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正统 8.8分
读书笔记 权利与探险家
就叫一

我接受基督教,是因为这个宗教不单单指出这个或那个真理,而是向人显示它就是真理的源头。一切其他的哲学指出一些显然看似真确的道理;只有基督教再三指出一些真确却看似不真确的道理。各式各样的信条中,唯独基督教的信条富有说明力却不吸引人,而到最后却证明是真确的——有如父亲在园子里的教导。

基督教传扬的是像原罪这种显然毫不吸引人的观念;但观其成果,这种观念带来的是怜悯,手足之情,以及如雷鸣般的欢笑与同情;因为只有原罪的观念,才能叫我们既能对乞丐报以怜悯,又不完全信赖国王。

细加检视,基督教不受欢迎的部分到后来每每证明是人类重要的支柱。但在基督教的外沿,道德上的自我克制连同专业的神职人员严阵以待;但在不合人情的防守里面,你发现人类旧有的生命像孩童般跳舞,像成人般喝酒;因为只有在基督教的框架内,无宗教信仰者才得享自由。现代的哲学恰恰相反,其外沿渗透着艺术和自由的气息,内里却是无边的绝望。

无边的绝望,是因为无法真正相信宇宙有丝毫意义;因此不能期待遇上什么传奇;现代哲学的虚构小说是不会有情节的。人不能期望在虚无之地有什么奇遇;却可预期在有权利管辖的疆土上屡结奇缘。人不能在怀疑论者的丛林中找到意义,却可在建基于教义,精心设计的森林中发掘愈来愈多的意义。

一切关于宗教真正的争论,主要围绕着一个问题:一个本性颠倒的人能否分辨什么时候走对路?基督教主要的悖论是人的一般状态不是他正常或最明智的状态。所谓正常本身其实是不正常。这正是堕落最深邃的哲学。

人类在每一件事物上都能同时找到喜乐和哀伤,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两者如何取得平衡或互相抵触。真正有趣的正是这点:不信教的人(大体而言)走近尘世时感到愈来愈快乐,走近天堂时则愈来愈忧伤。

当喜乐占据心灵,悲伤不足为道的时候,人才较像自己、较有人气。忧郁应该是无伤大雅的插曲,是纤纤心灵刹那的漂泊;而灵魂应该永远颤动着不息的赞美。

神走在我们的尘土上时,有一样东西实在伟大得不便展示人前;有时候,我幻想那是他欢乐的笑声。

0
《回到正统》的全部笔记 6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