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 7.1分
读书笔记 第199页
double_cheese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我们已经发现活在社会底层的,往往是在那些5A级写字楼里面,每天上班打卡、中午吃盒饭的刚毕业的大学生白领。为什么?因为评价他们价值的标尺只有一把,那就是他们的上司、领导的眼光。而对于自由职业者来说,评价他们的标尺则有很多把,借助互联网环境下这种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机理,他们反而能得到更为公正的价值衡量。

这样一种机理在历史上是古已如此。《水浒传》里宋江被招安,一百单八将里面活得最舒心又有比较好的下场的,不是宋江、李逵,这两个人最后服毒自尽,因为宋王朝不再需要他们了。最后活下来的有这么几个人:一个是神医安道全,一个是兽医皇甫端,一个是刻字匠叫金大坚,一个会写字的叫萧让,还有一个会唱歌的叫乐和。他们都是手艺人,这几个手艺人分别投靠在不同的部门或大官老爷那里,因为他们有技能。

技能就有点像U盘,没有特定的用处,但它有一个独特的社会节点的价值,插到哪儿它都可以运作。这也是我的一种人生主张,就是在这个社会,你要学会用U盘化的方式,以一种手艺人的精神和这个社会进行协作,而市场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

从更长的历史跨度看,一个人在什么组织内真的那么重要吗?

见识并不决定命运,而是决定了命运的可能性。见识本身也并不指向财富,而是指向多元的体验,而对这些体验的运用才让人更趋近财富。

再比如说,现在都说中产阶级税赋高啊,所得税不合理啊。到底是所得税不合理呢,还是我们的基础制度没有建设起来?现在中央征税只能说,谁收入高就征谁的税,可是那些收入真正高的人,谁都不知道他有多少钱。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所谓的收入高的,都是那些填工资单的人。坐办公室的白领嘛,HR部门给你发工资,然后单位代缴代扣嘛,自然就知道你挣了多少钱,所以所有这些税赋都堆在白领身上。国家并不是不想征收那些富人的税,关键是你怎么知道他有多少钱?连他老婆都不知道,老婆离婚的时候还得找私人侦探去查他老公到底有多少钱,一个税务部门又怎么知道呢?这就是当社会基础制度尚未建立的时候,我们构建一个生人社会的一些基本的制度缺憾。

0
《罗辑思维》的全部笔记 1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