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妇人 9.1分
读书笔记 第四十六章 伞下定情
古梦泽

劳里和艾美把家安排得井井有条,并计划着幸福的未来。夫妻俩在天鹅绒的地毯上悠闲地踱步。此时,巴尔先生和乔正享受着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趣,他们漫步在泥泞的路上和湿透的田野里。

“我总是在傍晚的时候散步,不知道为什么要放弃这个习惯,难道就因为我常常碰上出来散步的教授吗?”两三次不期而遇后,乔自言自语地说。尽管通往美格家有两条路可走,但是不管走哪一条路都会碰到他,要么在去的路上,要么在回的路上。他总是走得很快,不到走得很近,似乎看不见她。他给人的感觉是,他的近视眼只有在那一刻才能认出这位走近的女士。而且,如果她是去美格家,他总是带了一些东西哄小孩;如果她是在回家,他则恰好刚看完小河回来——希望他们没有腻烦他的频繁光临吧?

在这种情况下,乔除了礼貌地与他打招呼,邀请他进屋,还能有其他选择吗?哪怕是厌倦了他的拜访,她也滴水不漏地掩饰起了自己的疲惫,关照晚餐要有咖啡,“因为弗里德里希——我是说巴尔先生——不喜欢喝茶”。

到了第二个星期,每个人都对整个情况心知肚明了,然而大家都装着对乔脸色的变化全然不知。他们从来不问,她为什么在工作的时候唱歌,为什么一天梳三次头,为什么傍晚的散步会让她脸色红润。巴尔教授在跟父亲谈论哲学的同时,也在给女儿上爱情课,关于这一点似乎没有人有丝毫的怀疑。

乔芳心有主,却方寸大乱,甚至不能维持正常的礼仪了,不过,她还是毅然决然,要按捺住自己的感情,结果没有成功,便更加忐忑不安了。她曾多次激烈地宣言独立,所以极度害怕别人笑话自己被招安。她尤其害怕劳里,但是多亏那个新当家的,他的言行很恰当,难能可贵。他从不在众人面前称巴尔先生“一等一的老教授”,对乔今非昔比的外表也不以任何方式影射,看到教授的帽子几乎每天晚上都出现在马奇家的桌子上,也没有表示丝毫的惊讶。但他暗自欣喜若狂,渴望送礼时刻的到来,到时候可以送给乔一件金质餐具,上面铭刻着一头熊和一根破权杖,作为贴切的盾形纹章。

连续两个星期,教授像情人似的有规律地来来回回。然后,连续三天不露面,连影子都不见。这使得每个人都严肃起来,乔先是变得深沉,后来——哎哟,罗曼司!——显得非常烦躁。

“他讨厌我了,我敢说,突然回去了,就像突然的来。当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觉得他应该像个绅士那样,来向我们道个别。”她神色绝望地瞧着大门,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一个阴沉沉的下午,她穿戴停当,准备例行散步。

“你还是带上小雨伞吧,乖乖。这天看上去像是要下雨。”母亲注意到了她戴着新帽子,但没有说什么。

“好的,妈咪,你有东西要买吗?我得去镇上买点纸。”乔回答说。她站在镜子前面,拉出下巴的蝴蝶结,回避母亲对视的目光。

“有,我要买些斜纹里子布,一板九号针,两码淡紫色窄丝带。你穿厚靴子了吗?有没有穿上保暖一点的衣服?”

“我想是的。”乔心不在焉地回答。

“要是你碰到巴尔先生,请他来喝茶。我很想看到这位可爱的人呢。”马奇太太补充道。

乔听到了,但没有回答,只是亲吻一下母亲,便匆匆离开了。虽然她的心在作疼,但一股感激的暖流涌上心头:“她对我多好啊!那些没有母亲来帮助度过烦恼的女孩子该怎么办哪?”

