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 9.0分
读书笔记 全文
我是徐菇凉

被接受就是恩典,接受才是勇气。

生命之所以值得,而人之所以高贵,都在恩宠与勇气中。

痛苦不是惩罚,死亡不是失败,活着也不是一种奖赏。

没有地狱,只有自我;没有天堂,只有无我。

对永恒而言,存在的只有当下,当下是唯一不会结束的东西。

人类都被意义定了罪,他们好像注定要制造各种价值和判断。

心智是所有的空间。

在主体与客体的裂缝中,存在着人类一切的不幸和痛苦。

Great Chain of Being:物质——身体——心智——灵魂——灵性

1、男人和女人都扎根于伟大的存在之链,因此我们都拥有相同的本质,那就是物质、身、心、灵魂与灵性。2、不论是哪一种疾病,最重要的是先决定这个疾病源于哪一个层面:肉体的、情绪的、心智的或灵性的。3、如果你误认为疾病来源于较高层面,你可能会助长罪恶感;如果你误认为疾病来源于较低层面,你可能会助长绝望感。

我有一副身体,但我并非自己的身体。我可以看见并感觉到我的身体,然而凡是可以被看见以及被感觉到的,并不是真正的观者。我的身体也许疲惫或兴奋,生病或健康、沉重或轻松、也可能焦虑或平静,但这与内在的真我全然无关。我有一副身体,但我并非自己的身体。 我有欲望,但我并非自己的欲望。我能知晓我的欲望,然而那可以被知晓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者。欲望来来去去,却影响不到内在的我。我有欲望,但我并非自己的欲望。 我有情绪,但我并非自己的情绪。我能觉察我的情绪,然而那可以被觉察的,并不是真正的觉者。情绪反反复复,却影响不到内在的我。我有情绪,但我并非自己的情绪。 我有思想,但我并非自己的思想。我能知晓自己的思想,然而那可以被知晓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者。思想生生减减,却影响不到内在的我。我有思想,但我并非自己的思想。 我就是那仅存的纯粹的觉知,是所有思想、情绪、感觉与知觉的见证。

我们为解决苦恼所采取的每一个行动,只会强化我们就是苦恼的幻觉。我们不与苦恼相抗,只是以一种疏离而完整的纯然觉察来面对它。

女人提供给男人的是稳定的基础,男人提供给女人的则是清楚的方向。

那种想掌控一切的欲望,其实是源自于恐惧。

因为恩宠所以我活着,因为恩宠所以我被解放。因为恩宠所以我给予,因为恩宠所以我解脱。

不要把当时的情况夸大,要停止抗拒,停止各种心理反应,停止惩罚对方。练习安住在爱的伤痛中,要让自己去经验那份伤害,你不可能不受伤,受伤时你要觉察,你要继续去爱,不要退缩。如果你能安住在那份伤痛中,你会知道自己仍然需要爱,知道自己想要给予爱。

我接受了一般人的价值观,但也阻碍了自己生命中的喜乐、活力与能量。

说话的内容其实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表达的方式和态度。

事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是真是假,是夸张是实际都不重要。

我不再以自己的方式去看待别人,不再想控制那么多,不再假设人们的生活应该怎么样才是“正确”的。我只是单纯地看着自己和别人,不再有丝毫的批判。此外,我对自己更仁慈了,我相信有种智慧在引导我的生命,而我的生命不一定要和其他人的生命一样美好,甚至成功。

小乘(默观:注视着内心与外界所放生的任何事情,不去评断、指责、追踪、逃避或欲求,然后任其来去);大乘(自他交换:观想一个你所爱的人正在经历许多苦难,吸气时把那份苦难吸入你心中,呼气时把你所有的祥和、自由、健康、良善和美德都给予那个人);观想你自己就是观世音,一位充满慈悲心的菩萨,因为众生都在受苦,你会觉得自己与众生深深相连。

每件事的发生都可以增加慈悲心和服务他人的机会,而不是看作犯错所遭到的惩罚。

试着利用自己的挫折、软弱与疾病,来发展对他人和自己的慈悲心,同事记住不要把那些严重的事看得太严重。

不要小孩显示了我对人生和关系的逃避。

这个世界就是一场苦难,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

后人本的——超越性的和神秘的;前个人的——魔幻的和自恋的。

每当我紧抓着某样东西不放时,我会提醒自己放心,对自己温柔一点,学习与未知相处。试着去体会没有努力的努力,没有选择的选择、没有动机的动机。努力不一定能达到目标。

为了自己的情况而怪罪了癌症、爱人或人生,都只是自欺罢了。

每当我觉察到自己的苦,就能体会别人的苦,我的心因此更对苦难开放。自他交换的观想:对苦难要怀抱悲悯之心。(我发现自己开始和受苦的众生有了非常真实的联结)

有时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找寻,生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只能温柔、不带批判地彼此帮助。

“你们时常为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好事而感谢上帝,却不会为了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坏事儿感谢它。” “让光明平等地照在善和恶之上,主所做的就是这些。”

所谓的臣服是接受神的旨意,不为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不悦之事哀叹。

因为不能再忽视死亡,于是我更加用心地活下去。

内向的人常常兴起自杀的念头;外向的人会有置人于死地的欲望。不论处在何种情况,死亡都吊在半空中;愤怒、憎恨、苦涩随时爬上心头,然后又生气一股矛盾的罪恶感。

在这些黑暗的感觉、愤怒与憎恶的情绪之下,其实是藏着非常巨大的爱意,否则他早已出走了。纪伯伦说过:“恨就是对爱的饥渴。” 只因为底端还有那么多的爱,一份充满渴望的爱,否则你不会去恨一个让你, 你只会对他毫不在乎。并不是我们没有得到足够的爱,而是很难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仍然记得付出爱。

你必须肯定自己所做的选择,也就是说,你应该支持哪些促成你基本命运的选择;正如存在主义者所言:“我们就是我们的选择。”

但最后我总是回到爱,只有爱才是最重要的。

既没有创造,也没有毁灭;既没有命运,也没有自由意志;既没有途径,也没有成就;这就是最终的真理。

以往我是那么喜欢做事,我的自我价值感都取决于自己所做的事,我一直忙个不停,每一个都得被填满。

她在乎的是自己的权威和判断,而不是真心想要帮人洞悉自己内在的需要。

“所有成熟的东西都想死。” 恩宠与勇气,存在与工作,静定与热情,臣服与意志,接纳与果决,这就是她一生的总结。

人都有双重的天性,一个是现象的小我(phenomenal ego),一个是永恒的大我(eternal self),如果一个人真正渴求,他就可以使自己与大我融合在一起,从而与神域联系起来。

恐惧死亡会降低生命的活力,接纳死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0
《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的全部笔记 7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