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行为 8.4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惟吾

1. 例如,如果化肥价格下降,农民会使用更多的化肥,这一预测是很稳妥的,虽然很多农民对市场价格变化的反应不会那么快。这条预测出错的概率之所以很小,是因为其本身就是不精确的:预测的只是方向而非结果。这就相当于预测苹果脱离树枝后,会向下掉而非向上升一样,这条预测就其本身而言是正确无误的,但却不是确切的万有引力定律。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94-197的标注 2017-10-22 16:50:20

2. 如果一个6岁的棕发小女孩需要几千美元来做手术,这样她就能活到圣诞节,人们寄去救她的钱就能塞满邮局。但是,如果取消征收一项销售税,马萨诸塞州的医疗设施就会老旧耗损,导致本可避免死亡的人数因机器难以探查而增多,却没有几个人会流下同情的泪水或是捐款。 谢林说话时常常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眼睛里闪烁着调皮的光芒,他写作时亦是如此——他想给你设置一些障碍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47-251的标注 2017-10-22 17:05:33

3. 按照谢林的定义,医院代表的是“统计意义上的生命”(statistical life),而女孩代表的则是“可识别的生命”(identified life)。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偶尔会碰到“可识别的生命”面临危险的情况,比如拯救被困矿工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正如谢林所说,我们几乎不会让任何可识别的生命只是因为缺钱而消逝。但是,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不可识别的”人因缺少蚊帐、疫苗或干净的水而死亡。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52-255的标注 2017-10-22 17:10:52

4. 不管是罗塞特喝了自己的藏酒或是买一瓶葡萄酒喝,其机会成本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可以从罗塞特的行为中看出,即使是经济学家有时也不会将机会成本等同于实际的现金支出。自掏腰包购买这种产品比放弃出售这种产品的机会更令人不情愿。与实际支付现金相比,机会成本是模糊的、抽象的。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19-322的标注 2017-10-22 17:32:56

5. 信用卡开始普及的时候,信用卡发卡机构与零售商打起了官司,他们争论的问题是,对于使用信用卡的消费者和支付现金的消费者,商家是否可以收取不一样的价钱。因为信用卡发卡机构会向零售商收取交易处理费用,所以有些零售商,尤其是加油站,想要向信用卡用户收取更高的价钱。当然,信用卡行业并不喜欢这种做法,他们希望消费者认为使用信用卡是免费的。当这个案件进入监管程序后,信用卡发卡机构采取了两边下注的策略,并将重点放在形式而非内容上。他们坚称,如果商店一定要对使用信用卡的消费者和支付现金的消费者收取不同的价钱,那么“正常价格”应该是向信用卡用户收取的价钱,而现金用户则可以享受“打折”的优惠。另一种方法则是,将向现金用户收取的价钱设定为正常价格,而信用卡用户则需要支付“附加费”。 对于理性的经济人而言,这两种策略其实是一样的。如果向信用卡用户收取1.03美元,向现金用户收取1美元,那么你将3分钱的差价说成是“折扣”或“附加费”并没有什么区别。尽管如此,信用卡行业都更倾向于打折的做法,他们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正确的。很多年后,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将这种差别称为“框架”(framing)效应,但在此之前营销人员已经察觉到了框架效应的重要性。支付附加费是要从兜里掏钱的,而享受打折“只是”机会成本。 我将这种现象称为“禀赋效应”(endowment effect),因为用经济学家的行话说,你拥有的东西属于你的一部分禀赋;另外,我偶然发现,与你即将拥有的那些东西相比,你更看重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3-335的标注 2017-10-22 17:35:43

6. 克豪泽提出的问题是:艾丹愿意支付的金额与枪膛中子弹的数量有多大关系?如果枪膛是满的,那么艾丹应该倾其所有(甚至借钱)来移除哪怕是一颗子弹。但是,如果枪膛里只装了两颗子弹呢?他会为移除一颗子弹支付多少钱?与前一种情况相比,他愿意支付更多还是更少的钱呢?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56-358的标注 2017-10-22 17:41:03

7. 李先生的妻子给他买了一件很贵的羊绒衫当作圣诞礼物。他之前在店里看到过这件羊绒衫,但觉得它的价钱太高,买下来的话实在太奢侈了。但是当妻子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他时,他却很高兴。李先生和他的妻子将所有的钱都放到一起,两人都没有其他的资金来源。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80-383的标注 2017-10-22 17:47:48

8. 我和杰弗里(Jeffrey)买了两张职业篮球比赛的门票,比赛在布法罗举行,从我们所在的罗切斯特开车到布法罗一般需要一个半小时。不幸的是,比赛那天正赶上暴风雪,我认为不去看比赛比较好,但杰弗里说,既然我们买了(这么贵的)票,就应该冒着风雪驱车前往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70-372的标注 2017-10-22 17:48:58

9. 杰弗里违背了经济学家“忽略沉没成本”的原则,沉没成本就是已经花出去的钱,我们买门票花的钱不应该影响我们是否去观看比赛的决定;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86-387的标注 2017-10-22 17:49:21

10. 因为高个子的父母一般会生出高个子的孩子,但是该模型又不会十分精确,这就是使用误差一词的妙处。另外,只要误差是随机的,也就是说,模型得出过高或过低的结果的频率相等,就万事大吉了,因为其中产生的误差会相互抵消。这就是经济学家认为有限理性产生的错误完全可以被忽略的原因,还是依靠完全理性的模型吧!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30-433的标注 2017-10-22 18:02:17

11. 损失函数曲线比获益函数曲线的走势更陡峭:损失曲线的下降速度比获益曲线的上升速度要快。粗略地说,损失造成的伤害是收益带来的快乐的两倍,价值函数的这一特点真是让我大吃一惊。这张图也说明了禀赋效应:如果我拿走罗塞特教授所收藏的酒,他的痛苦将是得到同样一瓶酒的快乐的两倍,这也是为什么他绝不会购买一瓶价钱一样高的酒。损失造成的痛苦大于收益带来的快乐,这种现象被称为“损失厌恶”(loss aversion),它已成为行为经济学家最强大的研究工具之一。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80-584的标注 2017-10-23 10:31:25

12. 经济学家一般不会相信这种通过假设性问题或调查问卷得出的结论,他们更关心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是怎么做的,而不是人们说他们会怎么做。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654-655的标注 2017-10-23 16:33:56

13. 史密斯的研究计划与我设想的截然不同,至少在当时看来如此。多年后,当他与卡尼曼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我曾告诉记者,史密斯和卡尼曼的研究计划为他们赢得了这项殊荣,但他们的研究计划是不同的,史密斯试图证明经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690-692的标注 2017-10-23 16:46:35

