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 7.4分
读书笔记 第114页
努比亚线脚狮子

清扫现场那天,我蹲在地板上,从墙角开始一点一点清除那些血迹。这工作十分单调乏味,需要耐心和毅力。已经干透的血迹就像硬硬脆脆的麦芽糖一样,很容易就可以剥下来。半干的血迹则像蜡,刮除时比较费劲。那些没干的血迹,很像开始溶化的巧克力,要擦拭才能除净。

——发现了一个错别字!“溶化”——“融化”

0
《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