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庄园(全布面精装) 8.4分
读书笔记 第13章
文森Vincent

对伦敦说三道四不再是时髦了。大地作为艺术崇拜的好日子过去了,文学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不会把乡村放在眼里,开始青睐城市了。人们可以理解这样的反应。关于潘神和基本元素,公众已经听得够多了——它们好像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而伦敦则是乔治王时代的——那些真心关怀大地的人们需要耐心等待,看看什么时候潮流的钟摆才能再度摆回她那里。不用说,伦敦让人着迷。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片颤动的灰状物,富有智慧而无目的,热烈而无爱恋;想象成一个精灵,说变就变,无法记载;想象成一颗心,跳得很欢却没有人的脉搏。它超越一切:大自然纵有万种残酷,但比起这些城市人堆儿,离我们更近些。朋友总是能自我解释、自我辩明的:大地就是明白可辩的——我们来自大地,我们必须回归大地。然而,谁能解释一下晨曦里——伦敦城此时正在吸入空气——的威斯敏斯特桥路或者利物浦街呢?谁又能解释一下黄昏里——伦敦城此时正在吐出疲惫的空气——这些同样的街道呢?我们不遗余力地挣脱浓雾,仰视繁星,搜寻宇宙的犄角旮旯,为想象中的这个怪物正名,为它安上一张人脸。伦敦让宗教适逢其时——不是神学家的正派宗教,而是人格化的宗教,原生态的。是的,倘若真有一个与我们同类的人——而不是自高自大或者多愁善感的人——在苍天上关怀我们,那么这种一刻不停的流动变幻也就还可以容忍了。

0
《霍华德庄园(全布面精装)》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