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变 9.1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毁灭中的永生 第二节 为了“活下去”的发展
Sankey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合资经历对培养人的含义还有另外一层——就是对合资的厌恶。尽管合资企业(包括她持股25%的北京·松下彩色显像管公司)在东方电子集团上市之前是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但在企业高管的心目中,合资经历“是一段屈辱的历史”。屈辱感首先来自谈判时的实力不对等。曾任北京日端负责人12年的周原是1970年(16岁)进774厂的老人,他在1980年代通过上电大学习拿下学历,1994年从三分厂车间主任的职位上被调去筹备北京日端。周原在回忆合资过程时说,在与日端谈判合资的时候,只有400多员工的日端的年销售收入折合12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员工人数是对方10倍以上的东方电子集团的年销售收入只有1亿多元——“哪有平等可言。”为了实现合资,东方电子集团不得不在很多地方将就日本人。

0
《光变》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