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9.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积分号
  • 在他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他早已知道什么恋爱神圣,结婚自由那一套。可是他娶了父亲给他定下的“韵梅”。他知道不该把一辈子拴在个他所不爱的女人身上,但是他又不忍看祖父,父母的眼泪和愁容。他替他们想,也替他的未婚妻想。想过以后,他明白了大家的难处,而想得到全盘的体谅。他只好娶了她。他笑自己这样的软弱。同时,赶到他一看祖父与父母的脸上由忧愁改为快活,他又感到一点骄傲——自我牺牲的骄傲
  • 老太太(马寡妇)深信她的哲理是天下最好的,因为“忍”字教她守住贞节,渡过患难,得到像一个钢针那么无趣而永远发着点光的生命
  • 贵族的衰落多半是像雨后的鲜蘑的,今天还是庞大的东西,明天就变成一些粉末,随风而逝!
  • 幼年时,他的侯府便是一个小的社会;在那里,他见过那每一条皱纹都是用博得“天颜有喜”的狡猾与聪明铸成的大人物
  • 对比他(冠晓荷)地位高的人,他把人家的屁也看成暗示;对比他低下的人,暗示便等于屁
  • “无聊”,假若详细一点来解释,便是既不怕白费了自己的精神,也不怕讨别人的厌。冠先生一生的特长便是无聊。
  • 苹果是香美的果子,可是烂了的时候还不如一条鲜王瓜那么硬气有用。中国确实有深远的文化,可惜它已有点发霉发烂了;当文化霉烂的时候,一位绝对善良的七十多岁的老翁是会向“便衣”大量的发笑,鞠躬的。
  • 中国的抗战绝不是黩武喜杀,而是以抵抗来为世界保存一个和平的,古雅的,人道的,文化。这是个极大的使命。每一个有点知识的人都应当挺起胸来,担当这个重任。爱和平的人而没有勇敢,和平便变成屈辱,保身便变为偷生。
  • 有权的才会狠毒,而狠毒的也就是威风
  • 他不是个偏狭的国家主义者,他晓得西洋文明与文化中什么地方值得钦佩。他可是极讨厌那只戴上一条领带便自居洋狗的浅薄与无聊。他以为“狗仗人势”是最卑贱的。据他看,“洋狗”比瑞丰还更讨厌,因为瑞丰的无聊是纯粹中国式的,而洋狗则是双料的——他们一点也不晓得什么是西洋文化,而把中国人的好处完全丢掉。
  • 老人所表现的不只是一点点报私仇的决心,而是替一部文化史作正面的证据。钱先生是地道的中国人,而地道的中国人带着他的诗歌,礼义,图画,道德,是会为一个信念而杀身成仁的。蓝东阳,瑞丰,与冠晓荷,没有钱先生那样的学识与修养,而只知道中国饭好吃,所以他们只看见了饭而忘了别的一切。文化是应当用筛子筛一下的,筛了以后 就可以看见下面的土与渣滓,而剩下的是几块真金。
  • 她(招弟)所受的那一点学校教育不够教她分辨是非善恶的,她只有一点直觉而不会思想。这一点少女的直觉,一般的说,是以害羞与小心为保险箱的。及至保险箱打开了,不再锁上,她便只顾了去探索一种什么更直接的,更痛快的,更原始的,愉快,而把害羞与小心一齐扔出去,像捧出一个臭鸡蛋那么痛快,她不再运用那点直觉,而故意的睁着眼往泥里走。她的青春好像忽然被一阵狂风刮走,风过去,剩下一个可以与妓女为伍的小妇人。
