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 9.4分
读书笔记 导读
觅故
加害者的证词和有些加害者对自己所做所为的“无怨无悔”或 有限认错”(如奥斯卡・·格伦宁)之所所以非常重要,是因为关乎大屠杀的两个关键问题一一它们同样是《奥斯维辛》要回答的关键问题。第第一个问题是,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邪恶的事情,心安理得地残害或杀戮与自己无怨无仇的无辜者?第二个问题是,杀害的决定是由谁做出的?第第一个是人性的问题,涉及人自身的善和恶。第二个则是政治责任和法律罪责的问题,涉及应该如何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如果说,屠杀的决定是由极少数人一一希特勒和他的核心人物一一所做出,而大多数人只不过是“执行命令”的话,那那么,我们可以把这些极少数人视为“没有人性”的恶魔和虐待狂。但是如果杀人是许许多多普通人自己所决定的行为(虽虽然是因为处于某种外力的情景之中),而且事后并不后悔,那么,我们便不能轻易将这些数量众多的人全都排除在人类群体之外。他们的问题不是“非人性”,恰恰相反,这正是“人性”。里斯斯关注的显然是后一种情形,“所有认为只只有纳粹分子甚至只有希特勒才持有极其恶毒的反犹主义观念的人,也应当认真反思。最危险的想法之一,就是认为欧洲人是在少数疯子的强追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犯下了灭绝犹太人的罪行”。
0
《奥斯维辛》的全部笔记 2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