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锢的头脑 8.8分
读书笔记 第八章 秩序的敌人——人
女巫若若

P218 谁是新制度的敌人?就是那些不理解这一点的人。他们不理解,要么是因为脑筋动得太少,要么是因为动得太多。

P221 那些神经绷得很紧的党的积极分子,甚至在私底下可能准备对农民做出让步。因为他们认为,农业集体化应该首先建立在小块私有土地上共同使用机器作业的基础上,然后使农民经过长期的初期教育和分段教育才能实现,这一教育过程也许要经过数十年才得以推广。这就可能出现诸多麻烦;因此,实现“民族共产主义”的秘密口号才一直如此盛行。但莫斯科中央却要求各国加快农业集体化的步伐,所有附庸国都要尽一切可能加快模仿俄国体制的进程。对城市来说,要加快这一进程的确困难重重。于是把农民分为“贫农”、“中农”和“富农”,因为,只有利用他们彼此的敌对心理,打破农村的团结,才能达到目的。

P222 农民属于思想麻木的群体,历史上鲜有农民严重威胁统治者的例子。农民的一次次暴动,几乎都成了被利用的工具。造反的领导人通常是非农民出身,他们常常利用农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农民的力量仅仅在于他们人数众多,但只有在出现像列宁这样的人物时,这一人口众多的数目才能变为种种事件的筹码。

P225 聪明的天主教教会知道,信仰与其说是个人信念,不如说是集体的暗示。宗教的集体实践,即宗教仪式,能把人不知不觉地带入一种信仰状态;合掌祷告、下跪、唱赞美诗能促使人进入一种信仰崇拜——这是一种心理物理现象,而不仅仅是心理现象。

P227 庸俗化知识的特点是:它让人感觉一切都是明明白白的,一切都是可以解释清楚的;它也令人想起在深渊之上架设吊桥的方法,沿着吊桥可以大胆地往前走,同时自欺欺人地认为:脚下没有万丈深渊,同时要记住,眼睛千万不能往深渊看——但遗憾的是,这一切都不能改变现实中存在万丈深渊的事实。

P240 重点在于,在这一过程中切勿采用不谨慎的行为以免刺激基督教。例如,突然关闭教堂或禁止举行各种宗教仪式,这都是不谨慎的行为。应竭力让教会分裂为两派:给部分僧侣扣上“反动分子“的帽子,或者扣上“外国间谍”的帽子——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因为在实际生活中,很多僧侣都有反动情绪。应将另一部分僧侣跟国家紧密联系起来,使教会成为国家手中可资利用的工具,就像俄罗斯的东正教会那样。僧侣处于完全顺从的地位——在某些事件中他们成了安全警察的同伙,从而在信众眼中威信扫地。这种教会让它存在几十年也无妨,直到它缺乏追随者而自行灭亡。

P240 党在警觉地监视着,谨防那些维护民族利益的愿望和追求自由的愿望演变为新的、合乎理性的、富有生命力的理论——也就是能适应新环境的理论,从而赢得民众的拥护。应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反对派,也不是教会,而是异端邪说。如果出现那种谙熟辩证法并能以标新立异的说法来解释辩证唯物论的人,那么就应尽量使其不能为害。必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

P246 人民民主国家的公民对神经质是有免疫力的,而在资本主义国家,这种神经质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西方,人站在社会的对立面,在人的潜意识中,自己与社会无关,他玩的是个人游戏;社会为他确定了某种不应逾越的界限,他也因此获得了保障,任何人都不会过分干预他的活动范围;如果他输了,那么他就会说,这是他咎由自取,只能去求助心理分析家,然而在东方,人和社会之间既没有对立,也没有界限,人的输赢都是公众的事,人从来不是独自一人;如果他突然消失,这并不是因为周围的人对他冷眼相看、漠不关心,反而是因为周围人带着过分关注的眼光观察他。

0
《被禁锢的头脑》的全部笔记 1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