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的故事 9.1分
读书笔记 第217页
冬霁

哑奴这一篇,真的触动我很多。虽也有和三毛一样对哑奴的悲惨命运而感到愤懑不平和无可奈何的难过,但更多是对三毛和荷西与哑奴的相处感到自愧不如。

我一直心里自诩同情心很泛滥的那种傻白甜女主型人,平日里在垃圾堆旁看到衣衫褴褛的老人家在垃圾里努力扒的身影心里会泛起强烈的酸楚,在路上看到残疾人迎面走来,我会刻意不去盯着他看不让他感受到别人异样关注的目光,在电视剧里看到被儿女粗暴对待的老年人也会气的跳脚……但是,现在反省自己,自己一直是处于一个袖手旁观者的身份去同情,这是一种最没意义的同情了!我甚至都没有想过为他们的生活好过一点而做一些什么力所能及的事儿,凭什么自诩是有爱心的善良姑娘呢?

而且,如果换做我是当时的三毛,我觉得自己一开始也会去帮助哑奴,会想要给他冰镇橙汁和奶酪,也愿意给他爱人最喜欢的所剩不多的太妃糖。但是,这难道不是因为帮助他也会给我带来精神上的极大愉悦和满足吗?帮助别人这件事当中,给予者得到的快感就是远远多于被给予者的呀。老白也说过,他做公益的时候,最不会赞同别人说他无私奉献多伟大,因为他自己也从公益活动中受益很大,即使并不是物质上的。我愿意帮助哑奴,愿意给他我自己的食物,因为这种帮助是建立在我的付出在我看来远少于我的回报的基础上。换句话说,我用并没有有多大的物质损失就换来了极大的精神满足,这哪是公益呀?这就是稳赚不赔的交易呀!

我并不是想说三毛这种帮助哑奴的行为是为了自己的满足感,恰恰相反,我想说的是后来在面对邻里的一致强烈抗议反映时,三毛更加坚定地帮助哑奴的行为正是我俩的不同之处。

我觉得自己和三毛这样清朗的女子相比,更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有同情心,我愿意帮助受苦的人,但是当这种帮助涉及到我更大的利益或者更大的麻烦的时候,我通常会软弱地选择放弃伸出援手而保全自己。我不想他们受苦,但我更不想自己受苦。也就是说,我没有牺牲自己的精神。三毛会为了哑奴不顾平时努力维护的邻里关系,会在哑奴被卖的时候下意识地扯下自己漂亮的红毯子给他包钱,我觉得这是我所望尘莫及的品质,是我向往的人格。

我觉得三毛骨子里是有“侠”的精神在的,她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会为了心中对正义坚持做一些得罪人的事情,即使这些事情对她自己一点儿好处也没有,她还是会做。这也是我喜欢三毛的地方,她心里有我没有的东西。

我以后也想当三毛这样的姑娘。

0
《撒哈拉的故事》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