14. 史密斯的研究计划与我设想的截然不同,至少在当时看来如此。多年后,当他与卡尼曼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我曾告诉记者,史密斯和卡尼曼的研究计划为他们赢得了这项殊荣,但他们的研究计划是不同的,史密斯试图证明经济学理论是多么有效,而卡尼曼则恰恰相反。[4]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690-693的标注 2017-10-23 16:46:40

15. “边际分析方法”(marginal analysis)就是一个简单的例子。在第4章中我们讲过,一个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公司,会在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时定产定价。同样的分析也适用于雇用员工:不断雇用新员工,直到聘用一个员工的成本等于他所带来的收益增加值。这些观点看似毫无害处,但在20世纪40年代,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上却上演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辩题是管理者在现实生活中是否真的会这样做。 这场辩论由勇敢的理查德·莱斯特(Richard Lester)发起,当时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副教授。他竟然写信给制造业企业,要求他们解释如何决定雇用多少员工以及生产多少产品。其中没有一个管理者的做法符合边际分析方法。首先,他们似乎不会考虑产品价格变化的影响,也不会考虑员工薪酬变化的影响。与该理论相反的是,他们似乎认为薪酬变化不会对用人计划或产量的多少有多大的影响。这些管理者表示,他们会尽量卖出更多的产品,员工人数的增减要符合这一需求。莱斯特在文章最后大胆放言:“这篇论文将导致人们严重怀疑传统的边际理论及其假设的正确性。” 支持边际理论的一方以弗里茨·马克卢普(Fritz Machlup)为代表,当时他在布法罗大学工作,后来却去了普林斯顿大学,和莱斯特成为同事,也许他是要将辩论当面进行到底吧。马克卢普完全无视莱斯特的调查数据,他给出的理由是,经济学家实际上并不真的关心人们说他们自己在做什么。马克卢普表示,边际理论不要求公司计算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但管理者的行为却和该理论所预测的出入不大。他做了一个类比,假设一名司机驾车行驶在双车道公路上,前方有一辆卡车,他是如何决定何时超车的呢?司机不会做任何计算,但却成功地超过了卡车。马克卢普说,管理者做决策时的状况与此类似,“他单纯依靠自己的直觉……就会大致知道雇用更多的人是否合适”。马克卢普强烈抨击了莱斯特的数据,但他却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数据。 在争论愈演愈烈之时,一位即将成名的年轻经济学家加入了进来,他就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他写了一篇极具影响力的论文,名为“实证经济学方法论”(The Methodology of Positive Economics)。弗里德曼在这篇文章中指出,用假设的现实来衡量理论本身正确与否,是一种愚蠢的行为,最重要的其实是理论预测的准确性。(他在题目中使用了“实证”这个词,与我在本书中使用的“描述性”一词殊途同归,都是与“规范性”相对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750-771的标注 2017-10-23 17:08:12

16. 我的主要观点是,经济学应该提供针对所有人的理论,而不是只针对专家的理论。老练的台球选手打球时似乎知道所有相关的几何学和物理学知识,但是台球的业余玩家往往会瞄准离球洞最近的球,击球后,球也常常进不了洞。如果我们想针对普通人如何购物、存钱养老、找工作或做饭建立有用的理论,那么这些理论最好不要假设人们会像专家一样行事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787-790的标注 2017-10-23 17:15:26

17. 多小事因为要经常做,所以人们有机会学习如何做好这些事情,但如果是选房子、办理抵押贷款或找工作,我们就不会有很多的学习机会。如果是存钱养老,除非我们可以转世,否则一生只有一次。所以,宾默尔说反了,因为学习意味着需要不断练习,所以我们可能在小事情上做得更好。也就是说,批评者们必须想清楚用哪个论点。如果学习很重要,那么随着利益不断增大,决策的质量将会逐渐下降。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850-854的标注 2017-10-23 17:39:28

18. 成本什么时候会是一种损失?”这个问题已经在我头脑中萦绕了很久,当读到“前景理论”的论文时我的兴趣更浓了。让我们回想一下反映“损失厌恶”的价值函数曲线:从原点开始,损失曲线比收益曲线更陡峭。损失带来的痛苦是收益带来的快乐的两倍,这就会产生一个问题:如果你花5美元买了一个三明治,你会不会觉得损失了5美元呢?对日常交易来说,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一方面,这样想会令你很痛苦,因为损失带来的痛苦是收益带来的快乐的两倍。如果这样想,即使把一张10美元换成两张5美元,也会被视为损失,“损失”两张5美元的痛苦比得到一张10美元的快乐更为强烈。那么,人们买东西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玛雅买那床超大码的双人被时究竟是怎么想的?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947-953的标注 2017-10-23 18:40:17

19. 最后,我确定了两种效用:“获得效用”(acquisition utility)和“交易效用”(transaction utility)。获得效用是根据标准经济学理论得出的,相当于经济学家所说的“消费者剩余”(consumer surplus)。消费者剩余是指,以物品所带来的效用减去不得不放弃的机会成本之差。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953-956的标注 2017-10-23 18:44:18

20. 但是,普通人还会考虑交易的另一方面:可感知的交易质量,也就是所谓的交易效用。交易效用指的是实际支付的价钱与“参考价格”之差,而参考价格是消费者的期望价格。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958-960的标注 2017-10-23 18:46:21

21. 人们看来,高档酒店里物品的售价会比较高,因为成本显然更高。在度假胜地花7美元买一瓶啤酒,你不是很高兴,但却在你的意料之中;要是杂货店开出这么高的价的话,你肯定会怒发冲冠!这就是交易效用的本质。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979-981的标注 2017-10-23 18:53:26

22. 其中一种做法已经盛行了几十年,那就是标上虚假的“建议零售价”。其实,这只是用来误导消费者的参考价格。在美国,有些产品似乎一直在打折,比如地毯和床垫,有些零售店里的男装也一直在打折。这些打折商品都有两个特点:购买频率低,质量很难评估。购买频率低对卖家的好处是,消费者往往注意不到其实这些产品一直在打折。大多数人到店里选购新床垫时,发现标着“本周特价”的商品后都会十分惊喜。另外,如果产品的质量很难评估,比如床垫,建议零售价就会起到双重作用。它既能表明产品的质量很好(从而提高可感知的获得效用),又能提供交易效用,因为产品正在打折。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993-999的标注 2017-10-23 18:58:35

23. 在新方案之下,消费者可能真的不必支付更多的钱,但他们却失去了很多交易效用。他们甚至失去了仅需支付9.99美元而非10美元整的那一丁点儿乐趣。结果表明,彭尼公司的新方案是一次彻底失败的尝试,2012年新方案实施后,公司的销售额和股价都迅速下降。一年后,约翰逊被免职,彭尼公司又重新开始发放优惠券。但是,直到2014年,其销售额仍未恢复。也许消费者不喜欢别人告诉自己建议零售价是虚假的,因为他们可以从中获得很多的交易效用,也就是很多快乐。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012-1016的标注 2017-10-23 19:04:58

