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电影梦 8.2分
读书笔记 卧虎藏龙
阿琪
我真的没想到,《卧虎藏龙》会这么复杂、难搞!
当初想拍武侠片,也不过是一点心愿。拍片时很辛苦,很多挣扎,我越想逃避,它却迎面而来,硬生生地摘下层层面具,改变意愿。三年来,我看到自己的心神正随着它的需求,一步步地行走在这条江湖道上。我能够的,也只是拼命去做。

就拍这个:

通常我选择题材,是看它的元素是否足以构成一部有趣的电影,哪些元素彼此碰撞,在两个钟头里能产生什么酵素。

所以果然有了各种元素碰撞,下面是各个人物间的梳理。

玉娇龙 VS 俞秀莲:

一开始,我的着眼点就想放在两个女人身上。尤其是玉娇龙与俞秀莲的“阴阳两性”,很好玩。……于是有了构想,一个是“外阴内阳”的玉娇龙,一个是“外阳内阴”的俞秀莲,以两者的互换对比来推展剧情。
我对“阴阳”虽无深究,但始终极感兴趣。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里的一部精髓,足以与西方文化较劲而毫不逊色。
玉娇龙的外在很女性化,十分仰慕俞秀莲跑马江湖所享有的自由豪气。但她的内在很阳刚,追求纯粹的技艺,在感情上主控性强。
俞秀莲……武艺虽好,但她从未表现出对武功的兴趣,她是实用派,拥有江湖智慧,人事练达,然而内在却十分的女性化,她想成家,稳定性强。李慕白只要肯丢下宝剑(欲望、争雄),与她双宿双飞,她会立刻抛弃一切。我觉得俞秀莲的个性很服从,社会上这种人很多,包括我自己也是。只要有规则,就会遵循。

李慕白 VS 玉娇龙:

一般武侠片或武侠小说里,当大侠面对引诱或道德上的挑战时,情节自然会帮他解决。但在这部片子里,恕我有点煞风景,我希望看到大侠真正面临人性的挣扎,面对武艺与武德的冲突。
我曾一再地问自己,在李慕白心中,玉娇龙到底是什么?这堆纠结是否就是“藏龙”?是一种自我毁灭的力量在背后驱策着他?!就像赌徒,不是求赢,而是求输的。没有输干净,不到毁灭自我,他是不会停止的。

李慕白 VS 俞秀莲:

俞秀莲和李慕白是中国社会里常见的两个典型角色,他们为道德、群体而活。人在江湖,不只靠武艺,还要以德服人。两人为此也付出了代价,在青春将逝的当下,渴望抓住青春的尾巴。玉娇龙的现身及挑战,勾引出他们心中的渴望,他俩要如何面对自己心中的“龙虎”?

玉娇龙 VS 碧眼狐狸:

我跟演员说:“玉娇龙白天的母亲是玉夫人,晚上的母亲是碧眼狐狸。”有些文艺界的朋友看完电影后说:“她跟碧眼狐狸间一定有同性恋关系。”
我觉得摆荡在正邪之间的玉娇龙,不只是李慕白、俞秀莲的欲望投射,她是所有人的欲望投射。不管银幕上下,主创人员,人人心中都有个玉娇龙的鬼影子,碧眼狐狸当然跑不掉。

玉娇龙 VS 罗小虎:

无论礼教内外的任何形式(如父母、婚姻及有着肌肤之亲的海誓山盟),似乎都无法锁住玉娇龙那颗飞跃的心。在玉娇龙的世界里,罗小虎的从有到无,恰恰反映着她转折的心境及不断超越的心性。
0
《十年一觉电影梦》的全部笔记 37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