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与通识 8.6分
读书笔记 全书
Azeril

Az.: 一个着迷于生物学的文学家。即使是讲道理 阿城的文章也感受得到匠心之外的灵气。最喜欢 魂与魄与鬼及孔子 视角新鲜生动 同样是读书啊 读出多大的滋味和乐趣 还是要有如美食家一般的本事的。

# 常识与通识
- 阿城
- Sunday, May 15, 2016 12:48:59 AM

家常菜原来最难。什么「龙风承祥」什么「松鼠桂鱼」场面菜不常吃,吃也是为吃个场面,吃个气氛,吃个客气,不好吃也不必说,难得吃嘛。家常菜天天吃,好象画牛,场面菜不常吃,类似画鬼,「画鬼容易画牛难」。

-《思乡与蛋白酶

电影是最具催眠威力的艺术,它组合了人类辛辛苦苦积累的一切艺术手段,把它们展现在一间黑屋子里,电影院生来就是在模仿催眠师的治疗室。灯一亮,电影散场了,注意你周围人的脸,常常带着典型的被催眠后的麻与乏。也有兴奋的,马上就有人在街上唱出电影主题歌,模仿出大段的对白,催眠造成的记忆真是惊人。当然,也有人回去裹在被子里暗恋不已。

-《艺术与催眠

我们不难看出,「魄」可定义为爬虫类脑和古哺乳类脑;「僵尸」是仍具有爬虫类脑和古哺乳类脑功能的人类尸体,它应该是远古人类对凶猛动物的原始恐惧记忆,成为我们的潜意识。

于是,我们也可以定义「魂」它应该就是人类的新哺乳类脑,有复杂的社会意识,如果有自我意识,也是在这里。

中国人认为「鬼」是有魂无魄,所以鬼故事最能引起我们的兴趣,牵动我们的感情,既能产生对死亡的恐惧,同时又是轮回中的一段载体。

-《魂与魄与鬼及孔子

-《攻击与人性

我在的小学,大炼钢铁时也炼出过一块黑疙瘩,校长亲自宣布它是「钢」当时我没有关于钢的常识,当然认为它就是「钢」后来有一门课叫「常识」是我最感兴趣的。我最感兴趣的永远是常识。

在常识面前,不要欺骗孩子。在丧失常识的时代,救救孩子就是教给他们什么是常识。当年的中学红卫兵现在看来就是没有常识的孩子,当年他们抄家、打死人时的理由,现在则成了他们的经济生活常识。若现在去抄他们的家,他们若说「凭什么「你就可以知道,常识回来许多了。

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剥去意识形态,剥去理论,剥去口号,是再清楚不过的同种攻击,将意识形态,理论,口号覆盖上去,只是为了更刺激同种攻击,或者说,是为了解除对攻击本能的束缚。

劳伦兹观察到,动物的攻击本能被仪式抑制着,但执行仪式而控制不当,仪式有反行效应,反而引起最熟识者之间的攻击。「这种使人痛苦的愤怒只能解释为,部分是由于双方互相认识太清楚以至于不再骇怕对方。人类也是如此,同样的原因,使非常恐怖的夫妻争吵发生。我相信,每一个真爱的情况中,有很高的攻击性潜伏着,通常为结所抑制,一旦结破裂了,恐怖的现象,如恨,就出现了。没有一种爱没有攻击性,没有一种无爱之恨。」

「当几个小男孩一齐笑另一个或不属于同一团体的男孩时,这行为是含有相当的攻击性。大部分的笑话建立在当一种紧张状态突然被打破时。许多动物的欢迎仪式也有非常相似的情形。当一个不愉快的冲突情况突然解除时,狗和鹅或其它动物会做出强烈的欢迎……「仪式将个体牢系在一起,使它们共同抵抗敌对世界。有相同的目的--例如必须抵抗外人--是形成'结'的要素。鱼为相同的领域及子女抵抗,科学家为相同的意念抵抗,最危险的是盲信者为相同的概念而抵抗。所有这些情形,为了提高结合力,攻击是必须的。」

