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德林诗的阐释 8.7分
读书笔记 荷尔德林和诗的本质
Bamboo

荷尔德林和诗的本质

作诗是最清白无邪的事业。

诗是在语言领域中并且用语言材料来创造它的作品。

语言既是“最清白无邪的事业”的领域,又是“最危险的财富”。

人是必须见证他之所是的那个东西。人要见证人与大地的归属关系。

p40语言不只是人所拥有的许多工具中的一种工具;相反,惟语言才提供出一种置身于存在者之敞开状态中间的可能性。

P41 人是一种对话。人之存在建基于语言;而语言根本上惟发生于对话中。可是,对话不仅仅是语言实行的一个方式,而毋宁说,只有作为对话,语言才是本质性的。

我们是一种对话,这同时意味着:我们是一种对话。而一种对话的统一性就在于:在本质性词语中,单一和同一的东西总是可敞开的,我们对此获得了一致,我们据此而成为统一的,因而真正是我们本身。对话及其统一性承荷着我们的此在。

哪里有一种对话,本质性的词语就必定总是关联于单一和同一的东西。倘若没有这种关联,也就不可能有争执式的对话。但是,单一和同一的东西惟在一个持存和持续者的光照中才能昭然若揭。

自从时间是它所是的时间以来,我们就是一种对话。自从时间出现并达乎持存,我们就历史性地存在。

言说与对话

语言是一种对话,在双方的交流之间。而写作则是自我对话。

对话是一种差异哲学,是复调和流动。而我们又想于流动只上建立统一。最终的问题在于时间。

自从语言真正作为对话发生,诸神便达乎词语,一个世界便显现出来。我们本身所是的本真对话就存在于诸神之命名和世界之词语生成中。

诗人说出本质性的词语,存在者才通过这种命名而被指说为它所是的东西。这样,存在者就作为存在者而被知晓。诗乃是存在的词语性创建。

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

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诗从来不是把语言当作一种现成的材料来接受,相反,是诗本身才使语言成为可能。诗乃是一个历史性民族的原语言。原语言就是作为存在之创建的诗。

诗本身在本质上就是创建——创建意味着:牢固的建基。

0
《荷尔德林诗的阐释》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