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理性的人(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 8.6分
读书笔记 第1章 存在主义的问世
宝蓝

但是,理解存在问题的任何努力都必须从我们的实际情势出发,从我们当前的立足点出发。 在古代希腊,情况则完全相反:哲学不是一门特殊的理论学科,而是一种具体的生活方式,是对人和宇宙的总体看法,个体的人据此度过他的一生。 哲学是灵魂寻求拯救,而这对柏拉图来说,则意味着从自然世界的苦难和罪恶中解脱出来。 东方人为哲学费神的唯一动因是寻求解脱和宁静,摆脱尘世生活的苦恼和困惑。 诸如焦虑,死亡,伪造自我与本真自我之间的冲突,民众的无个性,对上帝之死的体验等问题,几乎都不是分析哲学的论题。然而,它们却是人生的课题:人确实要死,人确实终生在本真与伪造自我的需求间奋斗挣扎, 真正体验到基尔凯戈尔与尼采思想的哲学家绝对不会再在学院哲学传统模式内从事哲学探讨。 他们两人的哲学都没有发展出一套体系;事实上,他们两人都嘲笑体系的创造者, 甚至否认构建哲学体系的可能性; 尼采则是以承认这种破产而开始的:尼采说,上帝死了;欧洲人要是更诚实一点,更勇敢一点,对在其灵魂深处发生的事情眼光更敏锐一点,他就应当知道:尽管他口头上依然赞成宗教的套话与理想,上帝之死却已经在他灵魂深处发生了。 处于他们哲学中心点的,不是任何概念或概念的体系,而是为自我实现而奋斗不已的个体人格本身。 所有这些哲学家的共同点和中心点,就是宗教的意义及宗教信仰是因人而异的。 相信在人类经验的所有部分中,一切事物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思想本身只是完全生物学上的人为了应付环境而进行的踌躇不决、搜寻摸索的努力。 简单说来,这是西方文明日渐世俗化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人无可避免地更加倾心于地球此岸世界的允诺,而不是依恋凌驾于自然之上的超验天国的目标。

0
《非理性的人(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