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语言 8.0分
读书笔记 第200页
Bamboo

再现的符号分析及分析的吊诡悖论

再现不是相似,而是一种特殊的指谓。这里处理再现、相似、指谓三者的关系,核心是要在本体论上对再现加以规定。这里发现,相似不能规定、涵盖再现,相似不是再现的必要条件,可以再现而不相似(这一点只是理论上的推证,是古德曼的断言,而古德曼也很少去举出日常实例去证明此观点)。resemblance is reflxive,whether representation not.实际上,古德曼的论证逻辑是相似不是再现的充分条件。两者相似,但不是再现,比如双胞胎、人与画、生产线上的汽车。有一个观点认为,尽管相似不是再现的充分条件,但却是再现区别于其它指谓的特征。古德曼依然认为这种观点是对再现本质的严重误解,其观点实质是要根除再现与相似的任何关联,根除这种直感的经验的不经过符号逻辑表征的概念。而古德曼所作的工作就是在这些概念中引入符号系统,从而将一切日常语言概念定位其中,并能够完美解释其间的逻辑关系。在引入符号分析之后,再现的双方究其极致就是符号作用之间的任意匹配,借此颠覆常识的科学分析消除了再现概念中日常的直感的浅层的固定同一。

问题思考到这里,感觉分析哲学是吊诡的,尤其古德曼将分析哲学与文学艺术结合起来时,结果也证明了他两边不讨好的地位。既然要进行分析,理清概念之间的涵盖关系,这时的哲学分析就应该创造一套如同数学分析一样在逻辑上严丝合缝的完美的论证系统。做不到如此极致,又何谈分析,分析哲学的一支应该是一直如此追求的。而古德曼将分析的逻辑系统与日常的直觉语言交杂使用,其中的逻辑漏洞和真伪问题使人欲哭无泪。

imitation

The copy theory of representation, then, is stopped at the start by inability to specify what is to be copied.模仿理论是不可能的,它建基的观点是画作要忠实对象,尽可能是其所是的复制对象。而对象是什么,是一团原子,是细胞组合体,是一个流浪汉或等等,对象在不同的尺度上具有不同的属性。If all are ways the object is, then none is the way the object is. (这里的推论是将对象置于不可知的现象界,将现象与感知割裂。于是在不可知论的背景下,是其所是没有理据和能力跨通两界。)画作不能是其所是的再现对象,只能是再现的对象的某种特定存在方式。艺术的模仿被认为是复制以一种纯然的童真的眼光看到的对象的样子,因此抛弃是其所是,而改为是其所被童真眼光看到的是。而古德曼又开始批驳所谓童真眼光,认为眼光从来不是像镜子一样反映,从来不存在童真眼光。眼光总是受到历史惯例的制约,受到综合感官的迷惑,与其说眼光像镜子一样反映,不如说眼光是在抓取、选择和构造。Nothing is seen nakedly or naked. 再现的复制理论要复制对象的特定存在方式,而这种特定存在方式的对象是在特定条件下被眼光感知到的,于是此时的对象是我们观看或感知的那个对象,是对象的一种样式或说明。我们实际上不是要再现这种样式或说明,而是要获得这种样式或说明。于是复制的样式成为对象的一种解释或说明,而这种说明与对象并没有根底联系,我们可以将一个样式再现为一个人,也有可能再现为一座山或再现X是一只甜瓜的事实。最终,古德曼将画作与实际对象完全割裂开来,不承认俗常认为的两者之间的任何关联,更不会承认所谓的复制、相似或再现,于是画作被孤立出来成为一套没有对象基础的符号系统,于是接下来便可进行符号的逻辑分析。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yuhuofeng(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76834585/

作为述行语的文学、虚构和艺术

在《作为述行语的文学、虚构和艺术》这一章节中,史密斯以古德曼为论敌,以其的《艺术的语言》一书的观点作为论争对象,在观点批驳的基础上阐明自己对于文学艺术的理解。古德曼是英美分析美学的代表性人物,尤其《艺术的语言》是分析美学的代表性著作,其中观点颠覆常识,大胆犀利,曾被认为是异端邪说。而这本书处理的主要问题是对文学艺术的本质的理解,古德曼对于文学艺术本质的理解是一种分析美学的思路,最终正如书名所言,古德曼走向了符号理论的道路。古德曼对于文学、艺术的理解是一种形式本体,即一种符号本体,各种艺术形式是符号的建构,这种符号结构完全应该是在各自的系统中自足的,不能也不是指向外在世界的。这种艺术的符号分析否认了传统的模仿理论、再现理论、反映理论等等,以及人所共有的对于文学艺术的常识观点。而古德曼所做的就是在详密的分析论证中指明常识的基础的不牢固和无根据,并最终建立了对于文学的科学的分析思考路径,即一种符号理论。

