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营造 6.5分
读书笔记 我与初建的故宫博物院及院匾轶事
之龢
初进清宫其地势一九二五年的一、二月份,时正隆冬季节,当年北京平均温度好像比现在冬季低一些,有时到零下十几度。一进神武门洞无法行走,因为西北风打得身子直转,身不由己地撞在神武门洞两壁,可以说是打着转进故宫的。进得宫禁,其凄凉之状跃然入目。每到一院落都是蓬蒿满地,高与人齐。吾辈青年手持锹镐镰刀为点查的政府官员、教授开路。步入冷宫,寒气袭人,又无炉火,两足站地三至四小时痛如刀刺。我在善委会里是一名书记员,是低级的办事者,就是负责登记挂签之役。如某某物品其名称说出,我马上登记在册,然后编出号数,随着将此物挂上号或粘上标签。那时我是小字辈,一些年长学者知我不识器物,便亲切喊我:‘来,小孩子,粘在这上或挂在那个文物上……’不仅如此,我要身穿特制无口袋的工作服,还以白带系紧袖口,使双手无处可藏。此乃以预防发生偷盗之事也。我进入善委会工作的同时仍在北大读书。一九二五年初,北大文学院史学系助教学生,还利用皇宫档案编辑一个历史知识性小型刊物名《文献》,委我任编辑校对。出至五期,不知何故就停刊了。这是最早利用明清档案出版的刊物。当时北大诸教授如陈垣、沈兼士、沈尹默、马衡、伦明、马裕藻、朱希祖等均提携我,并同意以半工半读,就是一边在善委会点查文物工作,还要到北大上课。
自溥仪出宫后,这座明清王朝皇帝所居之禁地皇宫,即引起各方面人士的注意。紫禁城内究竟是什么样子,外面全然不知。那时是由各路军阀割据的政局,执政府经常变换,强者进,弱者出。当政者无不想控制故宫,而逊清室遗老也不甘心退出他们世代盘踞数百年的皇宫禁地。因此,上述各种势力围绕着清室善后委员会展开激烈斗争。对于从善委会领导者到一般执事人员,却是面临多方面的艰困与时时被扼杀之危险境地。因而,以历尽艰辛、有礼有节应付难局。一方面积极点查清宫文物,一方面为了让全国人民早日知道神秘的封建皇宫是什么样子,蕴藏的历代传世珍宝都是什么。我记得初入善委会时被告之,规定六个月的点查工作,即筹办博物院。后历十个月,在一九二五年十月十日由清室善后委员会决定,成立故宫博物院,辛亥革命未竟之业终于完成实现。而我已被批准留院继续供职。忆当年故宫博物院成立的日子正式确定下来的前几天,清室善后委员会委员长,被选推为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后的理事长李煜瀛先生在当年故宫文书科内,粘连丈余黄毛边纸铺于地上,用大抓笔半跪着书写了‘故宫博物院’五个气势磅礴的大字。李先生善榜书,功力极深,当时我有幸捧砚在侧,真是惊佩不已(图一百三十)。在成立故宫博物院隆重的庆典大会上,已庄重地镶嵌在原皇宫北门神武门的红墙上。不过今日故宫博物院匾,则是在解放后,由名家所写。李煜瀛先生所写的匾额,及当年我在先生旁捧砚侍侧的情景,已成为我在故宫博物院工作七十年的记忆了。
解放后故宫博物院获得新生。建院初期坎坷经历,对于博物院来说,是皇宫到博物院的缔造的院史。对于我个人是亲历。新中国诞生,百废待兴,但党和国家首先对宫殿群进行整理修缮。从一九五二年开始仅数年内即清理垃圾瓦砾二十多万立方米。另外成立以工艺技术哲匠为主体的古建维修队伍和工程技术师共同制定‘着重保养,重点修缮,全面规划,逐步实施’的维修原则。这才使故宫古建筑恢复原来的雄伟壮丽。约在一九六〇年,大赦后的溥仪先生在编写《我的前半生》一书时,曾来故宫参观,当时由我陪同,当他走到其原住所的宫殿时,惊讶地连声说真整洁,我都认不得了。

0
《故宫营造》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