24. 沉没成本是有影响的,至少在交易刚完成的那段时间里会有,但最后很可能会被忽略。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095-1095的标注 2017-10-23 19:21:39

25. 我们把喝一瓶酒改为打破了一瓶酒,然后问他们是怎么想的。大多数人表示,打破一瓶酒相当于损失了75美元,也就是拍卖价格。 调查问卷的寄送地址没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128-1130的标注 2017-10-23 19:33:14

26. 我们把喝一瓶酒改为打破了一瓶酒,然后问他们是怎么想的。大多数人表示,打破一瓶酒相当于损失了75美元,也就是拍卖价格。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128-1130的标注 2017-10-23 19:33:24

27. 理账户就是这样运作的,最初的支出被视为一种投资(而不是购买行为),每年的“维修费用”令人讨厌,但未来在这儿度假是“免费的”。对一个家庭而言,这项投资是否合理,部分取决于人们是否舍得花钱度假。但是,我们应该认清这种投资的真面目:一种掩饰度假成本的投资方式。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161-1163的标注 2017-10-23 19:42:39

28. 们在前几章中提到的折扣零售店好市多也变相使用了这种策略。要想在好市多购物,顾客必须先成为“会员”,会员费目前是一个家庭一年55美元。好市多的会员似乎把年费看作一种“投资”,而没有把这一成本分摊到一年之内所购买的商品上。相反,他们将其看作沉没成本,这成为他们在好市多购物的又一原因。同样,顾客每年交99美元就可以成为亚马逊的“金牌会员”,享受“免”运费的服务。在这里,会员费也被视为一种投资,而不是购买某一商品的成本。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164-1168的标注 2017-10-23 19:42:54

29. 卡尼曼和特沃斯基用前景理论解释了这一发现,即人们面对损失时倾向于追求风险。我们在第4章提到,如果有两个选项,一是有100%的概率损失100美元;二是有50%的概率损失200美元,有50%的概率不赚不赔,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与此恰恰相反的是,如果选项一是有100%的概率得到100美元,选项二是有50%的概率不赚不赔,有50%的概率得到200美元,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291-1294的标注 2017-10-24 10:52:12

30. 的观察是,输钱的人倾向于以概率很低的小赌注赢大钱(比如抓了一手同花顺)的玩法,但不喜欢可能造成更大损失的大赌注,即使后者翻本的概率更大。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300-1301的标注 2017-10-24 10:56:00

31. 赢钱的人似乎并不把赢的钱当“钱”看。这种心理十分普遍,赌徒常说一句话:“用庄家的钱赌。”(“庄家”指的就是赌场。)也就是说,赢钱时,你是拿赌场的钱而不是自己的钱在赌博。我们几乎在任何一个赌场都会看到这种行为。如果一个非职业赌徒晚上赢了一些钱,你可能会发现被我称为“双兜”心理账户的情况。如果一个人带了300美元去赌场赌博,结果赢了200美元。此时,他会将300美元放在一个兜里,认为这些钱是自己的,然后把赢得的200美元筹码放在另一个兜里(更可能的情况是,放在赌桌上准备继续下注)。说到“庄家的钱”,“来得容易去得也快”这句话很适用,而这明显违背了钱的可替代性这一原则,即两个兜里的钱花起来应该是一样的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302-1308的标注 2017-10-24 10:57:11

32. 前景理论预测,人们面对损失时会追求冒险,但是在第二个问题中,当没有机会翻本时[3],损失30美元并不会让实验对象产生追求风险的偏好。当有翻本机会时,正如第三个问题所示,大多数实验对象都会选择输赢情况不确定的选项。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330-1333的标注 2017-10-24 11:04:42

33. 亚当·斯密阐述了自我控制问题。他见解深邃,将自我控制描述成“激情”与“公正的旁观者”之间的挣扎或冲突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389-1390的标注 2017-10-24 17:45:20

34. 有些早期的经济学家认为,对未来的消费进行贴现是一个错误,或是某种失败。它可能是意志力的失败,或是正如1921年庇古(Arthur Pigou)所写的,它可能是想象力的失败,“我们的预测能力是有欠缺的……因此可以说,当看待未来的快乐时,我们会认为它是递减的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401-1403的标注 2017-10-24 21:37:33

35. 贴现效用模型的基本理念是,对你来说,即时消费比未来的消费更具价值。如果有两个选项,一个是这周吃顿大餐,另一个是一年后吃顿大餐,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用萨缪尔森的话说,我们在以某一贴现率对未来的消费进行贴现。如果一年后吃顿大餐的效用只是现在的90%,那么可以说我们未来大餐的年贴现率为10%。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423-1426的标注 2017-10-24 21:41:03

36. 消费函数模型的演变可以反映从萨缪尔森以来经济学理论变化的一个有趣特点。随着经济学家越来越精通数学,他们也在模型中引入了越来越复杂的数学方法。与此同时,他们所描述的经济人也在发生变化:首先,经济人越来越聪明了;其次,他们摆脱了所有的自我控制问题。想计算20年后才开始享受的社会保障福利的效用贴现值?没问题。发薪日那天工人在回家路上去了酒馆,把应该用来购买食品的钱用来买了酒?不可能!经济人不会再有任何非理性的行为。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485-1489的标注 2017-10-24 22:04:50

37. 经济学家建立模型时,会假设全世界都是由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经济人构成的,但心理学家可不会这样想。我明白这一点还是在康奈尔大学心理学系做演讲的时候。演讲伊始,我先简要介绍了莫迪利亚尼的生命周期假设。我的描述简单易懂,但是从听众的反应来看,他们肯定认为这个理论十分滑稽。幸好,经济学家鲍勃·弗兰克(Bob Frank)当时也在场。当那些心理学家再次安静下来时,弗兰克告诉他们,我所说的并没有任何编造的成分。心理学家们听后感到十分惊讶,而且难以置信,他们不明白这些经济系的同僚们怎么会对人类行为有这么怪异的看法。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534-1539的标注 2017-10-24 22:17:32

38. 很多情况下,判断某一行为是否公平不仅取决于受益人或受害者是谁,还取决于问题的表达方式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976-1977的标注 2017-10-25 22:18:49

39. 在第2章我们曾提到,商家会对信用卡用户收取附加费的问题。上述这组问题正好说明了很有用的一点:任何公司都应该将计划制定的最高价格设为“标价”,低于这一价格时则称为“促销”或“打折”。与增收额外费用相比,取消折扣没有前者那么令人不快。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一点,人们对公平的感知与禀赋效应有关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1984-1987的标注 2017-10-25 22:21:36

