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的记忆之宫 7.4分
读书笔记 第305页
hachi
……一位在同一个地区传教的传教士于1544年总结道:那里之所以不存在鸡奸的现象,是因为这个王国的国王为满足其王妃的请求,下令所有的男子在“他们的夹裆中系一个小铃铛”,这种方法有效地阻止了这种“可恶的罪行”在暗地里泛滥。
可以肯定,明朝时期男性之间同性恋确实存在,尽管当时的法典对此有明确禁止性规定,而这一点利玛窦却似乎未注意到。不能确定的是,在16世纪后半期,这类事件是否由于城市生活方式日益松散和道德观的变化而呈大幅度增长之势。与利玛窦同时代的明朝学者谢肇淛,援引10世纪时期作者陶榖的话来表明宋朝时期首都的“星罗棋布的小巷内”不乏愿意出卖他们肉体的男妓。在这方面,明朝后期也没有什么不同。谢肇淛写道,“现今的北京,有些少年男歌妓,他们游走于达官贵人的宴饮之间,不管官方是如何禁止这样的事情,但人们还是使用这些歌妓……只要一个使用了歌妓,这种习俗就流传开来,现今,每个达官贵人都使尽浑身解数去获得这些歌妓……就像疯了一样。这真是反常”。谢肇淛觉得,如果像早期作家所假定的那样,男性之间同性通奸在以前基本上是中国东南部的陋习,现今再也不是这样了,北京超过一半的男妓来自山东省的临清,结束了由浙江省尤其是臭名昭著的绍兴和宁波的男妓长期占据主要地位的局面。谢肇淛补充说,在明朝,人们会发现很多男子打扮得像女人,而在以前的朝代,只有女人打扮得像男人。

很难想象山东大汉当男妓啊……

0
《利玛窦的记忆之宫》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