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电影梦 8.2分
读书笔记 与魔鬼共骑
阿琪
在电影的想象世界里,中年的我可与年少的我相遇,西方的我可与东方的我共融。人与人的灵魂能在同样的知觉里交会,让亘古与现在合二为一,让岁月、种族、地域的差距在我们面前消失,让心灵挣脱现实的禁锢,上穷碧落下黄泉地翱翔于古今天地……
父亲经历的是内外惨烈的生死存亡,我面对的则是心中一场东、西价值无止歇的交战。东方的一切,我逃不掉,西方的一切,也非全部接纳。旧爱新欢,手心手背,我又能舍了哪个?这种东西冲击的矛盾,不只我有,也是世界的共通现象。记得台湾长辈们经常抱怨说:“现在的小孩美国化,我们的文化正在逐渐消失。”
我十分好奇,究竟美国化的内在动力为何?为什么它能够征服世界?

关于洋基精神:

当我阅读丹尼尔 伍德瑞尔的《与魔鬼共骑》时有感,原来美国内战期间,南方人抗拒北佬的心态,和我们现在西化过程中所产生的抗拒感很相似。
1861年南北战争就从密苏里与堪萨斯开打,两州相互对立,是个界限最混淆的模糊地带。《与魔鬼共骑》就是以这处灰色地带为背景,书中透过一个男孩的观点,来检视“美国化”的内在动力——洋基精神(亦即拓荒精神)及其影响。当剧情慢慢变焦至两个外来者(德裔移民及黑奴)及弱势者(女人)身上时,透过这些边缘人的转变及解放,我们看到南北战争所挣扎的人权问题及对人们所产生的意义。
从古至今,人类征服他者的方式多使用野蛮的暴力,从刀矛到枪炮,美国亦然。一般人无法想象,美国其实是个非常暴力的国家,自建国到如今,美国与暴力的关系仍牵扯不清,如美国人对枪支的爱好,迄今无法立法管制。可是在世人的印象里,美国却是个迪斯尼乐园、世界警察,是个欢乐向上的形象,这与粉饰有关,在电影里尤其如此,残暴的西部拓荒者成了西部英雄,残杀印第安人的黄毛将军卡斯达化身为民族英雄。但除了暴力外,洋基精神也带来另一项新元素人权——人人均应有相同的权利,追求他的梦想,这才是美国征服世界的最大利器。
我觉得“美国化”的风行全球,不只是趋势、政经与军事强权的介入,它所主张的人权、自由平等、资本主义,也成就了现代社会的面貌。但随之而来的代价是文化、流行习性、生活方式及价值观的全面强势侵入,被改造的人们对美国洋基佬的价值观与文化欲迎还拒的心情,该如何自处?

关于美国梦:

我以为美国梦有两个。一个是富兰克林所主张的self-evident,自明的真理,主张追求生命、自由与幸福的权利是神圣且不可否定的,人人有权实现梦想,自我实现(self-fulfillment)。
另一个则是being left along,孤独、疏离。人有独处的权利,我不想理你时,可以不理,你不要缠着我,这是彼此尊重的基础。
这种精神随着欧洲移民传入美国,在此成立了美国圣公会(The Protestant Episcopal Church),教规与英国国教圣公会相同,其主要信徒就是北方的洋基佬。这批先民原是欧洲新教徒,在欧洲备受管束,来到新大陆后,脱离英国文化的包袱及礼教的牵绊,凭着信念开始了新生。原先在英国诞生的两种精神,在此得以纯粹化、全面性地蓬勃发展;之后,再回头影响欧洲,进而影响全世界,造成今天全球的美国化。
我想《冰风暴》和《与魔鬼共骑》分别触摸了两个美国梦,1973年与南北战争,都是美国时代变迁的转折点,美国人避谈,但我觉得必须面对。

关于拍片:

开镜两个礼拜后拍夜袭,这也是我第一次用压缩宽银幕镜头拍片,……我发觉带有景深的场面很难动得起来,只有靠左右摇动才显示出速度感来,所以也在适应。……不过从中我学到一些技法,如骑马、放枪要考虑的一些基本技术,马头得怎么放入镜头中,两三个人骑马高高低低的该怎么拍等等。
对我而言,这个经验成了拍摄《卧虎藏龙》的最佳暖身。

关于结果:

它是我至目前唯一一部没有击出安打的片子。
其实我并没有打算如《冰风暴》的冷门,它的温度却是冷的,包括喜欢的人都觉得有点疏离,我至今还想不通。

0
《十年一觉电影梦》的全部笔记 37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