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电影剪辑大师访谈 7.1分
读书笔记 第63页
已注销

我们有一次就《断背山》中一段断断续续的流水的镜头交谈了很长时间,我调转了其中的两三个镜头,这样水就是从左往右流淌的。李安说:“你调转了这些镜头吗?”我说是的,因为从左到右体现了时间的流逝,他说:“哦,对我来说,从右到左才感觉像时间流逝。”当然,因为中文是从右往左读的。经过商议我们决定将这些镜头拆分开来,一半从左往右,而另一半则从右往左。

提切诺的想法:

艺术与快餐艺术:“我非常希望剪辑可以做到条理清晰,你不想让观众被误导。如果一部影片剪辑风格像快餐一样,只是简单地混杂在一起,那么我就可能无法清楚地了解正在发生的故事,并且会对即将发生的故事产生焦虑。作为一名观众,我会靠在椅背上,两根迷茫

被降低了的期望值:“当然,人们如今能够接受很多坏镜头,作为剪辑师有时只要将镜头一个接一个地串联在一起,并保证没有一个长于30厘米,观众就会买账了。像克里斯·劳斯(Chris rouse)和斯图尔特·贝尔德(Stuart Baird)这样的剪辑师可不会这样做,他们知道如何抓住观众的注意力,他们通过对胶片每点细致入微地处理来确保这一点,你看到的一幅画面或是听到的一段音乐都让你感觉浑然天成一般。

大量的点子:“关键是要有点子,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尽快产生想法。例如当你看到汽车开过街角,看到一辆车超过另一辆,或是看到轮胎轧过坑洼的路面。我们是像盖房子一样砌砖,而不是画画,后者不同于依赖于情节或对话的叙事方式。

迪伦·提切诺|访谈

0
《顶级电影剪辑大师访谈》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