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 9.0分
读书笔记 梦魇
闫不死

波伊提乌,被称作最后一位罗马人的元老院议员的他设想了一位跑马比赛观众的情况。 这位观众在跑马场,从看台上观看马匹出发和奔跑中的磨难,看到其中一匹跑到了终点。一切都是连续的。然后波伊提乌设想了另一位观众。这位观众是前面那位观众以及跑马比赛的观众:可以想见,这就是上帝。上帝观看了整个跑马比赛,在一个永恒的瞬间,在其短暂的永恒中,上帝看到了起跑、途中磨难、抵达终点。这一切它一目了然,就像它看整个宇宙的历史那样。于是,波伊提乌拯救了两个观念:一个是自由意志,一个是上帝意志。就像那位观众看了跑马的全过程(虽然他的连续地看),但并没有干预跑马一样,上帝也看了人的全部历程,从摇篮到坟墓。它没有干预我们做的事,我们自由行事,但上帝已经知道——比如现在,上帝已经知道——我们的最终命运。上帝就是这样看着宇宙的历史,看着宇宙历史上发生的件件事情。所有这一切它是在光彩夺目、令人眼花缭乱的瞬间,即永恒中看到的。(《哲学的慰藉》)

0
《七夜》的全部笔记 1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