  • 自由结婚成了她(高弟)的一种信仰。她并说不出为什么婚姻应当自由,她只是看见了别人那么作,所以她也须那么作。她在生命上,没有任何足以自傲的地方,而时代强迫着她作个摩登小姐。怎样才算摩登?自由结婚!只要她结了婚,她好像就把生命在世界上拴牢,这,她与老年间的妇女并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她必须要和老妇女们有个差别。怎样显出差别?她要结婚,可是上面必须加上“自由”!结婚后怎样?她没有过问。凭她的学识与本事,结婚后她也许挨饿,也许生了娃娃而弄得稀屎糊在娃娃的脑门上。这些,她都没有想过。她只需要一段浪漫的生活,由恋爱而结婚。有了这么一段经历,她便成了摩登小姐,而后坠入地狱里去也没有关系!她是新时代的人,她必须有新时代的迷信,而且管迷信叫做信仰。她没有立足于新时代的条件,而坐享其成的要吃新时代的果实。历史给了她自由的机会,可是她的迷信教历史落了空。
  • 假若日本人的疯狂是昂首挺胸的,冠晓荷和类似他的北平人的疯狂是沉溺在烟酒马褂与千层底缎鞋之间的。日本人的疯狂是老要试试自己的力气,冠晓荷的是老要表现自己的无聊。这两种疯狂——凡事只知道自己,只关切自己,而不睁眼看看世界的,都可以叫做疯狂——遇到一处,就正好一个可以排名的打人,一个死不要脸的低着头看自己的缎子鞋。
  • 他(冠晓荷)的确是北平的文化里的一个虫儿,可是他并没有钻到文化的深处去,他的文化只有一张纸那么薄。他只能注意酒食男女,只能分别香片与龙井的吃法,而把是非善恶全付之一笑,一种软性疯狂的微笑
  • 在他(李四爷)的经验中,他看见过许多次人世上的动乱,在这些动乱里,好人坏人都一样被一个无形的大剪子剪掉,或碰巧躲开剪刀而留下一条命。因此,他知道性命的脆弱,与善恶的不十分分明。在这种情形下,他只求凭着自己的劳力去挣钱吃饭,使心中平安。同时,在可能的范围中,他要做些与别人有益的事,以便死后心中还是平安的。他不为好人遭了恶报而灰心,也不为歹人得了好处而改节。他的老眼睛老盯着一点很远很远的光,那点光会教他死后心里平安。他是地道的中国人,仿佛已经活了几千年或几万年,而还要再活几千年或几万年。他永远吃苦,有时候也作奴隶。忍耐是他最高的智慧,和平是他最有用的武器。他很少批评什么,选择什么,而又无时不在默默的批评,默默的选择。他可以丧掉生命而永远不放手那点远处的光。他知道他会永生,绝不为一点什么波动而大惊小怪。
  • 文化就是衣冠文物。有时候,衣冠文物可变成了人的累赘。现在我摆脱开那些累赘,我感到了畅快与自由。剥去了衣裳,我才能多看见点自己!
  • 尽管我的工作是沙漠上的一滴雨,可是一滴雨到底是一滴雨;一滴雨的勇敢就是它敢落在沙漠上!好啦,我开始做泥鳅。在鱼市上,每一大盆鳝鱼里不是总有一条泥鳅么?它好动,鳝鱼们也就随着动,于是不至于大家都静静的压在一处,把自己压死。北平城是个大盆,北平人是鳝鱼,我是泥鳅。
  • 我们传统的升官发财的观念,封建的思想——就是一方面想做官,一方面又甘心做奴隶——家庭制度,教育方法,和苟且偷安的习惯,都是民族的遗传病。这些病,在国家太平的时候,会使历史无声无色的,平凡的,像一条老牛似的慢慢的往前蹭;我们的历史上没有多少照耀全世界的发明与贡献。及至国家遇到危难,这些病就像三期梅毒似的,一下子溃烂到底。大赤包们不是人,而是民族的脏疮恶疾,应当用刀削割了去!
  • 行动是信仰的肢体。没有肢体,信仰是个游魂!
