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 8.8分
读书笔记 脸
周雨纯子
了表现自我,为了使大家折服,她在门口便高声宣称她痛恨热水澡痛恨谦虚。阿涅丝想:这个黑发姑娘除掉她摩托车上的消音器也完全是出于同样的冲动。发出这种怪声的其实不是她的车子,而是黑发女郎的自我。这个穿蓝色牛仔裤的年轻姑娘,为了让人听到她的声音,为了使别人想到她,便在灵魂上加了一只喧闹的消音器。看到这个心灵在喧闹的女人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阿涅丝感到她强烈地希望这个女人死去。如果公共汽车把她撞倒了,如果她倒在碎石路面的血泊之中,阿涅丝既不会感到恐惧,也不会感到难过,只会感到满足

难道阿涅斯为自己找不到自我而烦恼?

人行道上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人肯为她让路,她只好走下人行道。走在人行道和车流之间,她早已有经验了:从来没有人为她让过路。她觉得这就仿佛是她竭力所想粉碎的一种厄运:尽力勇往直前,不愿偏离,可是她总是做不到。在这种日常的、平庸的、力量的考验之中,失败的总是她。有一天,一个七岁的孩子从她对面走来她不想让他,可是最后还是不得不让了他,为了避免和他相撞
0
《不朽》的全部笔记 4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