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的零度 8.6分
读书笔记 法兰西学院就职讲演
moth_13_

实际上,在这里我们间接地但坚持着要去讨论的正是权势。我们“单纯的”现代人把权势看成是一种有些人拥有、有些人不拥有的东西。我们曾经认为权势是一种典型的政治现象;现在我们则相信它也是一种意识形态现象,它渗入了那类我们最初末曾从中发现它的领域,渗入到学校、教学里来,但它始终还是某一存在物。然而如果权势像魔鬼一样是为数众多的存在物,那会怎么样呢?它可以说:“我的名字叫军团”,它无处不在,各个方面,各种领导,大小机构,压迫集团或压力集团,到处都有“有权威的”声音,它被授权发出各种权势的话语:颐指气使的话语。于是我们发现权势出现于社会交流的各种最精巧的机构中,不只是在国家、阶级、集团里,而且也在时装、舆论、演出、游客、运动、新闻、家庭和私人关系中,甚至在那些企图对抗权势的解放冲动中。我把所有哪类话语都称作权势的话语,即在接受话语人中间导致错误乃至罪恶的那类话语。

有些人期待我们知识分子会寻找机会致力于反抗权势,但是我们真正的战斗却在别的地方,这就是对抗各种权势,而且这不会是一种轻而易举的斗争:因此如果是权势在社会空间内种类繁多,那么相对来说,在历史时间中它就是永续的。在这里它被驱赶或耗尽,它又会在别处重新出现,它永不会消失。如果为了消灭它而去发动一场革命,不久它又会死灰复燃,会在新的事态中重新发展。它这种无处不在、永久延续的原因是,权势是一种超社会有机体的寄生物,它和整个人类的历史、而不只是政治的历史和历史学的历史联系在一起。在人类长存的历史中,权势于其中寄附的东西就是语言,活着再准确些说,是语言之必不可少的表达:语言结构。

0
《写作的零度》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