纺织品店与男士成堆的账房、银行和批发店不在一个区域,但乔一样东西还没买,却鬼使神差地出现在镇上的这个地段。她徘徊着,像是在等什么人。她带着与女人极不相符的兴趣,在这个橱窗看看工程器械,在那个窗口看看羊毛样品,不小心被几个桶绊了一下,差点儿被落下来的货物埋进去。几个正忙碌着的男人大手大脚地把她推开,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奇怪:“见鬼,她怎么会到这里来。”一滴雨落在她的脸颊上,把她的思绪从受挫的希望带回到毁坏了的丝带。雨点继续落下,身为情侣兼女人,她感到尽管挽救她那颗心已为时过晚,但她还可以挽救她的帽子。此刻,她记起了那把小雨伞,匆忙中她忘记带上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别无他法,只能去借一把,或者任由雨水淋湿全身。她抬眼望望昏沉沉的天空,低头看看深红色的蝴蝶结,上面已有斑斑黑点。朝前看是泥泞的街道,再往后恋恋不舍地看了很久,有一个破旧的商店,只见门上写着“霍夫曼·斯瓦茨公司”,她严厉地责备起自己来:

“活该!我为什么要穿上最好的衣服,轻佻地来到这里,希望见到教授?乔,我为你感到羞耻!不,你不能到那里去借雨伞,也不能向他朋友打听他的下落。你应该走开,冒雨完成你的任务。如果得病死了,帽子毁坏了,那是你自找的。行啦,就这么着了!”

她想着想着就鲁莽地冲过街去,差点儿被一辆迎面驶来的马车轧死,突然又跟一个正儿八经的老先生撞个满怀。他嘴里说着:“对不起,小姐。”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生气。乔有点沮丧,她调整了一下情绪,拿出手帕盖住那心爱的丝带,把诱惑抛在脑后,急忙赶路,她的脚踝越来越湿,头顶上是过往行人雨伞的碰撞声。突然,有一把破损的蓝色雨伞定格在她那没有保护的帽子上,引起她的注意,抬头一看,是巴尔先生正低头望着她。

“我想认识这位意志坚强的女子,居然这么勇敢地在许多马匹鼻子下穿行,这么快速地跋涉在泥泞的路上。你来这里干什么,我的朋友?”

“购物。”

巴尔先生笑了,他的眼睛从这边的泡菜坊,扫视到街对面的皮革制品批发商店。但他只是礼貌地说:“你没有雨伞。我可以送你一程,帮你拿东西吗?”

“可以,谢谢。”

乔的脸跟她的丝带一样红了。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待她,但她才不在乎呢。不一会儿,她发现自己和她的教授手挽手走着。那感觉就像太阳忽然冲出乌云,光芒四射,世界又恢复了正常,一个极度幸福的女人,那一天就这样蹚水走着。

“我们以为你离开了。”乔急忙说,因为她知道他在看着她。她的帽子不够大,遮不住她的脸。她害怕他会认为自己脸上显露出来的高兴神情不符合少女身份。

“你认为,我会不跟那些对我那么好的人告别就离去吗?”他带着责备的口气问,使得她感到好像自己诋毁了他。她热诚地回答说:

“不,我不认为。我知道你正忙着自己的事情,但我们都很想念你——尤其是爸爸妈妈。”

“你呢?”

“见到你我总是很高兴,先生。”

她急切地要把自己的声音控制得相当平和,结果显得相当冷淡,末尾那个冷若冰霜的称呼似乎使教授寒心。他的笑容消失了,只听他严肃地说:

“我谢谢你,离开之前,我会再来一次。”

“这么说,你要走了?”

“这里我不会再有事了,办完了。”

“想必办得很成功吧?”乔问,他那简短的回答充满了失望的痛苦。

“应该这么认为,因为我打开了一条路子,能为自己赚来面包,并且对我的Junglings[1]有很大帮助。”

“告诉我,求你啦!我想知道有关孩子们的一切。”乔急切地说。

“好心人,我很高兴告诉你。朋友帮我在一所大学里找了份差事,我可以像在自己国家一样教书,可以赚到足够的钱来为弗兰茨和埃米尔铺平道路。就这一点我就应该欣慰,是不是?”