40. 有一家赢利较少的公司,且所在地区经济十分不景气,失业率很高,但没有通货膨胀。很多人都想在这家公司工作,公司决定今年降薪7%。 可以接受:38% 不公平:62% 有一家赢利较少的公司,且所在地区经济十分不景气,失业率很高,通货膨胀率为12%。公司决定今年仅加薪5%。 可以接受:78% 不公平:22% 请注意,在这两个情境中,员工的薪资水平是一样的,但人们的反应却大相径庭。员工认为削减名义工资是一种损失,觉得这种做法不公平:但工资涨幅低于通货膨胀率却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名义工资上涨了。这就是有些经济学家(包括我在内)认为金融危机后应该允许通货膨胀率高一点儿的原因之一。即使通货膨胀率仅为3%,公司也可以减少实际工资,从而加速恢复就业水平。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001-2009的标注 2017-10-25 22:26:34

41. 一般来说,当需求突然上升时,卖家需要平衡短期收益和长期的信誉损失,而后者是很难度量的。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061-2062的标注 2017-10-25 22:43:26

42. 在这种情况以及很多其他情况下,关键的问题是:第一家公司提高费用引起人们不满后发生了什么?如果竞争对手们也随波逐流,那么顾客虽然会很生气,但因为必须使用这种产品或服务,所以别无选择。如果芝加哥市区的其他银行都效仿芝加哥第一国民银行,也增收柜台服务费,那么顾客很可能会习惯这种情况并逐渐接受。但是,如果竞争对手不跟风,率先采取违反公平原则行动的大公司就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067-2070的标注 2017-10-26 16:35:46

43.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位德国经济学家在三年前就已经发表了同样的研究结果。他们的实验方法与我们完全相同,还给它起了一个很时髦的名字——最后通牒博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1的标注 2017-10-26 16:50:50

44.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位德国经济学家在三年前就已经发表了同样的研究结果。他们的实验方法与我们完全相同,还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1的标注 2017-10-26 16:50:58

45.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位德国经济学家在三年前就已经发表了同样的研究结果。他们的实验方法与我们完全相同,还给它起了一个很时髦的名字——最后通牒博弈。卡尼曼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沮丧,担心自己可能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2的标注 2017-10-26 16:51:05

46.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0的标注 2017-10-26 16:51:12

47.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0的标注 2017-10-26 16:51:22

48.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0的标注 2017-10-26 16:51:27

49. 事实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如果提议者分给响应者的钱低于总金额的20%——在我们的实验中是2美元,响应者就会拒绝。 实验结果令我们十分满意,但我们很快发现以维尔纳·居特(Werner Güth)为代表的三位德国经济学家在三年前就已经发表了同样的研究结果。他们的实验方法与我们完全相同,还给它起了一个很时髦的名字——最后通牒博弈。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48-2151的标注 2017-10-26 16:51:32

50. 很多人自然会认为,随着总金额的提高,响应者可以接受的最低分配比例也会降低。也就是说,如果总金额为10美元,响应者愿意接受的最低金额平均为2美元;但是,如果总金额为1 000美元,那么响应者会拒绝低于200美元的分配方案吗? 要想验证这一假设会碰到两个问题:一是,总金额较高的最后通牒博弈实验耗资较大;二是,大多数提议者都会做出“公平”的分配。美国的实验人员做过一次类似的实验,可分配的总金额为100美元,实验结果与总金额较低的实验相差不大。在贫困国家做此类实验的结果更令人信服,这些国家的生活成本较低。丽萨·卡梅伦(Lisa Cameron)曾在爪哇做过最后通牒博弈实验,她既使用了较低的总金额,也使用了较高的总金额(大约是实验对象三个月的工资)。最终她发现,金额提高后,提议者的行为基本没有变化。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77-2184的标注 2017-10-26 20:33:15

51. 博弈论预测,博弈双方都会选择背叛,因为不管对方如何选择,这都是他们的最佳策略。不过,在我们的实验中,40%~50%的实验对象会选择合作,也就是说,几乎一半的实验对象要么不懂博弈论,要么认为合作才是正确的选择,又或者兼而有之。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190-2192的标注 2017-10-26 20:37:40

52. 著名经济学家、哲学家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把这些在公共产品博弈中总是一毛不拔的人称为“理性的蠢人”,因为他们只是盲目地关注自己的物质利益。“一个纯粹的经济人实际上相当于一个社会白痴,经济学理论中充斥着这种理性的蠢人。”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212-2215的标注 2017-10-26 20:40:26

53. 大部分人都属于有条件的合作者,也就是说,只在有足够多的人选择合作时他们才愿意合作。博弈开始时,在不知道别人是否会合作的情况下,人们先假设别人会合作,但是如果合作率较低,这些有条件的合作者就会变成搭便车的人。然而,如果参与博弈的人有机会惩罚不合作的人,那么在重复进行博弈时也可以维持较高的合作率。正如前文的惩罚博弈实验所示,人们宁愿损失一部分钱财,也要给那些行事不公平的人一点儿教训。这种惩罚意愿可以警示潜在的搭便车者,从而保持稳定的合作率。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230-2234的标注 2017-10-26 20:47:28

54. 。虽然损失厌恶可以解释我们的实验结果,但还有一个相关的现象,那就是惯性。在物理学中,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处于静止状态的物体会继续保持静止。人们的行为也是一样: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进行交换,人们更愿意继续保留自己的物品;有时候即使有充分理由,人们也不愿意放弃自己拥有的东西。经济学家威廉·萨缪尔森(William Samuelson)和理查德·泽克豪泽将这种行为称为“现状偏见”(status quo bias)。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340-2344的标注 2017-10-26 21:25:52

55. 一,人们有一种自然的倾向,喜欢寻找证明假设成立而非不成立的证据,选卡片2的人多于选卡片3的人即可以证明这一点。这种倾向被称为“确认性偏见”(confirmation bias)。第二,当没有根据的假设使得某些否定性证据看起来不大可能成为证据时,确认性偏见会更加严重,翻动卡片B的人最少即可以证明这一点。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558-2561的标注 2017-10-26 22:35:01

