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史 8.9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阶级
木偶

1、阶级

古代部族之间,互相争斗,胜者把败者作为俘虏,使之从事于劳役,是为奴隶。此时社会阶层大约包含三部分:征服部族的族长和有权力的人成为统治阶层,征服部族的大部分人民成为国民,被政府部落所有人成为奴隶也成野人。

一个国家初步形成,期初立国的根本,是靠国人的,即征服部落的人民,赋税与兵役都是他们来承担,而国人与野人之间有着严格的界限。彼此之间也有极大的仇恨。

及到后世此仇恨慢慢消弭,原因有五:1、距离战争的年代远了,旧事被渐渐遗忘;2、国人移居与野,野人移居与国,居地既近,婚姻互通,彼此互相融合;3、随着经济发展,国人与野人的分工渐近,界限打破;4、选举的权利;5、兵役的义务逐渐推广。

征服部族与被征服部族间的区别一开始全是政治上的原因,职业上的区别主要则是经济上的原因了。古代职业的区别,为士农工商。但此职业上的区别,也随着经济发展、生产重新分配、人人逐利的天性渐渐打破。再加上统治阶级逐渐骄奢淫逸,自取灭亡,所以职业的流动性变大。

2、奴隶

奴隶的起源一开始全为征战后败灭一族的俘虏,后来国家兴起后,又有触犯法律贬谪的国人,但这都是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事情了。封建社会的根本,就是“以力相君”。所以在政治上占优势的人,在社会阶层中也是占优的。但到了中国古代王权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就大不一样了。《汉书.货殖列传》就有记录:昔先王之制,自天子、公候卿大夫士,至于皂隶,抱关击柝者,其爵禄、奉养、宫室、车服、棺椁、祭祀、死生之制,各有差品,小不得僭大,贱不得逾贵。后来又说:自公候大夫至于士庶人,莫不离制而弃本。稼樯之民少,商旅之民多,谷不足而货有余。

这段描述,最可以代表封建时代向王权资本主义时代的变迁。封建时代以武力掠夺的时代远去,靠剥削人民的王权社会或者资本主义社会兴起,一开始这些制度是比较温和和先进的。社会内部可以进行流转,在中国贫民子弟亦有了向上攀登的台阶(科举制)。而这些制度的弊端是随着社会发展到后期才开始集中凸显并引发巨大矛盾的。

3、奴婢

因为资本的发展和集中,奴婢出现并逐渐增加。很早的时候,虽有奴婢,但并不是生产的主力。当时他们的主要任务只是在富豪贵族家庭中服务主人或从事简单消费品制造。而经济再发展,资本主义兴起后,土地集中私有,国民活不下去,必须依附与地主豪强,而另一些也因为贫穷而卖身。但这种奴婢的性质与奴隶或者罪人本质上是不同的,所有历朝历代对待他们的方式也不一样,有的王朝鼓励,有的则依靠法令进行救济或释放。

而中国古代王权社会,也发生过大量的人口贩卖现象。很多朝代都出现过购买大量式微的少数民族做奴隶的,而这逐渐也成为了一种贸易。

4、门阀

汉末过后魏晋南北朝时期,门阀阶级兴起与兴盛,门阀世族成为控制社会的中间力量,连王权都对其无可奈何。关于大世族的简单介绍,第二章我大概讲过一些,比如弘农杨氏、琅琊王氏、陈留谢氏等。

门阀制度的兴起在《唐书.柳冲传》里描述的很明白:七国以前,封建时代的贵族,在秦汉之时,仍然强家。因为汉高祖起于乡野徒步,用人不论家世,所以终两汉之世,他们在政治上不占有特别的优势,但在社会上,势力与影响还是较大。到魏晋以后,政治上的势力和社会上的势力合流,门阀世家制度就渐渐确定并发展强大了。当时扶植此阶层的制度就是九品中正制。

门阀世族制度一直留存到隋唐,唐朝时,太宗命高士廉修《氏族志》清河崔氏仍为第一,太宗陇西李氏仅第三。那时候,这些世族与其他姓氏在通婚、仪礼上有很大的界限。

直到科举制度逐渐兴盛,社会的整个阶层平衡全被打破。寒族的佼佼者大量进入政治管理层,久而久之形成新的大族和社会势力,而传统世族因为自身原因加之外部原因逐渐衰落,唐之后就基本消亡干净了。

5、外族

世界历史上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国家,本族与异族的阶级界限从来都是存在的,根本原因还是农业革命后,出现了私有的概念,因为分出了你我,你们和我们。

放到中国历史上看,我们就要感慨我们汉族自晋以后尚武精神与善战能力大大衰微了。中国自汉武帝逐匈奴于漠北后,民兵渐废。此时的兵役,大多是奴隶或者罪人充斥,也有异族之兵,东汉时期,杂用异族之风更盛。至五胡乱华时,遂习以为常。此时的汉族与异族之间,开始有了阶级。北齐神武帝善于调节汉人与鲜卑族矛盾,他对汉人说:鲜卑人是你们的雇工,给他一斛粟,一匹绢,就为你打仗,保你太平,你们干嘛要欺负别人呢。转过头来又对鲜卑人说:汉人是你们的奴隶,他们男耕女织,给你们粮食布匹,让你们生活无忧,你们干嘛要讨厌他们呢?

此时的异族与自女真以后的异族又一个根本的区别,这时的异族极其仰慕汉族文化,甚至不惜牺牲其民族性,自愿同化与汉族。比如北魏孝文帝的政策。但是自金以后,异族都极力保持自身民族性及文化,对汉族的敌视态度也愈演愈烈。所以对于汉族的压迫,是从金朝以后开始深刻起来。

元朝登峰造极,屠戮汉人情况很多,本来元太宗还想把汉人全部杀尽,拿他们的土地做牧场,多亏宰相耶律楚材劝阻。后来还是分了四类人:蒙古色目(诸色人等,包括蒙古与汉族以外的人)、汉人(灭金所得的北方汉族人)、南人(灭宋所得的南方汉族人),此四类人,权利非常不平等。(长官必用蒙古人,学校科举汉人南人基本没有机会),基于此种情况,汉人入奴籍的甚多(元初诸将多掠人为私户)

明代奴仆之数骤增,恐怕与此很有关系。清朝时,也曾圈地给旗民,而官职则满汉平分。但仍有蒙古、汉军、包衣(满洲人的奴才)、宗室、旗人之分,这些在刑罚、晋升当中大有不同。阶级之分,非常明显。

当然阶级之分与歧视,此书没有讲,主要在中国不太明显,这些主要体现在印度的种姓制度与美国很长时间的种族歧视制度。

6、结语

阶级之所以形成,根源有两种,一种是武力上的,一种是经济上的。人类大同的障碍并非种族而是民族。种族是体貌上的,民族则是文化上的差别。

阶级由此兴起,并依靠教育、文化、习惯、宗教等加以沿袭和稳固,虽无世袭之名,却有世袭之实。后期形成的贫富阶级和差距也在此,富者恒富,其子嗣成功的机会大,贫者恒贫,其子嗣成功的机会小,并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要想彻底打破它,并不是革命或者斗争就可以简单完成的。

0
《中国通史》的全部笔记 10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