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品牌 6.2分
读书笔记 王瀟:我從死亡倒逼現在
潔禧布蕾
王瀟給了自己一個回答:興趣會決定她的方向,能力決定她的成就。
漂亮臉蛋,麵條身段,說話利索乾脆,眼神里散發著凌厲。靠近王瀟時,能感受到一種很強的氣場。
“記住你即將死去”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的箴言。它幫我指明了生命中重要的選擇。因為幾乎所有的事情, 包括所有的榮譽、所有的驕傲、所有對難堪和失敗的恐懼,這些在死亡面前都會消失。我看到的是留下的真正重要的東西。你有時候會思考你將會失去某些東西,“記住你即將死去”是我知道的避免這些想法的最好的辦法。你已經赤身裸體了,你沒有理由不去跟隨自己內心的聲音。——喬布斯
蘇芒幾個月前說服我加入《時尚COSMO》時,用了幾個對我非常管用的方法,她說了兩句話:“難道你王瀟只能做一個公司帶一個團隊嗎?雷軍做了那麼多公司,他累死了,他吐血了?”還有一句,“做減法?你才多大,有什麼資格做減法?而且做減法是對那些無能的人說的,無能的人駕馭不了。”這兩句話非常打動我,也不是說好勝,如果說得冠冕堂皇一點,就是我一直想探究自己的邊界在哪裡。
總部版權負責人告訴我,重點就是不要怕混亂,要擁抱混亂,在混亂中才有機會建立新秩序,也只有亂世才容易出英雄。
因為現在有一個母親的身份,在接受時尚集團的新使命時,就決定以我的方式來平衡事業和生活。當我決定成為一個創業者的時候,就知道我會這麼活,我也選擇承擔這種活法的代價。我沒有什麼別的生活方式,不會參照其他人時間的分配,因為人生和人生區別很大。
我考慮的是,我會死,我這一生是有限的。如果向死而生的話,我考慮的是在這短暫的一生里,在我的黃金年華比如說現在,過去的5年、未來的10年,我應該怎麼讓自己的體驗最大化。
我有一份建立於2002年、更新過無數次的電子文檔,名為《一生的計劃》。我會根據自己的價值觀系統,確立事物的優先級。計劃表中包括家庭、健康、財務、事業、學習、旅行等分類。比如“我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在x歲時要擁有什麼;為了以上的計劃,我將持續做的事……”時時更新并勾勒出已完成和未完成的事項。
我十年如一日地執行著這個計劃表,用時下最流行的詞語,堅持著“初心”。這是天性吧。定下目標,我就要倒推,我想走得更多,走得更遠。上了平台,你才能有更大的視野,每天讀點書、掙點錢,這些都是手段。最終吃喝玩樂擴大平台的體驗邊界才是目的。認真做好眼前事,然後平靜地期待一切發生。我每天做一點,保證自己在往上走。