56. 信用卡开始普及的时候,信用卡发卡机构与零售商打起了官司,他们争论的问题是,对于使用信用卡的消费者和支付现金的消费者,商家是否可以收取不一样的价钱。因为信用卡发卡机构会向零售商收取交易处理费用,所以有些零售商,尤其是加油站,想要向信用卡用户收取更高的价钱。当然,信用卡行业并不喜欢这种做法,他们希望消费者认为使用信用卡是免费的。当这个案件进入监管程序后,信用卡发卡机构采取了两边下注的策略,并将重点放在形式而非内容上。他们坚称,如果商店一定要对使用信用卡的消费者和支付现金的消费者收取不同的价钱,那么“正常价格”应该是向信用卡用户收取的价钱,而现金用户则可以享受“打折”的优惠。另一种方法则是,将向现金用户收取的价钱设定为正常价格,而信用卡用户则需要支付“附加费”。 对于理性的经济人而言,这两种策略其实是一样的。如果向信用卡用户收取1.03美元,向现金用户收取1美元,那么你将3分钱的差价说成是“折扣”或“附加费”并没有什么区别。尽管如此,信用卡行业都更倾向于打折的做法,他们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正确的。很多年后,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将这种差别称为“框架”(framing)效应,但在此之前营销人员已经察觉到了框架效应的重要性。支付附加费是要从兜里掏钱的,而享受打折“只是”机会成本。 我将这种现象称为“禀赋效应”(endowment effect),因为用经济学家的行话说,你拥有的东西属于你的一部分禀赋;另外,我偶然发现,与你即将拥有的那些东西相比,你更看重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3-335的标注 2017-10-26 23:22:46

57. 信用卡开始普及的时候,信用卡发卡机构与零售商打起了官司,他们争论的问题是,对于使用信用卡的消费者和支付现金的消费者,商家是否可以收取不一样的价钱。因为信用卡发卡机构会向零售商收取交易处理费用,所以有些零售商,尤其是加油站,想要向信用卡用户收取更高的价钱。当然,信用卡行业并不喜欢这种做法,他们希望消费者认为使用信用卡是免费的。当这个案件进入监管程序后,信用卡发卡机构采取了两边下注的策略,并将重点放在形式而非内容上。他们坚称,如果商店一定要对使用信用卡的消费者和支付现金的消费者收取不同的价钱,那么“正常价格”应该是向信用卡用户收取的价钱,而现金用户则可以享受“打折”的优惠。另一种方法则是,将向现金用户收取的价钱设定为正常价格,而信用卡用户则需要支付“附加费”。 对于理性的经济人而言,这两种策略其实是一样的。如果向信用卡用户收取1.03美元,向现金用户收取1美元,那么你将3分钱的差价说成是“折扣”或“附加费”并没有什么区别。尽管如此,信用卡行业都更倾向于打折的做法,他们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正确的。很多年后,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将这种差别称为“框架”(framing)效应,但在此之前营销人员已经察觉到了框架效应的重要性。支付附加费是要从兜里掏钱的,而享受打折“只是”机会成本。 我将这种现象称为“禀赋效应”(endowment effect),因为用经济学家的行话说,你拥有的东西属于你的一部分禀赋;另外,我偶然发现,与你即将拥有的那些东西相比,你更看重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3-335的标注 2017-10-26 23:23:01

58. 我必须承认,并不是对每种反常现象我都能做出令人满意的行为学解释。有些现象只是与理论预测不一致的经验事实,比如,第一篇和第二篇专栏文章写的是股市的“日历”效应。这些结果真的很奇怪,这里仅举几例:股市一般周五会上涨,周一会下跌。1月是持仓的好时机,尤其是在月初,并且最好买入小公司的股票。假期的前几天,比如周五,也是很好的买入时机。很多论文都提到了这些结果,所有符合逻辑的解释以及不合逻辑的解释都站不住脚,我自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590-2594的标注 2017-10-26 23:38:36

59. 我必须承认,并不是对每种反常现象我都能做出令人满意的行为学解释。有些现象只是与理论预测不一致的经验事实,比如,第一篇和第二篇专栏文章写的是股市的“日历”效应。这些结果真的很奇怪,这里仅举几例:股市一般周五会上涨,周一会下跌。1月是持仓的好时机,尤其是在月初,并且最好买入小公司的股票。假期的前几天,比如周五,也是很好的买入时机。很多论文都提到了这些结果,所有符合逻辑的解释以及不合逻辑的解释都站不住脚,我自己对此也没有合适的解释。它们确实是反常现象。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590-2594的标注 2017-10-26 23:38:42

60. 科林为行为经济学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其中有两点最为突出。第一,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创立了行为博弈论。与研究经济人如何博弈的标准博弈论不同,行为博弈论研究的是普通人在现实世界中会如何博弈。第二,近些年来,他又站在了神经经济学研究的最前沿。神经经济学主要使用脑成像等技术来研究人们的决策过程。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627-2629的标注 2017-10-27 09:51:23

61. 我们思考的是“狭窄框架”(narrow framing),这与一个更宽泛的心理账户问题有关:人们什么时候会把不同的经济事件或交易看成一件事,什么时候又会区别对待?如果出去度假,你会把每项花费(比如交通、住宿、餐饮、远足、礼物)看成一次次独立的交易,还是把它们统统归为度假花费,就像一切费用全包的邮轮旅行一样?人们什么时候会不怕麻烦地一个个区别看待所有交易,而不是将其视为同一种交易?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762-2766的标注 2017-10-27 10:25:05

62. 萨缪尔森认为,人们过高地估计了重复性对降低风险效应的影响。事实上,当人们看到真实数据后,他们更喜欢风险大的投资方式。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2922-2923的标注 2017-10-27 12:59:07

63. 职业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好比报纸上刊出的选美竞赛,在竞赛中,参与者要从100张照片中选出6张最漂亮的。如果参与者选出的6张照片最接近于全部参与者共同选出的6张照片,他就是获胜者。由此可见,每一位参与者要挑选的不是他自己眼中最漂亮的人,而是其他参与者最可能会挑选的人。所有的参与者都会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这里的挑选并不是每个参赛者发挥最佳判断力去选出自己认为最美的面孔,也不是具有正常判断力的人们认为最美的面孔,而是运用推理能力去推断一般人所推断出的一般人的意见是什么。这是第三级推理,我相信,还会有第四级、第五级甚至更高级别的推理。 我认为凯恩斯“选美竞赛”的类比现在仍可以用来描述金融市场的运行方式,以及人类行为因素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100-3107的标注 2017-10-29 18:08:19

64. 以证券市场的高交易量为例,在理性世界中,交易量不会很高——实际上,应该没有多少交易量才对,经济学家有时将其称为“格劳乔·马克斯定理”。格劳乔曾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他拒绝加入任何一个想让他加入的俱乐部。经济学家引用这个笑话时(可以想象并没有那么好笑),他们是想说明一个理性的经济人不会想要购买其他经济人想要出售的股票。假设汤姆和杰瑞是两位金融分析师,正在一起打高尔夫球。汤姆说他打算购买100股苹果公司的股票,杰瑞说,“那太方便了,我正想卖掉100股呢。我可以把股票直接卖给你,这样你就不用交佣金给经纪人了”。然而在达成交易前,他们二人却都变卦了。汤姆认为杰瑞是个聪明人,于是反复琢磨后者为什么要卖掉股票。杰瑞也和汤姆的想法一样,于是二人最终未达成交易。同样,如果所有人都认为每只股票的定价很合适,并且一直如此,那就没有买卖股票的必要了,至少人们不会产生跑赢市场的想法。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02-3209的标注 2017-10-29 21:07:41

