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家國以外 8.2分
读书笔记 愛情信物
h

p.39

我們都不懂得愛情。有時,世人且以為這是一種「風俗」。(李碧華《胭脂扣》1986:49)

本文討論:一、 在電影這一種最被廣泛接觸的資訊及娛樂工具裡面,懷舊與電影形象之間的關係;二、浪漫愛情與民生風俗研究的互動關係;三、機遇的能動作用;四、懷舊提供了一種另類時間,來虛構幻想一個「新社會」,以解決今日香港的身份危機。

p.41

中國古詩詞 > 懷舊投射在實體空間的缺失 > 香港不斷拆遷、科技縮短空間距離,世人不再因為分隔而哀傷 > 穩定空間前所未有的分崩離析,我們與過去的關係也隨之劇變。懷舊之情亦因此全然改變,再不是對空間缺失的投射,而是純然對時間的操控。

p.42

要搜尋或追憶過往,現在只可以用時間作為幻想對象,在不同的壓縮形式中進行。

我們一般認為懷舊是由一些消失於過去的事物所觸發,現在...懷舊其實是一種追尋客體之情,因果剛好相反?假如真是這樣的話,懷舊情緒如何捕捉它的客體?

p.44

如花的回憶,既不是完全主觀也不是完全客觀。同時是私人也是公共的。 > 最佳的比喻莫過如我們做夢的過程。> 我們既是個個夢者,同時也是被夢見的人物。

p.45

帕索里尼強調了一個事實:電影形象的具體可觸知性的素質,特別善於隱喻地表現我們與現實的不自覺記憶關係。

p.46

電影形象本身就是一種懷舊情緒

p.50

如花不單止代表了另一個時代和另一套價值觀,也代表著絕對的不同。她的癡情令她變成一個已不復見的往昔奇特物體。

p.51

舊日的社會細節構造了一種民俗學、一種文化文體。在構築另一個時代的過程中,這些細節成了本土文化的有力佐證,令現今的觀眾目為之眩,也令他們深信這種本土民俗文化的存在。

妓院&妓女:儒家聖人教誨的「大德大行」是「捨身取義」;如花...「小德小行」之「捨身為情」。當其他中國電影導演要把歷史處理得「合乎正統」、「完整恰當」時,電影《胭脂扣》所理解的歷史卻是不成體統也不完整恰當的。

p.52

如花的癡情,才是最教現代男女無法理解,最具神秘色彩的民俗文物。

懷舊之情在《胭脂扣》的小說及電影版本裏的重要意義是,虛構部分(愛情)與民俗學部分(歷史)兩者必須放在一起,才可以被理解,缺一不可。

p.56

這對戀人湊巧碰上了過去這個文本,也實現了這個文本,為文本達成了它的自我完成。

p.59

然而,儘管這種對過去的懷戀,似乎在這個強調理性與消費的高科技社會中,提供了另外一種身份認同的途徑,但是懷舊卻並不是企圖真正回到既定過往的一種情感,而是一種時間上的錯位——一種在時間中某些東西被移位的感覺。

這種懷舊傾向有意思的地方,在於我們無法確定它所懷戀的客體。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只是這種感情所投射的缺失感。

p.60

在懷舊電影中......目光呈現為客體的邏輯。真正迷人的客體不是展現的場景,而是被這些場景吸引、迷惑的天真「他者」的目光。(zizek)

0
《寫在家國以外》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