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and English 目前无人评价
读书笔记 第113页
颓废的巷子

The ti–yong Dilemma and Fear of Identity Loss

体与用之争暗示着中国惧怕外语学习对民族认同有所损害,导致中国更加重视语言技巧的提高。

结论

p114 针对中国的认同研究,有人称中国的英语学习环境不足以提供充足的经验以至于引发身份认同改变。

这种争论立足于研究者的结构主义或建构主义的视角,而结构主义视角深深根植于宣扬“中体西用”、惧怕民族自我认同受损的社会历史传统。

身份认同研究中的社会建构主义视角对中国的英语教育有几点启示:

1 身份认同通过符号交际活动建立,我们无法撇开语言谈论身份认同建构,学习新语言也必然对这个人作为一个人产生影响。身份认同的发展是实践意识、主体行动的无意图的结果,这些将会转化成 推介意识(discursive consciousness)。社会文化层面上,英语学习不仅仅标志着现代化程度,也是现代化过程中的一环。这个过程具有“结构二重性”。(Giddens, 1984)

2 建构主义视角为目标文化与母文化之间一分为二的关系打开新的可能性。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和英语作为外语学习之间的界限逐渐被英语作为国际语言(EIL)而代替的今天,身份认同发展中英语学习的功能性被拓展了。英语学习甚至作为一种“基础技巧”,构建者各种学习者的身份认同。随着英语与一个更加广泛的“想象的社群”联系在一起,EIL在学习者身份建构的过程中扮演了更加广泛的角色。

3生产性双语现象这一概念可以被拓展,不仅指母文化与目标文化之间的相互助益,从广义上说,是元身份认同(例如中国商人)与新获得的身份认同(例如国际商人)之间的相互助益。在国际化及在地化的语境下,这种富有生产力的关系可以产生于母/当地文化身份与世界社区身份之间。弗洛姆1948年提出“原创性”(productiveness)时,他意在指出不同关系可能实现的一个 general "orientation"。

向着更广意义发展的“生产性双语现象”,也不仅仅指“双语能力”,现在它还包含多语竞争力和多元文化化意识。这种被扩充了的生产性双语现象是未来实证研究探索的方向之一。

0
《China and English》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