65. 凯恩斯指出,夏天时冰的销售量较高,所以制冰公司的股价更高。这让人十分意外,因为在有效市场中,股价反映的应该是公司的长期价值,而不是夏天热冬天冷这一事实。所以,这种可以预测的股价的季节性规律是有效市场假说严格禁止的。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092-3094的标注 2017-10-29 21:08:50

66. 从1937年开始,格雷厄姆选取了道琼斯工业指数中的30只股票(包括美国最大公司的股票),并根据市盈率对它们进行排序。之后,他建立了两种投资组合,一种包括市盈率最高的10只股票,另一种包括市盈率最低的10只股票。最终他证明“便宜”的股票不仅跑赢了“昂贵”的股票,而且领先幅度很大。从1937年到1969年,如果在便宜的股票组合上投资1万美元,其价值将会涨到6.69万美元。但如果将1万美元投到市盈率高的股票组合中,只能涨到2.53万美元(购买全部30只股票,总价值将增长到4.4万美元)。格雷厄姆从行为学角度解释了他的研究结果:便宜的股票不受欢迎,而昂贵的股票深受投资者喜爱。作为一位与众不同的投资者,格雷厄姆指出,我们是可以跑赢市场的,不过无法做到一直保持这种成功。他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45-3251的标注 2017-10-29 21:22:05

67. 一只股票在什么情况下算是“便宜”的呢?格雷厄姆提倡的一种简单方法是计算市盈率(P/E),即某只股票的每股价格与其每年的盈利的比率。如果市盈率高,投资者就需要付出更多的钱才可以分享1美元的盈利,也就是说,通过高市盈率可以预测,盈利会快速增长,以证明当前的高股价是合理的。如果盈利的增长速度没有预期那么快,股票价格就会下跌。相反,对于市盈率低的股票,市场预期其盈利会继续保持较低的水平甚至下降。如果盈利反弹或者保持稳定,这类股票的价格就会上涨。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38-3243的标注 2017-10-29 21:22:29

68. 现在,金融市场已经数字化,研究人员建立了各种数据库,比如收集股价信息的证券价格研究中心和收集金融财务数据的标准普尔COMPUSTAT数据库。有了这两个数据来源,相关研究就变得更加全面了,而像格雷厄姆那种涉及股票数量较少、时间跨度较短的研究方法只会被贴上落伍的标签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57-3260的标注 2017-10-29 21:25:08

69. 股市存在趋均值回归现象似乎不是一个特别大胆的假设,当然除了一点之外:有效市场假说指出这种现象不会发生。有效市场假说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价格是合理的”,这一点说明股价不会偏离股票的内在价值,所以,股价不可能会“便宜”。有效市场假说的另一个组成部分是“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意味着所有信息都已体现在当前的每股价格中了,所以你不可能跑赢市场。过去的股票收益和市盈率显然是已知的,这些数据不可能用来预测未来的股价变化,所以它们都是看似无关的因素。如果能找到趋均值回归的证据,就可以打破有效市场假说。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84-3289的标注 2017-10-29 21:31:11

70. 法玛和弗伦奇于1992年发表了一系列论文,指出价值股和小公司的股票收益确实高于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预测。1996年,他们二人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题目颇具震撼性,名为“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生死判决”(The CAPM is Wanted , Dead or Alive),正式否定了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357-3359的标注 2017-10-29 21:54:45

71. 时至今日,也没有证据表明小公司或价值股的投资组合比大公司或成长股的投资组合风险更大。1994年,约瑟夫·拉科尼肖克(Josef Lakonishok)、安德烈·施莱费尔和罗伯特·维什尼(Robert Vishny),发表了一篇名为“逆向投资、推断和风险”(Contrarian Investment, Extrapolation, and Risk)的论文。在我看来,这篇文章彻底解释清楚了价值股是否风险更大的问题。其实,价值股的风险更小。这篇论文的三位作者对此深信不疑,后来还创办了一家极为成功的理财公司——LSV资产管理公司,所采用的投资方法就是价值投资法。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366-3371的标注 2017-10-29 21:56:23

72. 根据资本资产定价模型,正确衡量股票风险的方法就是计算单只股票与大盘的相关性,即“贝塔值”(Beta)[2]。粗略地说,如果一只股票的贝塔值为1.0,那么它的波动与大盘是同步的。如果贝塔值是2.0,当大盘涨或跌10%时,单只股票的价格(平均来说)就会涨或跌20%。如果股票与大盘完全不相关,那么它的贝塔值为0。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341-3344的标注 2017-10-29 21:58:34

73. 是,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某只股票在不同时间点的股票红利具体是多少,所以股价只是一种预测,即市场对未来所有股票红利的预期现值。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397-3399的标注 2017-10-29 22:05:39

74. 长久以来,股价呈上涨趋势,席勒调整了这一显著趋势后发现,股票红利的现值就像新加坡的温度一样稳定,但股价却波动很大。我们应该将股价解读为预测股票红利现值的尝试。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407-3409的标注 2017-10-29 22:09:47

75. 1987年10月19日被称为“黑色星期一”,全球股市暴跌。这场股灾开始于中国香港,之后是欧洲和美国,并不断向西蔓延。纽交所的股价下跌幅度超过20%,而前一周的星期五已经跌了不止5%。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一点是,19号那个星期一没有金融或其他任何方面的重磅新闻——没有爆发战争,没有政治领袖被暗杀,也没有其他任何重大事件发生。(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当年日本轰炸珍珠港之后,美国股市仅下跌了4.4%。)但是,此刻全球股价陡然直下,却没有人知道原因是什么。接下来的几天,股市波动幅度仍然很大。星期二,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强势反弹了5.3%,星期三又回升了9.1%,但26号的星期一又下跌了8.3%。10月末,像“罗伯特·席勒是对的:金融市场果然波动性很大”这样的标题出现在《华尔街日报》也不会让人吃惊。在理性世界中,价格只会因为消息而发生变化,而在那个星期,唯一的消息就是股价波动得十分疯狂。 如果股价极不稳定,那么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们肯定是“出了问题”。与10月15日星期二的收盘价相比,接下来那个星期一的收盘价下跌了25%以上,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我们很难说这两个价格都是内在价值的合理表现。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418-3428的标注 2017-10-29 22:13:24

