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8.8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别当了主持人就不是人了
龟骑龙
他(指陈虻)头也不回地走在前头,一边敲打我:你就是一个网球,我是个网球拍,不管你达到什么高度,记住,我都比你高一厘米。
陈虻在会上公开批评我:你告诉人们剖腹产是错误的,自然生产如何好,这只是一个知识层面,你深下去没有?谁有权利决定剖腹产?医生和家属。怎么决定?这是一个医疗体制的问题。还有没有比这个更深的层面?如果你认为人们都选择剖腹产是个错误的观点,那么这个观点是如何传播的?人们为什么会相信它?一个新闻事实至少可以深入到知识、行业、社会三个不同的层面,越深,覆盖的人群就越广,你找了几个层面?
白岩松有天安慰我: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才那么幸福。默多克说,新闻人就是要去人多的地方,但我心里知道我不爱扎堆。
善良的人做“对抗性”采访,不会跃跃欲试地好斗,但当他决定看护真相的时候,是绝不撤步的对峙。
孙总从中宣部新闻局调到央视第一天,人人都在观望。他没说什么,大会上只笑眯眯引了苏东坡的诗: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做完《双城的创伤》后,我有一个感觉,家庭是最小的社会单元,门吱呀一声关上后,在这里人们如何相待,多少决定了一个社会的基本面目。
海子有句诗,深得我心: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0
《看见》的全部笔记 1419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