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7.9分
读书笔记 记录三十 主题:最后的数。伽利略的错误。不会变得更好吗?
f

“无法想象!太荒唐了!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们是在革命吗?” “是的,革命,这有什么荒唐的?” “荒唐是因为,不能有革命。因为我们的革命--是我说的革命,不是你说的革命--我们的革命已经是最后一次了。不能再有其它革命了。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她的眉毛蹙成了一个嘲讽的三角形。“我亲爱的,你是一个数学家。不仅如此,你还是一个哲学家,一个数学家出身的哲学家。好吧,那么,请说出最后一个数把。” “你什么意思?我......我不明白,什么最后一个数?” “就是最后的、终极的、最大的数。” “那可是不合理的!数字是无限的,怎么会有最后的数呢?” “那么,怎么会有最后的革命?没有最后的革命,革命是无穷无尽的......”

华东师范出版社/高源

短评区将这一段对话缩水的太烂了,我不知道其它版本的翻译是不是都烂,导致评分这么低。

再摘录本书导读中的一段:

“我是谁?我是什么样子的?”他绝望的呐喊。在一个悲喜交加的场景中,他去拜访一位医生,寻求帮助,以治愈这吓人的怪病。医生严峻的告诉他,他病的很重--他有了一个灵魂。“那样危险吗?”他问道。“无可治愈。”医生答到。可是天呐,到最终,他却被治愈了。恩主的爪牙们已经找到了一种针对人类个体性,叛逆性,人性的治疗方法:一个简单的手术,就可以摘除掉一切的病灶,最后让大一统帝国所有的公民都变成呵呵傻笑的半白痴。

0
《我们》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