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9.2分
读书笔记 全文笔记
种小草的大男孩

假如水土不服,老是想家,就可以把水土包裹的东西拿出来煮一点汤吃,这是一包灶上的泥土。 孝是什么,是心安 乡土社会是老子的理想社会,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我们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扎清楚的柴(西方),而好像是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俞推俞远,俞退俞薄。 希望社会争的是权,我们这是攀关系,讲交情。 亚普罗式的文化模式,认为宇宙的安排有一个完整的秩序,超于人的创造,人不过是接受它,安于其位。维持它,但是现在,人连维持它的力量都没有了,天堂遗失了,黄金时代过去了,这是西方古典精神。 现在的文化却是浮士德式的,把冲突看成存在的基础,生命是阻碍的克服,没有了阻碍,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他们把前途看成无限创造的过程,不断地在变。 男女之间必须有一种安排,使他们之间不能发生激动性的感情。男女有别的来源。男女授受不亲。 男女有别的观念,使中国传统感情偏于同性面去发展。 华南的姊妹组织,冯小青式的自恋声调。 印度的某些地方,丈夫死了,在葬礼上妻子被别人用火烧死。 缅甸某些地方,一个人成年时一定要杀几个人回来,才能完成成年礼而举行仪式。 小说里也读到,杀了人来祭旗。 这些都是不文明的礼。 维持礼这种规范的是传统。 (抗战时,我们一家被疏散在昆明乡下,加上这句话,下面显得真实)初生的孩子整天啼哭不停,找不到医生,只有请教房东老太太,她一听到哭声,就知道牙根上生了假牙,是一种寄生菌,吃奶又会痛,不吃又会发饿,她不慌不忙地用咸菜和蓝青布去擦孩子的嘴腔,一两天果然好了。 这种地方,这种病,每个孩子都会发生。 传统社会是礼治,维持的基本手段是,教化,内化,修身,克己。 乡村中的调节是一个教化的过程,打官司被认为是羞耻的。 现在司法制度在乡间发生了特殊的副作用,它破坏了原有的礼制,却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法制。 有个县长兼司法官给我谈过这类很多案子,有个人因为妻子偷情,打了奸夫,在乡间这是理直气壮的,但是通奸没有罪,何况又没有证据,伤却有罪,那位县长问我该怎么判好呢。 他更明白,如果是善良的乡下人,知道自己犯了错,是不会到衙门里来的,这些凭借一些法律知识的败类,却会在乡间为非作恶起来,法律却还要保护他们。 从个人来说,人生不过是逆旅,寄寓于此过一阵子。 谁是你的父母,社会用这个无法竞争,不易藏设歪曲的事实来分配个人的职业,身份,和财产标准,似乎是最没有理由的。 如果有理由的话,这是安稳既存秩序最有基本办法,只要你接受这个选择,社会里很可能的很多可能引起的纠纷也随着不发生了。 我们有谁怀疑过这个事实,又有谁为这个原则探讨存在的理由。 人口繁殖引起的是内向的精耕,精耕受着土地报酬递减规律的限制。逼着这个社群分裂,分裂出来的部分,到别的地方寻找耕地。 朋友之间抢着结账,意思是让对方欠着自己一笔人情,像是一笔投资,欠了别人一笔人情,就要找机会加重去回一笔礼。加重一些就在使对方反欠自己一笔人情,来来往往维持着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与合作。 亲密社群既无法不互欠人情,也最怕算账,算账,清算,等于绝交。因为如果互相不欠人情,也就无需往来了。 社会变动的慢,长老权力也就更有势力,变动的快,就会发生,父不父,子不子,长老权力也随之削弱。 19世纪流行的一种理论说,人只要自私,那就是充分满足我们本性里带来的欲望,社会就会形成一个最好,最融洽的秩序。

0
《乡土中国》的全部笔记 29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