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权与制度变迁 8.9分
读书笔记 农地产权与征地制度
Canis lupus
现存法律甚至明文规定征地的补偿完全不同于批租土地的价格决定。一方面,《土地管理法》规定政府征用农地“按照被征用土地的原用途——当然就是农地的农业用途——给予补偿”(第47条)。另一方面,法律又允许政府按“土地的城市建设用途的市值”把征得的土地批租出去。这等与保证了政府经营土地的法定红利最大。因为在一个城市化闫中不足、正在经历急速发展的经济里,一幅土地从农业用途转为城市建设用途,市值的增加何止十倍、数十倍?土地市值越大,政府“无偿划拨”土地的权力租金越高。这实在是一门由法律保护政府独家垄断获取经营土地暴利的新生意。

政府通过限制收取土地的最低补偿,又通过最高收益卖出土地,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房价可以说是完全建立在政府的政策基础上。

0
《产权与制度变迁》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