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谈话录 9.4分
读书笔记 1825年10月15日 星期三
小子其王
一些个别的研究者和作者人格上的欠缺,是我们当今文学界一切弊病的根源。特别是在批评界,这种缺点对世界不利,因为它不是混淆是非,就是用一种可怜的真相去取消对我们更好的伟大事物。
以往世人都相信路克里蒂亚和穆修士·斯科夫拉的英勇,并且受到鼓舞。现在却出现一种历史的批评,说这样的人根本不曾存在,他们只应该看做罗马人的伟大的鉴赏力所虚构出来的寓言。这样一种可怜的真相对我们有什么用处呢?如果罗马人足够伟大,有能力虚构出这样的寓言,那么我们至少也应该足够伟大,去相信这样的寓言。

醍醐灌顶啊!对所有解构的、后现代的批评理论最有利的反驳。

0
《歌德谈话录》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