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生活 8.5分
读书笔记 拜访霍克尼和斯丹利:好莱坞山(1987年)
water

大卫·霍克尼:《圣莫妮卡大道》,1978—1980年。

大卫·霍克尼:《驰骋在穆赫兰大道上》,1980年。

他回忆说:“在洛杉矶生活期间,以工作室门口的圣莫妮卡大道(Santa Monica Boulevard)画了一幅作品。但当时我感觉并不满意,所以最终没有完成。我觉得整个画面令人透不过气来。当时我非常注意透视的准确,不过后来我领悟到,我好像快被这种准确的透视弄得窒息了,最后不得不放弃。也是在那时候,我搬到了好莱坞山的工作室。当时我的房间还没有布置好,所以我每天在工作室画画,到晚上再开车回圣莫妮卡。那时我画了一幅作品,描绘我每天开车去工作室的路。我发现我的作品里出现了起起伏伏的线条,这让我想起了之前在画游泳池时也用过这种线条。其他如房子、路以及人行道看上去都是直线。因为洛杉矶市就像一个平原一样,它们共同形成了直角和立方体。不管怎样,我画了这幅连接画室和我家的《驰骋在穆赫兰大道上》。这幅作品描写的是我每天开车所看到的并长久存在于我脑海中的风景,它们经过我的加工,最后呈现在画布上。你看,画中所有的东西都在不停地运动变化中,虽然画的时候并没有体会到类似运动着的焦点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请注意我作品的题目——《驰骋在穆赫兰大道上》,这里我强调了‘驰骋’这个动词。”
霍克尼继续说:“所以也是因为有《驰骋在穆赫兰大道上》这幅画,我才放弃了《圣莫妮卡大道》。我现在开始明白过来,《圣莫妮卡大道》的主要问题还是出在摄影上。我必须要摆脱摄影对我的影响。摄影改变了原先我对绘画中的真实感的概念,我应该重新思考绘画中的真实到底是什么。这个过程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大概有5年吧,我也没想过会花那么长时间。很多人说我这5年里一直在浪费时间,我原本不需要关心那么多事情。不过我想说,我在这期间获得的东西让我非常开心,我开始明白自己到底能做什么,应该如何把空间分割开来,如何在这些分割的空间中展现自己。现在我觉得自己有能力让事物充满生命力。事实上也只有有生命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东西。”这里,霍克尼的话大部分与第一章的照相作品有关。“这些我们之前都谈论过了,不必多言。我要说的是传统透视学是从15世纪欧洲绘画发展起来的,并且被现在的摄影广泛应用。不过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它让作品的时间停止了。一旦透视的位置被确定下来,那所有的时间也随之停留了下来,空间也因此被凝固和冻结。如果观察者用透视的眼光观察事物,那他的身体就不再起作用。因为我们有了固定的焦点,身体不需要再移动。总之,在观察的过程中,你不会出现在焦点以外的地方,这就是最致命的问题。而摄影追求的是一种中立观察的状态,而中立的观察者不会有我提到的上述问题。一个事物如果被看见,那一定是在人在那里。而要对这个事物有一个真实的或者正确的表述,需要大量的经验,这种经验只有通过观察才能获得。由此而言,观察者在看事物的时候必须将自己的身体介入其中。”
0
《忠于生活》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