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胡同 7.3分
读书笔记 第392页
hachi
于是溥仪召集“御前会议”,决定接受修正的优待条件,交出“国玺”,迁居“北府”——太平湖的醇亲王府,为光绪出生之地,称为“潜邸”;载沣袭爵后,在后湖另建新邸,宫中称之为“北府”。下午三点钟,由鹿钟麟、张壁、绍英,将溥仪跟他的一妻一妾,护送出宫。“国玺”由鹿钟麟送交国务院,同时复命;黄膺白指示张壁,通知市民,第二天一律悬挂国旗一日,以资庆祝。 消息传到天津,前清遗老及主张复辟分子,自然都震动了,紧急集会,推派铁良、升允、袁大化及罗振玉,进京抗议,连段祺瑞亦深表不满,致电摄政内阁,主张“从长议之”。为此摄政内阁不得不发表通电,详加解释。当然赞成称道的亦很多;特别是章太炎的一通“快邮代电”称之为“诸君第一功”,说“溥仪妄以复辟,则优待条件自消,彼在五族共和之中,而强行篡逆,坐以内乱,自有常刑。今诸君但令出宫,贷其余命,仍似过宽,而要不失为优待。”此外又致电冯玉祥,主张没收“畿辅庄田”,还之于民,因为清兵入关“圈地”,本系豪夺,“非有买卖契券,不得各为私产。诸公应移知内部,举以还民。民国十三年间,未有德政及民之举。能办此事,则红载黎元,普蒙沛泽,益见诸公处事之公。首阳怨谤,何损于周德。” 不过,社会普遍的关注,集中在古宫宝物上,其时已有流言,最盛行的两个“故事”是,一个说张壁在宫中,见到桌上有一对均窑花盆,种的菊花,知道均窑是珍品,便告诉随行的警察说:“这菊花是好种,给我带回去。” 另一个是说鹿钟麟,看见桌上有个翡翠西瓜,随即脱下军帽,扣在瓜上。至临走时,卫士连瓜带帽一起捧到鹿钟麟面前说:“司令忘记戴帽子了。”鹿钟麟答说:“很热,我不戴。你拿着吧?”就此顺手牵羊将翡翠西瓜带走了。
0
《八大胡同》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