王瀟出生於1978年11月,在2002年創建《一生的計劃》,即在她24歲時就有這個想法和行動力。

我在20多歲的成長是孤獨的,當然沒有互聯網我就更孤獨了。當你發現自己的生活方式跟身邊的人格格不入時非常孤獨,而且那個時候沒有足夠的勇氣告訴自己可以這樣活。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這幾年我生活得非常快樂,因為我覺得這個時代完全是為了我這類人而存在。我終於趕上我的時代了,可以說很多話,特別自由地活。
我寫過一篇文章叫《活得淋漓》,要怎麼活才夠本,這是我人生的中心指導思想。
我的生活方式決定了我和丈夫是在平行的路上,他的存在是有助於加強速度,他不必成為我真正的合夥人,能夠把家庭分擔好,或在其他地方從專業角度給我建議,我已經加分了。現在我依然覺得女性結婚不是用來依賴的,而是你跟他往前走的時候,你有自己的速度,他的存在永遠像化學裡面的催化劑。他不在,你也會往前走,因為你是一定要往這個方向去的,你一定要長成那個樣子。我覺得這是真正的安全感。
我走的彎路和交的學費太多了,但我是總結型選手,感性和理性糅合得比較好,就是思路和表達清晰。
我從不認為我是一個文科生,比如連寫作都有點PPT風格,少講故事,多談方法。我的思維方式跟這個快速和需要解決方案的時代是貼合的。
很多女性成長過程中價值觀的混亂、哲學素養的缺失、邏輯思維和教育的缺失,造成了她們並不清楚自己想成為誰,想去哪兒。其實我也從未真正明白過,但我一直在追求這件事。
有時,所謂的犧牲只是換來另一種自我滿足的快感。如果你連犧牲也痛苦的話,或許你連滿足感都沒有。我不信有人會這麼做。自我缺失的人才能找到聖母的滿足感。現在虛無的人生非常普遍,整個人被裹挾,價值觀裹挾。
每個人的主觀想法、能力資源不一樣,背景也不一樣,你是無法踢人做判斷的,只能給他一個思考方法。沒有價值體系你就會混亂,會向外尋求。人在青春期到成年之內,是應該向外尋求的。但是30歲時應該就形成了自己的系統,這時應該向內尋求。
你要學會總結還要懂得復盤, 你沒有任何辦法真正地幫到任何人,根本上人都是靠自己。我寫的書和說的話不是雞湯,它們是猛藥。雞湯是撫慰你,你累了我給你擦掉汗水,讓你20分鐘內舒服,但問題沒有解決的話,你還是會傷心流淚。猛藥幫你找到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讓你變得更美更好。
我既不想也不配當一個知心大姐,我不是真的想聽你的生活,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需要解決,而且好多思路我都寫到書裡了。我不能告訴你,你該離婚,你該怎麼樣。這不可能。我的自我困惑也比較多,生意、轉型、自我成長;我的人生弱點也比較多,虛榮、貪婪一個都不少。在這個層面上,我怎麼可以當你的老師?可能我還沒你高尚呢,我給你講啥呢?
我是不完美的,我可以講自己的人生怎麼錯怎麼輸,把這些東西梳理拿給別人用。這些“猛藥”不完美但好用。
“趁早”的理論體系倡導自我控制,包括控制身體、思維方式和情緒。這些產品到底有沒有可持續性不是我焦慮的問題。做一切事情都可能輸,我得賭。如果輸了,那我我接受這個輸,但我必須開始而且去尋求也許是萬分之一贏的概率,這才是創業者的思路。
如果你覺得這個理論還不錯,覺得實踐了這個理論課長得更漂亮、賺得更多,覺得這些東西能讓人擁有更多的尊嚴和自由,我就覺得“趁早”的力量發揮了作用。
我怎麼知道今後成長快不快?我最大的機會和最大的瓶頸在哪?我要做的是持續論證,其實論證就是我使命的一部分。
我的書的標籤是離職,其實寫的都是怎麼錯怎麼輸,寫的都是挫折。我寫《女人明白要趁早》才30歲,也沒有什麼可以贏的,都是在輸。我一直在交學費,但我明知下一個有可能交學費那我還會交,至少我會再往前一步。
我覺得凡事明白要趁早, 但是我的明白是有局限性的。那麼我能做到的是什麼呢?就是我今天比昨天更明白。
人格魅力這個東西我必須讚同,因為我論證過它,但是所謂時間看得見,就是經得住未來持續論證。
很多創業者選擇了自商業,而自商業主動選擇了我。從客觀來說我覺得是人性的需求,人的孤獨與不安全,讓人需要找到同類,這是自商業最大的本質。
問:你的人生定位是什麼?
王瀟: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去到哪兒我就去到哪兒,這叫體驗最大化。結婚生子,寫得更多,嘗到更多,看到更多,能夠實現理想,拓展生命的寬度、長度、深度。那麼要不要賺錢?錢是體驗最大化最好的工具;那你為什麼要名和利?它是工具,讓你上一個台階,在台階上你的所有體驗都會成幾何級數增加。
問:很多人不知道如何找定位,你是怎麼做到的?
王瀟:主要是你的興趣。什麼叫自己,就是高峰的極致體驗,一瞬間的圓滿感,一般是目標實現后的感覺。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這種體驗,我感覺到的時刻也非常稀少。拿到錄取通知到的時刻,目標實現的時刻,生下寶寶的時刻我就感覺比較圓滿。所有爭取——實現——再落實下來的過程都是有價值的。
王瀟:離開央視之後,我在安可顧問公司待過三年。它讓我看到一種西方文明的思考方式,這種體制邏輯而科學。節省時間、節省成本、不說廢話,不互相捧臭腳、不扯皮不拉局,太難得了!當然在任何一個行業做到高端,都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但是他們那種人和人的關係是相對清澈、透明、直接的。所以他們讓我知道有這麼一群人,有這麼一種活法,在這種活法里可以這麼做事,短平快地完成你想要做的事。
問:感覺你是一個對自己生活特別有掌控權的人,長此以往生活會不會累?
王瀟:我是這樣的人,雖然我做不到,但這是我的願望。我不覺得累。不費腦子就這麼望天張嘴,過了一陣子, 該學的都沒有學,該應對的都沒有應對,所有問題都出現的時候那才叫累。要麼過苦日子,要麼費腦子。苦日子才真的累!
擦屁股累,亡羊補牢累。你都計劃好了,就按照計劃執行是最輕鬆的事兒。我認為樂在其中。我以計劃為生,這是我的工作。我以此為樂,我比較喜歡鑽研一個想法,把它寫成計劃,分解為步驟,然後計算它的成本和進度,最後實現它,從無到有。
/我也會遇到很多問題,比如今天身體不舒服,生意這陣子不好,但是我個人的情緒不大會受影響,因為我已經正視了這個規律。生活就是常態,有陰有陽。看上去真的很好,不代表我沒有不好的時刻,但是我不會發洩或抒發,只會想解決方案。我會將問題抽絲剝繭,因為情緒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 人應該學會推倒,你想要走得更遠,需要在各種平台上實現。這個平台是你很多社會身份的平台,包括知識平台、經濟平台等,上了平台你才能視野更開闊,靠著這些平台讀點書、掙點錢,只不過這些都是手段,最終擴大吃喝玩樂的邊界才是目的。所以我後來做的這些事計劃表裡是不可能寫進去的,這是無法計劃的。認真做好眼前事,然後平靜地期待一切發生。
/母親是一個人的重要身份,但只是身份之一。一個人來到世間,首先要考慮如何成為自己,如何用好自己的黃金時代。對於女兒,我期待她長大後的認知不是媽媽為我犧牲了什麼,而是我的媽媽能成長為她自己,那麼我也能。
問:創業需要豐富的人脈資源。談談你理解的人脈關係。
王瀟:真正的人脈不是你認識誰,你的電話簿里有誰,認識很多人有什麼用呢?真正的人脈是讓對方相信你的能力、人品、做事方法,機會來的時候他能想起你,給你打電話。
精神花園是互通的層面,不是我跟你聊兩句就是好朋友了。我懂你才是好朋友,可以一年都不跟你說話,真正的友誼也是這樣的。不是說你好,說你穿這身衣服好漂亮,這些沒有用。

0
《自品牌》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