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gnificance of Philosophical Scepticism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introduction
Schicksalslied

(ix)本书的写作秉持的信念是,对哲学问题的研究本身可以是有哲学意义的。但我并不是说只有解决或者回答哲学问题能够是有启发的。我的意思是,研究一个哲学问题的本质,乃是独立于最终能否得到一个更好的答案而有价值的。

理解哲学问题的本质的尝试,不仅能够启发这个问题本身,也能启发哲学问题之所起的那种现象——不论是道德,宗教,知识,行动还是其他什么。令我惊奇的是,今天写作哲学的人很少有专心讨论问题本身、问题之从来。好像有一种普遍的信心:问题是什么,成功的哲学学说或者理论会是什么,什么能够带来关于哲学传统上关切的现象的理解…好像这些都是不言而喻似的。我并没有这种信心。我认为不论是什么让我们去问出哲学问题,或者把我们带向哲学问题,必定出于人性的幽深之处,而引导我们以当下问问题的方式去提问的,也必定出于我们传统的幽深之处。研究我们当下面对的哲学问题的来源,我们能够期待这会带来一些理解,启发,满足,或者随便什么我们在哲学中追求的东西,即便我们永远不能获得我们能够视为哲学问题的解决的东西。(x)事实上这两者可能是互斥的;采纳某种我们认为是哲学问题的可接受的答案,可能恰恰阻止我们获得一种对问题之来源的深入了解所能揭示的教益。

0
《The Significance of Philosophical Scepticism》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