76. 有效市场假说的一条核心原则——“一价定律”。该定律指出,在一个有效市场中,同一种资产不可能同时以两种不同的价格出售。如果出现价格不一致的情况,立刻就会出现套利的机会,也就是说可以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获利。假设纽约的黄金价格为每盎司1 000美元,而伦敦的售价为1 010美元,投资者就可以在纽约购买黄金,然后在伦敦卖掉。如果交易成本很低,那么在两地黄金价格变得一样之前投资者都可以从中获利。市场上有很多聪明的交易者一直在留心观察有悖于一价定律的情况,所以套利机会几乎是转瞬即逝的,这样就保证了一价定律的适用性。如果能找到违反该定律的证据,将会重创有效市场假说。 违反一价定律的情况其实很容易就能找到,本杰明·格雷厄姆等人早已讨论过这一话题。封闭式基金这种共同基金似乎就违反了一价定律。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495-3502的标注 2017-10-30 09:57:09

77. 开放式”是指,基金所管理的资产可以根据投资者的偏好增加或缩减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507-3507的标注 2017-10-30 10:00:21

78. 有效市场假说对封闭式基金的价格有一个清晰的预测:基金价格等于资产净值。但是,查看任何一张封闭式基金的价格表格,我们都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图15)。这些表格通常有三栏:第一栏是每份基金的价格;第二栏是资产净值;第三栏是折价或溢价,衡量的是前两栏价格的百分数差。这三栏数据可以告诉我们,市价往往与资产净值不同。虽然基金通常折价卖出,一般低于资产净值的10%~20%,但有时也会溢价卖出。这显然违反了一价定律,投资者用不着计算就可以从表格中看到这种反常现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514-3518的标注 2017-10-30 10:04:21

79. “噪声交易者”一词源自费希尔·布莱克。布莱克在出任美国金融学会会长的就职演说中,用“噪声”一词与“信号”进行了对比,使之成为金融学领域的一个术语。理性经济人只会因为真实的信号而改变投资想法,但普通人可能会对那些都不能算作信号的事件做出反应,比如看到投资公司引人发笑的广告。换句话说,看似无关的信号就是噪声,而正如布莱克和萨默斯所说,噪声交易者会根据看似无关的因素而非真实信号做出决定。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526-3530的标注 2017-10-30 10:09:36

80. 作为母公司的一部分相比,Palm公司若独立出来会奇迹般地提升它的价值。毫无疑问,它们希望独立的Palm公司会像eBay(易贝网)、美国在线和亚马逊等当时极具吸引力的科技公司一样,市场价值得到提升。有效市场假说的支持者会对此举表示怀疑,他们认为,在充满经济人的市场中,3Com公司的价值等于Palm公司的价值加上其他所有部门的价值,将Palm公司独立出来不会影响公司的整体价值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607-3611的标注 2017-10-30 10:40:22

81. 这是我们从研究市场有效性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如果政策制定者只是简单地相信价格永远合理,那么他们永远都不会认为有政策干预的必要。但是,一旦我们承认可能会出现泡沫,并且私营企业似乎也正在助长这一疯狂的趋势,决策者在某种程度上出手干预就是有道理的。 全球央行必须采取特别措施以帮助经济走出金融危机的困境。那些最爱抱怨这些特别措施的人,同样也会反对采取措施来降低另一场危机发生的概率。这真是太不理性了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717-3721的标注 2017-10-30 11:28:46

82. 这一结果之所以对法律界很重要,是因为法官常常要判断哪一方拥有某种权利。科斯定理指出,如果交易成本极低,那么法官不会判决可以实施经济活动,他只会判决谁需要付钱。一篇名为“社会成本问题”(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的论文阐述了这一结果,这是一篇被引用次数最多的经济学论文之一。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843-3845的标注 2017-10-30 15:18:28

83. 不愿意接受“不公平”的对待,是科斯定理预测不准的另一个原因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897-3898的标注 2017-10-30 15:46:09

84. 当人们面对不公平的对待时,他们会十分生气,甚至不惜牺牲个人利益去惩罚对方,这是我们从最后通牒博弈实验中学到的基本知识。正如柳树的这个例子所示,在运用科斯定理的情况下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官司打完之后,原告和被告一般都会厌恶对方,败诉的一方尤其如此。按照科斯定理,如果败诉一方更看重自己刚刚失去的产权,他必须愿意出价给对方以尝试拿回产权。但是,当人们生气时,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与对方说话。法学教授沃德·法恩斯沃思(Ward Farnsworth)曾采访了20多个办理民事案件的律师,他们的当事人要求法令救济,而法官同意或驳回了其要求。法恩斯沃思记录了当事人的“不情愿”,没有一个案件的诉讼双方在法庭判决后还会尝试沟通。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905-3911的标注 2017-10-30 15:48:52

85. 错误共识效应(false consensus effect)。一般来说,人们倾向于认为其他人和自己有同样的偏好。比如,iPhone(苹果智能手机)刚上市时,我让班里的学生匿名回答了两个问题:你用的是iPhone吗?你认为班里有多少人在用iPhone?用iPhone的学生认为大多数同学都在用iPhone,而没用iPhone的学生则认为大多数学生都没用iPhone。橄榄球选秀也是一样,当一支球队想选某个球员时,他们认为其他球队也有这样的想法。因此他们会尽全力去交换靠前的选秀权,以防止其他球队捷足先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094-4098的标注 2017-10-30 19:03:23

86. 马太效应”,这个术语是由社会学家罗伯特·K·默顿(Robert K. Merton)创造的,是指“在任何领域,人们常常把过多的成就归功于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人”。芝加哥大学的统计学家史蒂芬·斯蒂格勒(Stephen Stigler)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概念,叫作“斯蒂格勒定律”(实际上是带有讽刺意味的)。他表示:“没有哪项科学发现是以其最初发现者的名字命名的。”当然,其中的笑点是:斯蒂格勒定律相当于把马太效应重述了一遍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480-4484的标注 2017-10-30 21:21:56

87. 这反映了一个普遍的倾向,比起承诺时的言不由衷,人们更倾向于在撒谎时不提供某些信息。如果我要卖给你一辆二手车,那么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辆车很费油。但是,如果你问我“这辆车耗油吗?”你很可能会诱使我承认:“是的,它在这方面有点儿小问题。”所以,要想得到真相,提出具体的问题会大有帮助。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450-4453的标注 2017-10-30 22:05:31

88. 我认为很多纳税人都将退税看成一笔收益,而将缴税不足看成一种损失。当他们面临损失时,可能就会在报税时耍些花样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539-4540的标注 2017-10-30 22:42:00