「我们知道有一些动物完全没有攻击性……有人会想,这样的动物一定会有永恒的友谊与结合,但这些特质尚未在这些动物身上发现,它们的结合根本就见不到。友谊只在高度发扬种内攻击的动物中发现。事实上,结愈牢固,愈具攻击性。」
「种内攻击比友谊和爱要早几百万年之久,在地球的长久纪元中,曾有过真正凶猛而有攻击性的动物。几乎今日的爬虫都有强的攻击性……个体结只在某些硬骨鱼、鸟和哺乳动物中有,也就是说,在第三纪之前,以团体姿态出现的动物并不存在。这样说来,没有『爱』这种东西,种内攻击也能存在,但反过来说,没有一种爱是没有攻击性的。」

劳伦兹归纳了四个可以刺激攻击性热情的情况。
- 一,社会团体里的个体认为被外界所威胁。他们会描绘出威胁者,而他们效劳的团体,从运动俱乐部到国家民族,直至科学真理,公正清廉的主张;
- 二,令人憎恶的敌人出现,而且这个敌人威胁了上述「价值」;
- 三,领袖形象,任何政治集会都少不了大幅领袖像,甚至反法西斯的党也不能缺;
- 四,参与的个数多,而且全部都被同一种感情所鼓动。

-《攻击与人性之二

不仅艺术,学术也是非常有「攻击热情」的。先秦的「诸子百家」都在互相攻击。我们看现在有些学术文章、学术会议,幸亏尚有规范,一旦失范,无异热情的刀剑。 艺术呢,除了性和死亡,攻击也是永恒的主题之一,流行的说法是暴力。所谓爱,如果是与死亡、暴力综合,效果就非常强烈。几大古典小说,无不贯穿着攻击心理和行为,读者爱看,于是可以传世。鲁迅的小说,尤其「呐喊」系列,有着沉实的攻击热情,杂文则干脆是匕首投枪。莫言的「红高粱系列」充满了灿烂的攻击热情,爱和死亡都是勃勃跳的。爱很危险,内含的攻击热情搞不好就导致死亡。

艺术当中饱含了攻击热情和异化了的攻击热情,但这是我的引申,劳伦兹还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说,攻击热情趋使艺术家去创作艺术。而且,攻击热情趋使人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探险,科学研究,经济竞争,选举,犯罪等等,凡是你能想到的创造性活动,人类不息的创造热情,是本能中的攻击热情的转化,所以,我们不能一劳永逸地剔除攻击本能。剔除了,人类的进化就停止了。

-《攻击与人性之三

-《足球与世界大战

我这么讲可能很不厚道,可是当时作家好像也不厚道,无病不成书。如果以病症为常识,来判断艺术的流派或个人的风格,其实是可以解魅和有更踏实的理解的。

不过常识这个东西也有它的陷阱。常识是我们常说的智商的基础,智商这个词我们知道是由 IQ 翻译而来。我们还有一个由日文汉字形词而来的「知识「当年曾用过「智识」我觉得还是「智识」好,因为「智」和「识」是同类的,「知」 如果是「格物致知」的那个知还好,否则只是「知道」八十年代初兴过一阵智力竞赛,类似「秦始皇是哪一年统一中国的」这种题铺天盖地,有些单位举办这种竞赛,甚至影响到职工福利的分配。但这是「知道竞赛」我不知道的,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很简单的事。智力是什么?是对关系的判断。你告诉我秦始皇是怎么一回事,中国当时是怎样一种情况,问「秦始皇会怎样做?」
这才是智力所在。

-《跟着感觉走?

使裸体成为艺术,是在于大脑部分的判断,而这是需要训练的,而训练,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即使是美术学院这样的训练单位,模特也是不许当众除衣的,而是先在屏幕后除衣,摆好姿势,再除去屏幕。除衣是情境记忆,它会引发色情的情绪。

-《艺术与情商

衰老基因已经找到了,但是你真的愿意活到五百岁吗?尤其当环境条件使你痛苦时,你愿意受五百年的活罪吗? 如果你告诉一个美国人,你要交五百年的税了,我猜他或她宁愿去死。

-《再见篇

0
《常识与通识》的全部笔记 8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