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品牌 6.2分
读书笔记 馬佳佳:未來品牌會進入“我時代”
潔禧布蕾
我很小的時候就是典型的比較極端的人。我在中學的時候,一直都是一個極端叛逆的人,但是我要求我的考試成績一定要是第一名,那樣才是一個很酷的狀態。我很喜歡逃課,違反很多規則,但是從來沒有出過事兒。我哦選擇行業,選擇非常極端,非常不可思議的方向,把這個事兒做好需要非常大的克制力,要有在刀鋒上行走的那種平衡力,才能把這件事情做下來。
我大學時候不怎麼去上客,很多朋友開玩笑說,在創業圈把大學讀畢業了是一件很丟人的事,都沒退學一看事情就做不大。我創業幾乎是本能的反應吧。魚離不開水,哪兒有水一定自然會游向哪兒。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自我”的價值,還在迎合上個時代的標準,把自己搞得很痛苦。能讓你人事的90后,都是少數最風光拔尖趕上趟的90后,大部分人還處在迷茫期。因為整個社會在轉型、過渡、變革的時候,上個時代被瓦解,下個時代未建立,青黃不接左右不是人,還面臨極端的理想主義和階層板結並存的雙重壓力。唯一的出路一定是在互聯網時代找到一個獨一無二的自我的位置,把個人的差異最大化,是一個路子。
大陸會碎裂成群島,世界會進入小社群時代、個體時代、人格時代、“我”時代。說白了玩的就是個人,就是自己,不需要改變任何特質去迎合社會,反而要把個人的特質無限放大,然後再用獨一無二的主張的吸引力,讓所有資源向人格中心靠攏,在整個世界找到所有同類,然後一輩子就跟這些人在一塊兒玩就完了。這就是生活方式,就是品牌,就是未來。我能提供一個樣本,其他人覺得好就試試,覺得不好就拉倒,不在一個島上就用不著互相摻和。
未來是屬於真品牌的,單純倒買倒賣,正品低價都沒前途。
我分析過所有超一線的超級偶像,在成為超一線之前都有兩三年被黑得死去活來,這是事物發展的一個客觀規律,很正常。只有正推力就像坐上綠皮火車,推半天黃花菜都涼了,正負能量剛好平衡就像坐上磁懸浮,嗖嗖地。
外界貼的標籤都是馬後炮,都是做成以後才冒出來,或者摻雜曲解的成芬。自己會慢慢摸索出一些規律,關於人群的心智模式、集體人格的感知,等等。我一直更想做的是是希望能夠激勵更多的女性,她們在這個社會上面臨更多的壓力。或者說,明明女性在這個時代有非常大的機會,應該讓她們意識到有這種機會,而不是活在自我矮化和自我否定當中。
來做主編,也跟我的社群有關,社群就是商業的一切。目前不著急,不能殺雞取卵,先要這盤棋足夠大,才有意思。
傳統品牌(當然很多知識馳名商標而已,不是品牌),缺的是“精神溢價”,對人格的命中,對心靈的命中,讓社群成為真正的同類的集聚地,而不止是一個消費者群體。領袖就是教主。
我在生活里很搞怪。人要保持自己的草根屬性。我喜歡跟段子手一塊玩。段子手是互聯網亞文化的中流砥柱,我對亞文化特別感興趣,它是中國式的時代命脈。
中國商業分兩種,一種是賣娛樂,而另一種是賣榮耀。或者用意見領袖模式分,一種叫打仗型,一種叫賣弄型。
張朝陽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我什麼都有了,還這麼痛苦”。我知道他的問題在哪兒。他是用“贏”的心態活在這個世界上,我是用一種“調戲”的心態,征服是有止境的,征服完就覺得沒意思了,調情是無止境的。
我覺得自商業會越來越多,也就是進入個體時代、個人時代、我時代,專攻一個十分細分的領域。每個人天分是不一樣的,一個人天生在這個領域有天然的嗅覺、天然的天才,把這種天分放大,表達、找同類,就是社群,然後賺錢,就是自商業。

0
《自品牌》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