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信仰研究述评 7.8分
读书笔记 第61页
快快快

倘若站在“宗教的社会网络”的角度来看,中国或者源自中国的民间信仰形态,其实是由一系列复杂的多层次的社会网络关系——从信仰个体,地方精英,血缘家族,地缘帮群,社区团体,业源组织,金兰结社,宗教祭祀组织,地方政府,等等——所有效建构和维系的。而这种“宗教的社会网络”建构的细密性和重叠性,反过来有助于社会资本的获得。无论是基于它的历史传统还是未来的走向,许多民间信仰团体更是越来越呈现出一种“基于信仰的组织”的特征,从而形成了“宗教资本”与“社会资本”的有效转换模式和混合机制。特别是在中国从单位社会走向公民社会的过程中,各种宗教团体或基于宗教性信仰的组织,越来越具有自治化的民间组织个性。一些民间信仰团体的发展,无论是自愿性的还是义务性的,同样越来越具有自治化的民间组织和非政府机构的典型特征。而“公民社会”背景下的这种信仰组织的维系和建构,其实有助于信仰者的“社会资本”的获得和“社会关系网络”的层累。在此意义上,“民间信仰”这个术语仍然具有相当的解释潜力,反而可能意味着它的组织类型的多重性和多样性,以及其中“宗教的社会网络”的复杂性和多变性,比使用“民间宗教”或“民俗宗教”更具有开放性、公共性和社会性。

0
《中国民间信仰研究述评》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