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空白 8.7分
读书笔记 真的活着
小谢耳朵。

在哲学家中间,

我重新找到了平衡,

我翻着跟头

从三段论中走过。

那是我所遇见的

最最忧伤的人,

他们深刻了解一切,

却又毫不愚蠢,

我可怜他们。

康德、黑格尔、卢克莱修,

一边喝着美酒一边讨论着

本质的希腊人。

这么多的思想又有何用,

如果那一刻,从所有的

哲学中,唯有我还活着,

偶然,却真的活着。

摸摸我。

0
《水的空白》的全部笔记 8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