89. 在芝加哥大学,你可以称别人为马克思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甚至是绿湾包装工队(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中芝加哥熊队的主要对手)的粉丝,但是称自己的同事是家长主义的拥护者,可以说是最伤人的说法了。面对这一谴责,我真的很困惑。我们一般会认为家长主义都含有逼迫的成分,比如人们必须缴纳社保或是不能购买酒或毒品。但是,“为明天多储蓄”是一个人们自愿加入的计划。我指出了这一点,并继续说道,如果这也算是家长主义,那么它一定是另外一种家长主义。我在脑海中尽力搜索一个合适的词,然后脱口而出:“也许我们应该称之为‘自由家长主义’(libertarian paternalism)。”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696-4702的标注 2017-10-31 18:21:57

90. 在我们这个越发复杂的世界,我们不可能指望人们拥有足够多的专业知识,在任何必须做出选择的领域都能做出接近于最佳水平的决策。不过,即使我们有时会犯错,我们每个人仍然很享受自己做决定的感觉。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在不明显逼迫人们的情况下,让他们在事前和事后更容易做出正确的决定呢?换句话说,我们在自由家长主义之下能够收获什么呢?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4729-4732的标注 2017-10-31 18:26:44

91. 英国国家经济和社会研究委员会2014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共有136个国家将行为科学融入其公共政策,有51个国家“制定的中央政策受到了行为科学的影响”。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048-5049的标注 2017-10-31 19:38:52

92. 人们对行为洞察力小组的工作往往存在误解,他们认为小组的工作主要建立在行为经济学的基础上,而实际上其中没有多少经济学的成分,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小组采用的工具以及借鉴的成果主要来自心理学以及其他社会科学。建立行为洞察力小组的重点在于,运用其他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来增强经济学家通常所提供的建议的效用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051-5054的标注 2017-10-31 19:39:41

93. 受行为经济学影响最大的竟然是金融领域,这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没有人在1980年时预测到这一点。事实上,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经济学家知道,在所有市场中金融市场是最有效的,在金融市场套利最容易,因此最不可能出现不合理的行为。现在回过头看,行为金融学的繁荣显然有两个原因:一是有严格规定的理论,比如一价定律;二是有充足的数据可以检验这些理论,比如自1926年以来数千只股票每日的交易数据。在Palm和3Com公司的案例中,股价的表现明显违反了经济学理论,我不知道有哪个经济学分支会考虑这种情况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096-5101的标注 2017-10-31 19:46:49

94. 如果有人问我最希望看到哪个经济学领域采用现实的行为学方法,那么我的回答是宏观经济学,因为目前该领域受到的行为学的影响最小。货币和财政政策等宏观问题对任何国家的福祉都极为重要,了解普通人的行为对明智选择这些政策十分关键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118-5120的标注 2017-10-31 19:47:04

95. 为一个重要的宏观经济学政策,如何制定减税政策以刺激经济发展迫切需要行为学的帮助。不管减税的动机是凯恩斯学派的刺激需求,还是供给学派的促进就业,行为分析都会派上用场。在制定减税政策的过程中有很多重要的行为细节,这些细节在任何理性模型中都会被视为看似无关的因素。如果是凯恩斯主义的减税政策,那么政策制定者希望借此尽可能地刺激消费。有一个看似无关的细节值得政策制定者考虑,那就是减税是一次性的还是在一年当中分为几次。没有消费者行为的循证模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目的是刺激消费,我的建议是一年分几次减税。[3]一次性减税节省下来的税款更可能被人们存到银行或用于偿还债务。)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136-5142的标注 2017-10-31 19:49:40

96. 纵观本书我们可以看到,将金钱视为可替换的,并且将其视为人们的主要动机,这与现实不完全相符。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178-5179的标注 2017-10-31 20:08:58

97. 老师的奖金设置与学生的表现有很大关系。有以下两种奖金设置方式:一是老师会在学期初拿到奖金,如果学期末学生成绩未达到目标,老师则要将奖金归还;另一种是在学期末根据老师的教学成果发放奖金。相比之下,前一种方式可以让学生的成绩提高幅度更显著。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187-5190的标注 2017-10-31 20:14:54

98. 正如马克·吐温所说:“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而是看似正确的错误论断。”人们之所以过度自信,是因为他们从来不花费力气去记录自己过去所做的错误预测。更糟糕的是,他们会成为确认性偏见的受害者,他们只会寻找能够证实预先假设的证据。避免过度自信的唯一方法就是系统地收集数据,尤其是那些能够证明你是错误的数据。正如我在芝加哥大学的同事琳达·金泽尔(Linda Ginzel)反复向学生强调的:“如果你不把它写下来,它就不存在。”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214-5218的标注 2017-10-31 20:20:34

99. 阿图尔·加万德(Atul Gawande)是一位致力于减少人类错误的斗士。他在《清单宣言》(The Checklist Manifesto)一书中记录了一个生动的例子,这个例子来自商业航空这一高风险领域。1977年,因为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一架航班上的第二副驾驶过于胆小,不敢质疑机长(即他的“老板”),从而导致跑道撞机事件,500多人因此丧生。加万德恰当地将这次事件的原因定性为组织失效:“(航空公司)没有为这一时刻做好准备,他们没有采取措施使自己成为一个团队。因此,第二副驾驶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权力甚至有责任阻止机长的错误行为。” 还有一个例子是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故事。乔恩·克拉考尔(Jon Krakauer)在《进入空气稀薄地带》(Into Thin Air)一书中生动地记述了这一事件。罗布·霍尔(Rob Hall)和斯科特·费希尔(Scott Fisher)分别是两大探险公司的探险队队长,他们带领登山队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适应环境,并缓慢到达高处的营地。在此期间,两位队长反复向队员强调,如果他们没有在预定的时间,即下午1点钟到达峰顶,就一定要掉头返回。但是,这两位队长却违反了自己定下的规则,葬身珠峰。可悲的是,队员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提醒队长这条规则。这两个案例说明,有时即使你面对的人是老板,也要大胆地说出有一场灾难可能会发生。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222-5233的标注 2017-10-31 20:22:43

100. 即使是减税的名称都可能会产生影响。2006年,埃普利(Epley)等学者发现,如果将减税称作“额外津贴”而不是“退税”,人们就更倾向于把钱花掉。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5256-5257的标注 2017-10-31 20:25:29

101. 我和维尔纳做出了一个合理的假设:“市盈率效应”(P/E effect)是由过度反应引起的。因为投资者对股价的未来增长过度乐观,市盈率高的股票(即成长股,之所以称作成长股,是因为此类股票的价格必须疯涨才能证明其高市盈率的合理性)价格涨得“过高”;而因为投资者过度悲观,市盈率低的股票或价值股的价格又跌得“过低”。如果该假设成立,价值股的高收益和成长股的低收益将呈现“趋均数回归”(regression toward the mean)的现象。

《“错误”的行为 ([美] 理查德泰勒)》 您在位置 #3274-3277的标注 2017-11-14 14:01:15

0
《“错误”的行为》的全部笔记 4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