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互动 8.6分
读书笔记 第5页
*
帕累托和费雪用数学来实际发展自己的思想,而瓦尔拉和杰文斯则并非如此,他们引入数学更多是把数学当成一种合法化手段,而不是当成发现工具。
边际主义经济学家眼下正受到种种严厉批评,其中之一便是他们并不完全理解自己正在模仿的科学,但他们的思想仍然是当今经济学基础的一部分。此外,与这些经济学家相联系的那种物理学如今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中的概念,而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似乎并未渗透到当今的主流经济学之中(如果能够渗透的话)。很奇怪,19世纪的生物学比物理学更好地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虽然它也需要进行修正和扩展,但却无需像物理学那样进行彻底重建,而建立在生物学基础上的社会学却不像与物理学相联系(至少是部分相联系)的经济学那样表现良好。被模仿科学的正确性与由此产生的社会科学的恒久价值之间似乎并无内在关联。
0
《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互动》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