  • 他是个科学家。他向来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别人的冷暖饥饱,也不愿和社会接触。他的脑子永远思索着科学上的问题。极冷静的去观察与判断,他不许世间庸俗的事情扰乱了他的心。他只有理智,没有感情。他不吸烟,不吃酒,不听戏,不看电影,而只在脑子疲乏了的时候种些菜,或灌灌花草,种菜浇花只是一种运动,他并不欣赏花草的美丽与芬芳。他有妻,与两个男孩;他可是从来不会为妻儿的福利想过什么。妻就是妻,妻须天天给他三餐与一些开水。妻拿过饭来他就吃,他不挑饭食的好坏,也不感谢妻的操心与劳力。对于孩子们,他仿佛只承认那是结婚的结果,就好像大狗应下小狗,老猫该下小猫那样;他犯不上教训他们,也不便抚爱他们。孩子对于他,只是生物与生理上的一种事实。对科学,他的确有很大的成就;以一个人说,他只是那么一张平平的脸,与那么一条不很高的身子。他有学问而没有常识,他有脑子与身体,而没有人格
  • 瑞丰忽然作了科长,忘了天多高,地多厚。官架子也正像谈吐与风度似的需要长时间的培养。瑞丰没有作过官,而想在一旦之间就十足的摆出官架子来,所以他的架子都不够板眼。对于上司,他过分的巴结而巴结得不是地方。这,使别人看不起他,也使被恭维的五脊子六兽的难过。可是,当他喝了两杯猫尿之后,他忘了上下高低,他敢喝上司们挑战划拳,而毫不客气的把他们战败。对于比他地位低的,他的脸永远是一块硬的砖,他的眼是一对小枪弹,他的眉毛老像要拧出水来。可是,当他们跟他硬顶的时候,他又忽热的软起来,甚至于给一个工友道歉
  • 她(招弟)本要嫁个一个科长的,李空山加上科长等于科长,李空山减去科长,便什么也不是了。她不能嫁给一个“零”
  • 他(李空山)的勇敢与大胆是受了历史的鼓励。他是赤手空拳的抓住了时代。人民——驯顺如羔羊,没有参政权,没有舌头,不会反抗的人民——在他的脚前跪倒,像垫道的黄土似的,允许他把脚踩着他们的脖子上。历代,在政府失去统制的力量,而人民又不会团结起来的时候,都有许多李空山出来兴妖作怪。只要他们肯肆意横行,他们便能赤手空拳打出一份儿天下。他们是中国人民的文化的鞭挞者。他们知道人民老实,所以他们连睡觉都瞪着眼。他们晓得人民不会团结,所以他们七出七入的杀个痛快。中国的人民创造了自己的文化,也培养出消灭这文化的魔鬼
  • 她(大赤包)心术不正,手段毒辣,对谁都肯下毒手。但是,她到底是个人,是个妇人。在她的有毒汁的心里,多少还有点“人”的感情,所以她也要表示一点慈爱与母性。她爱招弟和亦陀,她闭上眼爱她们,因为一睁眼她就也想阴狠的收拾他们了……她这点拗劲儿恐怕也就是多少男女英雄失败了的原因。她觉得自己非常的伟大,可是会被一条哈巴狗或一只小花猫把她领到地狱里去
  • “雅”是中国艺术的生命源泉,也是中国文化上最贱劣的油漆。晓荷是地道的中国人,他在摸不到艺术的泉源的时候会拿起一罐儿臭漆
  • 他们(东阳/菊子)俩是应运而生的乱世男女,所以不会红脸与害羞。日本人所倡导的是孔孟的仁义道德,而真心去鼓励的是污浊与无耻。他们俩的行动是“奉天承运”
  • 他(瑞丰)的时代,他的教育,都使他在正经事上,不会思索;而在无聊的问题上,颇肯费一番心思。他的时代,一会儿尊孔,一会儿打倒孔圣人;一会儿提倡自由结婚,一会儿又耻笑离婚;一会儿提倡白话文,一会儿又说白话诗不算诗;所以,他既没有学识,也就没有一定的意见,而只好东一杓子捞住孔孟,西一杓子又捞到恋爱自由,而最后这一杓子捞到了王八。他是个可怜的陀螺,被哪条时代的鞭子一抽,他都要转几转,等到转完了,他不过是一块小木头
  • 他(瑞宣)想不通,一个革命的领袖(汪精卫)为什么可以摇身一变就变作卖国贼。假若革命本是假的,那么他就不能再信任革命,而把一切有地位与民望的人都看成变戏法的。这样,革命只污辱了历史,而志士们的热血不过只培养出几个汉奸而已。
  • 她(招弟)的目的只是享受。享受恰好是没有边际的:吃是享受,喝也是享受;恋爱是享受,唱几句戏,得点虚荣,也是享受。她要全享受一下……过多的享受会使享受变成刺激,而刺激是越来越粗暴的……锣鼓越响她才感到一点愉快;……只有乱打乱闹才能给她一点印象,她需要强烈的刺激
0
《四世同堂》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