相同的材料做成的。”奥地利诗人瓦尔特在讲述这一点时非常高明,他自问道:我梦见了我的生活,还是他本来就是梦? 他不能肯定。这自然就把我们带入了唯我主义;带入一种怀疑,即只有一个做梦的人,这个人就是我们中的每一位。这个做梦的人——假设我就是那个人——现在正在梦见你们,梦见这个大厅,梦见这个报告会。只有一位做梦的人,这个做梦的人梦见宇宙的一切过程,梦见宇宙过去的全部历史,甚至梦见他的童年,他的青少年。可能这一切什么也没发生:到现在才开始存在,开始做梦。是我们中的每一个人,不是我们整体,是每一个人。现在我就在做梦,我在查尔卡斯大街做着报告,我在寻找主题——也许未能找到——,我梦见你们,但不是事实。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梦见我,梦见别人。

0
《七夜》的全部笔记 10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