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 8.5分
读书笔记 我生活的地方,我生活的目的
C姐
欺骗和谬论被尊为最可靠的真理,而现实却成了虚构。如果人们持续稳定地只是观察现实,而不让自己受骗,生活和我们已知的事情比较起来,就会像个童话和《天方夜谭》里的故事。如果我们尊重的只是不可避免的和有权存在的食物,音乐和诗歌就会响彻街巷。当我们从容不迫和明智的时候,我们就会意识到,只有伟大和有价值的事物才具有永久和绝对的存在——细小的恐惧和细小的欢乐只不过是现实的影子。认识到这一点总是令人兴奋,感到崇高。人们闭上眼睛,迟钝麻木,听任假象欺骗,才会处处建立并加强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惯常的习俗,而这些是建立在纯粹幻想的基础上的。玩过家家的儿童比大人更清楚地看出它的真正规律和关系,而大人没有能够过有价值的生活,却觉得他们积累了经验,所以更聪明,其实积累的是失败。我在一本印度的书里读到,“有一个王子,从小就被赶出了故乡,被住在森林里的一个人收养,在那个环境下长大成人,他认为自己是生活于其中的原始民族的一员。他父亲的一个大臣发现了他,向他揭示了他的身世,他消除了对自己出身的误会,他才知道自己是个王子。”这位印度哲学家继续说道,“由于它所处的环境,灵魂弄错了自己的身份,直到某个神圣的导师向他揭示了真相,他才知道自己是梵。”我感到,我们新英格兰的居民过着我们现在这样卑微的生活,是因为我们的目光穿不透事物的表面。我们认为表面现象就是本质了。如果有人步行穿过这个小镇,看见只是现实的东西,那么你想想,“磨坊水坝”会在哪里?如果他向我们描述他在那里看到的现实,我们就不会从他的描述中认出这个地方来。看看礼拜堂,或县府大楼,或监狱,或商店,或住宅,然后说一说,在真正的端详下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它们在你的叙述中就都会变得支离破碎。人们尊崇的是遥远的真理,在体制边缘的,在最远的星球背后的,在亚当之前和人类灭绝之后的真理。在永恒之中确实存在某种真实的崇高的东西。但是一切的时间、地点和场合都是此时此刻。上帝本身的伟大存在于现在,不会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更加神圣。我们只有终身渗入并完全浸透在包围我们的现实之中,才能够领悟什么是崇高和高尚。宇宙不断地顺从地适应着我们的观念,无论我们行进得快还是慢,轨道已经为我们铺好。那就让我们把一生都用来领悟吧。诗人或艺术家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美好和崇高的设计,但是至少他们后代中有人能够完成它。
让我们像大自然那样从容不迫地过上一天,而不要因落在路轨上的坚果壳和蚊子翅膀而出了轨。让我们早早起身,轻轻地、平心静气地,吃不吃早餐都行;任凭人群来往,任凭钟声响起,小孩啼哭,——决心好好过上一天。我们为什么要屈服,要随波逐流呢?让我们不要在那处于子午线浅滩处的、称作午餐的可怕的激流和旋涡中翻船沉没。度过了这个险关,你就平安了,因为剩下的就是下坡路了。以好不松懈的精神,以清晨的活力,像尤利西斯那样把自己捆在桅杆上,眼睛望着另一个方向从它旁边航行而过。如果汽笛鸣叫,就让它辛苦地叫到嘶哑吧。如果响起钟声,我们为什么要跑?我们还要听听是什么音乐呢。让我们安顿下来,把脚向下伸,穿越观点、偏见、传统、欺骗和表象的沼泽,那覆盖地球的淤积层,穿越巴黎和伦敦,穿越纽约、波士顿和康科德,穿越政教,穿越诗歌和哲学和宗教,直到我们抵达坚硬的底部和稳固的岩石,可以称之为现实的地方,并且说,这就是了,没有错。然后,有了这个基础点,你就可以在山洪、冰霜和火焰之下的一个地方,开始兴建一道墙或一个国家,或者牢固地立一根灯柱,也许是测量仪,不是尼罗河水位测量标尺,而是现实测量仪,这样,未来的时代就可以知道,是不是积聚起的山洪般的假象和表象有多么深。如果你直立面对一个事实,就会看到在事实的两面都有太阳在闪着光,仿佛它是一把短弯刀,你会感受到它那可爱的刀锋将你从心脏和骨髓一分为二,你会乐意地结束自己的人间生涯。不论是生还是死,我们渴望得到的只是真实。如果我们真的在死去,让我们听到我们临终喉鸣,感觉到四肢变冷;如果我们活着,就让我们着手干自己的事情吧。
时间只不过是我钓鱼的小溪。我喝它的水;但是当我喝水的时候,我看到了细沙的溪底,发现它竟是多么浅啊。浅浅的溪水悄悄流逝,但永恒长存。我愿痛饮;在天空钓鱼,天底布满了卵石般的星星。我连一颗都数不出来。连字母表上的第一个字母都不认识。我一直都很遗憾,自己不像初生时那么聪明。智力是一把切肉刀,它分辨清楚后,从缝隙一路切下去,直切到事物的秘密所在。我不想让双手不必要的忙碌。我的头脑就是手和脚。我感到自己最优秀 的官能都集中在那里。我的本能告诉我,我的头脑是挖掘的器官,正如有的动物用鼻子和前爪挖掘,我用头脑挖掘,穿山挖出一条路来。我认为蕴藏最丰富的矿脉就在这里附近;因此我根据占卜杖和腾起的薄雾做出判断;我将在这里开始挖矿。

我们需要的是深度思考而不是表面的活着。

0
《瓦尔登湖》的全部笔记 49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