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艺复兴艺术 8.3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中世纪遗产与新经验主义
东京麦子
第一章 中世纪遗产与新经验主义 p17
如果将德意志文艺复兴美术的兴盛看成是由南北美术的偶然接触所引起的,并因此认为南方给北方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影响,那我们就大错特错了。北方美术要接受南方的影响,必须成熟到足以自觉地将目光转向南方的程度。
第二章 艺术与宗教的极端论者 p39
格吕内瓦尔德懂得怎样在素描中表现这种光的非物质性以及不同物质的真实质感。在素描中,他只是在淡黄色的底色上施用单色的黑粉笔,并配合一些白色的衬托。《圣多罗西》(柏林,国立版画素描馆)几乎是重重叠叠的光灿的凝聚,似乎失去重量的外衣翩翩欲扬,像是悬浮于空中(图18)……格吕内瓦尔德一书中的中世纪因素,并非中世纪美术源远流长的终结,而是对以往诸世纪伟大理想主义艺术的有意识的回归。所以他的行为可与米开朗基罗对马萨乔[Masaccio]和乔托[Giotto]的追溯,丢勒在《启示录》中对中世纪艺术的复活相提并论。它不同于我们在丢勒早期作品中所看到的晚期哥特式艺术的直接延续。格吕内瓦尔德表现出一种新精神,即寻求伟大和崇高的精神,这也是新时代的本质之一……在丢勒和格吕内瓦尔德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找到一种相同的特征,即对以往或数世纪艺术传统的有意识地复活;同时,两位大师的艺术也都体现出时代的进步倾向。丢勒作品中以图式结构表现伟大的静态性质,可以在11世纪到13世纪,以及盛期中世纪美术的英雄时代中找到它的对应物;而格吕内瓦尔德情绪激动的动态精神,也能在14~15世纪的早期神秘主义中得到印证。
第三章 对于自然的新态度 p52
哲学努力发展潜藏在所有自然现象背后的更深层的缘由和各种原动力;同样,医学也试图掌握那种力,并为己用。伟大的内科医生帕拉切尔苏斯[Paracelsus(Theophrastus Bombast von Hohenheim)]、卡尔达诺斯[Girolamo Cardanus(Cardano)]开始接近自然,这种接近在细节上是实验性的、经验性的,但整体上的思考却是综合的,直观的。在当时那个时代,医学必须涉及许多领域,所以它打开了通往哲学综合的道路。帕拉切尔苏斯是那个时代最著名的外科医生、伟大精神的代表者,他把理解精神的神秘力量、万物的有机成长与衰微作为自己的课题……新风景艺术诞生地是奥地利,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国家之一。任何体验过奥地利高山、丘陵、湖泊以及河流那迷人风光魅力的人都能理解,当艺术家的眼睛作好接受风景美的准备时,美丽风光的魔力就驱动这门新兴艺术向前发展。
第五章 晚期哥特式绘画与文艺复兴绘画的融合 p105
范莱顿是16世纪最伟大的荷兰画家,他像马比斯一样,是丢勒的追随者,是第一个将意大利文艺复兴介绍到北方尼德兰的画家……尼德兰大师作品中的那种哥特式绘画与文艺复兴绘画的融合,使得历史所取得的一切绘画成就获得了新的生命。这种对历史遗产的保护,还确保早期大师取得的自然视觉,在连接尼德兰美术的两大世纪——15、17世纪的中间期得以承续下来。
第六章 宇宙的精灵与构造 p110
勃鲁盖尔重返往昔,也就是说,他在复苏过去的美术,即属于中世纪的美术。博斯本人也超越了他同时代人所面临的自然主义课题,缅怀起1400年那优雅、精神化的美术。勃鲁盖尔导致了中世纪的历史性复兴,这一复兴在巴洛克的黎明中发展壮大,其中包括尼德兰美术家的晚期哥特风格的素描和木刻,以及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历史剧……在超自然的人像虚构上,勃鲁盖尔比博斯走得更远,并以中世纪的规范将它们公式化。
第七章 法国美术和文学中古典与哥特式的复兴 p135
由于16世纪法国美术仍然原封不动地保持着哥特美术的特色,所以罗索的美术当然会满足法国人的口味。意大利对16世纪法国美术的影响主要是手法主义。
第八章 文艺复兴晚期美术与科学的关系
在意大利,卡拉瓦乔[Caravaggio]强有力的写实主义在17世纪很快使手法主义寿终正寝,但在欧洲其他地方,手法主义依然生机勃勃,并与巴洛克的曙光融合在一起……鲁道夫而是是16世纪末天文学和数学的最大庇护者,同时他也是北方美术的最大赞助人……与哲学与科学思想中的情况相同,光线逐渐成为绘画领域中的核心问题。对从帕拉切尔苏斯思想中汲取智慧的哲学家伯麦来说,光是一种神奇的力;对科学家开普勒来说,色彩是光线的功能;而17世纪的伟大画家伦勃朗和弗美尔的作品中,这些探索臻于极限。

0
《北方文艺复兴艺术》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