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斯大林 8.2分
读书笔记 第311页
夕颜
斯大林对“民族”的定义为“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在犹太问题上,斯大林问道:“格鲁吉亚的、达吉斯坦的、俄国的、美国的和其他地方的犹太人,彼此语言不通,生活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从来不能见面,无论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都不会共同行动,这算什么犹太民族呢?!他们被攻击,是因为没有一个和土地相联系的广大的稳定的阶层………”他攻击“奥匈马克思主义”和支持民族自治的人,却又说接受高加索地区的“地区自治”。文章赋予各民族以(理论上的)退出联邦的权利,但其实都是空头支票。这篇文章的辞藻并不华丽,但它构思精巧,乃至于最终成为了斯大林建构苏联的理论基石。这篇文章至今仍富有意义,因为在苏联于1991年解体之后,乌克兰、爱沙尼亚和格鲁吉亚成为了独立共和国,但它们并非是像车臣那样的自治共和国。

对于犹太民族的前途倒是做出很好的预见:建国是犹太民族出路。

0
《青年斯大林》的全部笔记 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