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虎集 8.6分
读书笔记 论翻译二则
小 刘

《译诗的困难》

我们自己做诗文,是自由的,遇着有不能完全表现的意思,每每将他全部或部分的改去了,所以不大觉得苦难。到了翻译的时候,文中的意思是原来生就的,容不得我们改变,二现有的文句又总配合不好,不能传达原有的趣味,困难便发生了。原作倘是散文,还可勉强敷衍过去,倘是诗歌,他的价值不全在于思想,还与调子及气韵很有关系的,那便实在没法子。要尊重原作的价值,只有不译这一法。
中国话多孤立单音的字,没有文法的变化,没有经过文艺的淘炼和学术的编制,缺少细致的文词,这都是极大的障碍。讲文学革命的人,如不去应了时代的新要求,努力创造,使中国话的内容丰富,组织精密,不但不能传述外来文艺的情调,便是自己的略为细腻优美的思想,也怕要不能表现出来了。

朋友疑古君对上述论调的回应:

改造中国话原是要紧,至于翻译一层,却并无十分难解决的问题。翻译本来只是赈饥的办法,暂时给他充饥,他们如要尽量的果腹,还须自己去种了来吃才行。可译的译他出来,不可译的索性不译,请要读的人自己从原本去读。

《翻译与批评》

我想现在从事于文学的人们,应该积极进行,互相批评,大家都有批评别人的勇气,与容受别人批评的度量。这第一要件,是批评只限于文字上的错误,切不可涉及被批评者的人格。……其实文句的误解与忽略,是翻译上常有的事,正如作文里偶写错别字一样,只要有人替他订正,使得原文的意义不被误会,那就好了。所以我想批评只要以文句上的纠正为限,虽然应该严密,但也不可过于吹求,至于译者(即被批评者的名字),尽可不说,因为这原不是人的问题,没有表明的必要。……
其次,如对某种译文不甚满意,自己去重译一过,这种办法我也很是赞成。不过这是要有意的纠正的重译,才可以代批评的作用,如偶然的重出,那又是别一问题,虽然不必反对,也觉得不必提倡。
末了的一层,是译本题目的商酌。最好是用原本的名目,倘是人地名的题目,有不大适当的地方,也可以改换,但是最要注意,这题目须与内容适切,不可以随意乱题,失了作者的原意。

这第一点么,怕是周先生把人想得太好了,也可能是我太小肚鸡肠了——比如某些毁书不倦,错漏连篇,别人指出来还要反过来反咬一口的译者,当然要不惮以最大的恶意辱骂了。

0
《谈虎集》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