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的秘密 8.8分
读书笔记 刘梨花——裕子
千水铭
半夜里,我又一次听到了吧哒吧哒的脚步声。不,与其说是吧哒吧哒的脚步声,还不如说是窃窃的脚步声。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人,数不清的人在楼梯上上下下。
我身子僵硬了,世界上的空气好像一下子少掉了一半似的,我透不过气了。怎么也躺不住了。身子僵硬应该是动不了吧,可我正相反,怎么也躺不住了。
我慢慢地爬起来。
我扭亮了读书灯。对面床上的绘里子还在呼呼大睡。这里是绘里子的山庄呀,可,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让我听到呢?我在心底里恨起那些脚步声来了。
“谢谢。”
响起了耳语般轻微的声音。我四下望去。
谁也没有。
可是,我确确实实听到了声音。
我滑下床,打开门。
嗖,比索影子般地窜出门去。它的尾巴“呼”的一下像刷子似的张开了。
昨天晚上,比索身上的毛也这样倒竖过。有一种说法,说是猫和婴儿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东西。我也赞同这种说法。比索肯定是看见了什么。
今晚,还是那盏猫头鹰长明灯孤寂地照着楼梯。我轻轻抱起比索,坐到火炉前面。长明灯那朦朦胧胧的光投射过来。啊,烧把火吧,我想。往火炉里扔了两、三根粗劈柴,缝隙里添了些杉叶。报纸也揉成了一团。我稍稍镇定下来了。
划着了火柴,火“轰”地燃了起来。杉叶给火燎,嗞拉嗞拉地变得通红。火熊熊地燃烧起来,劈柴烧着了。比索不安起来。它望着楼梯。它的身子僵硬起来,尾巴又张开了。
“比索,谁在那里?”
我喃喃地说。比索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来了。
“是我呀。”
0
《阁楼的秘密》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