史密斯针对古德曼的观点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批驳,这种批驳建基于奥斯汀的言语行为理论,将文学作为一种述行语,文学在自己的世界中以言行事。但言语行为理论与文学理论的结合有着众多的不同路径和不同的火花闪现之处。史密斯主要是注重了话语的语用学,即注重话语的环境,包括说话者,听话者,环境,惯例,传统,效果等等,史密斯注重对于话语的所有的影响因素的综合考察。这显然是不同于古德曼的研究旨趣的,古德曼的分析路径,割裂了文学艺术与外部的联系,完全成为了一个封闭的符号系统,成为了一个形式本体。但尽管古德曼显得如此偏执,但也正因为如此,古德曼对于文学自身特殊的形式特点有着更为深入和更具启发性的思考与考察。但有得有失,古德曼的偏执也会造成对于一些问题的失之偏颇和定位失败。在史密斯的研究理论看来,古德曼对于形式本体的偏执使得在语境和综合因素的考量中显得如此短视和不准确。以下将对两人的论争过程进行描述。

古德曼作品与实例的关系,作品脱离实例,成为独立的语言符号。对于艺术的认识应该从艺术本身的语言去认识。

史密斯:把艺术独立的看做是语言并不能解决艺术的本体问题,应该把艺术看做话语,尽管是虚构话语。两者对于艺术的认定有着不同于现实的共同认定,在本体论上。但是侧重点不一样。

艺术的语言

p160因此,文学作品不是文本的遵从一类,而是文本或手迹本身。

p161我们已经看到,音乐乐谱是在记谱之中的,并且对作品做出了定义;草图或图像不在记谱之中,但它自身就是作品;而文学手迹既在记谱之中,自身又是作品。因此,在不同的艺术中,作品的定位也是不同的。在绘画中,作品是一个单独的对象;在蚀刻版画中,作品是一类对象。在音乐中,作品是遵从字符的那类演奏。在文学中,作品是字符本身。而我们可以补充说,在书法中,作品是一种独特的铭写。

《指谓》再现的本质是指谓,因为相似不是充分条件。加上相似的条件限定之后,才是区别于其它指谓的再现。

《模仿》“要制作一副符合实际的图画,就是尽可能忠实地将那个对象复制得如其所是。”模仿是不可能的,因为对象是什么是不确定的,在不同层面有着不同的本质。在不同的认知的角度和条件下呈现不同的对象表象。“总之,对象是如在纯然的条件下由自由而童真的眼光所看见的那样被复制下来。”没有童真的眼光没有镜子一样的反映,抓取和偏见制约。没有任何东西被赤裸的看见,或者没有任何东西被看见是赤裸的。再现不是模仿因为模仿本身就是不可能的。复制理论的困境。

《雕塑》尽管是立体的,但它的模仿同样是不可能的。

《虚构》关于文学艺术的虚构特性可能没有比古德曼分析的更加细致的了。其虚构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机制。再现为,人图像,人的图像。

P22较早的时候我曾经说过,指谓是再现的必要条件,而后我在没有指谓的情况下谈到过再现。不过,现在可以有清楚的解释了。一幅图像要再现一个人就必须指谓它;但是,要成为一个人-再现,却无须指谓任何东西。顺便提及,再现的复制理论在这里又遭到进一步的打击;因为既然再现不再现任何东西,就不可能有与其再现的东西相似的问题。

P24因为与其说图像的指谓决定它的种类,不如说图像的种类决定它的指谓。

《发明》如果再现是对对象的一种分类而不是模仿,是一种刻画特征而不是复制,那么它就不是一种被动的报道。各种各样的文学艺术是用不同的工具对于自然世界的重新组织分类和标记。总之,有影响的再现和描述要求发明。它们是创造性的。它们相互通告;并且形成、联系和甄别对象。自然模仿艺术是一句过于羞怯的格言。自然是艺术和话语的产物。

《描绘与描述》二者都参与了世界的塑形和特征刻画。

0
《艺术的语言》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