“的确应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太棒了。我也可以经常看到你和孩子们!”乔高兴得叫了起来,她坚持借口孩子们来掩饰自己那种无法隐藏的满意神情。

“啊!恐怕我们不能经常见面,学校在西部。”

“那么远!”她放开手里拎着的裙子,听任命运的摆布,仿佛现在衣服会怎么样或者她自己会怎么样都已经无所谓了。

巴尔先生能读懂好几门语言,但他还没有学会读懂女人。他自诩很了解乔,因此他对乔的表现感到困惑,那天她的声音、脸部表情和举止相互矛盾,快速变换着,因为那半个小时里她经历了五六种不同的心情。刚遇见他的时候,她显得惊讶,她说了来这儿的目的,但不可能不使人对她的这个目的产生怀疑。当他把胳膊伸出来让她挽着的时候,她的表情让他充满了喜悦,但是当他问她是否想他时,她的回答又冷淡又古板,让他很失望。听到他的好运气时,她高兴得几乎要鼓掌。她纯粹是为孩子们高兴吗?然后,她听到他的目的地时,说了声:“那么远!”口气是那么的绝望,把他送到了希望的顶峰,但是过了一会儿她说了句话,像是全神贯注在差事上,又使他从顶峰上摔了下来:

“我办差事的地方到了。你愿意进去吗?时间不会长的。”

乔对自己的采购能力相当自豪,尤其希望给她的陪同留下她会干净利索地完成使命的印象。但由于她心慌意乱,一切都乱了套。她打翻了盛着针的盘子,里子布剪下来后才想起来应该是斜纹的,零钱也给错了,还糊里糊涂地在棉布柜台找淡紫色丝带。巴尔先生站在一旁,看着她又是红脸又是犯错,看着看着,他的困惑似乎消退了,因为他开始明白,有时候,女人像做梦一样,要反过来看的。

他们出来的时候,他把那包东西夹在胳膊下,看上去更愉快了。他踩着水坑走着,任凭污水飞溅,好像他还是很喜欢这样。

“如果今天晚上我来你那个温馨的家做最后的拜访,我们是不是该给孩子来点你说的采购,来个告别晚宴?”他停在一个摆满水果和鲜花的橱窗前问。

“买什么呢?”乔问道,没有去接他的前半个话题。他们走进商店,她装着很高兴的样子,闻着各种鲜花水果混合着的香味。

“他们可以吃橘子和无花果吗?”巴尔先生父亲似的问。

“拿到就吃。”

“你喜欢吃坚果吗?”

“像只松鼠。”

“汉堡葡萄。对了,我们吃着这些东西为祖国(德国)干杯,好不好?”

乔皱起了眉头,觉得那个太铺张了,问他何不买一篓枣子、一桶葡萄干和一袋杏仁来祝酒?巴尔先生随即拿下了她的钱包,掏出自己的钱包,买了几磅葡萄、一盆玫瑰红雏菊和一坛漂亮的蜂蜜,是那个广口瓶里的蜂蜜。他把瓶瓶罐罐装在他的几个口袋里,撑得口袋走了形。他把花儿交给她拿着,自己打起那把旧雨伞,又继续前进了。

“马希(奇)小姐,我想请你帮个大忙。”涉水走了半个街区后,教授开口说道。

“说吧,先生。”乔的心猛烈地跳起来,她担心他会听见。

“尽管在下雨,我还是大胆提这个要求,因为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说吧,先生。”乔紧张得突然一使劲,差点把手上的小花盆给捏碎了。

“我想给我的蒂娜买件小衣服,我太笨了,自己买不好。你能给我参谋参谋款式,帮我挑好吗?”

“好的,先生。”乔感到自己仿佛步入了冰库,那颗心突然变得平静淡漠了。

“也许还要给蒂娜的母亲买条披肩。她那么穷,身体那么差,丈夫又那么令人操心。对,对,一条厚厚的保暖披肩对这个小母亲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0
《小妇人》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