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8.1分
读书笔记 第152页
阿狸1026

民众的想象力是政客的权利基础 读到一半,觉得解释了许多疑惑。最大的疑惑莫过于来自朋友圈中,每次一有大型负面事件发生后,无论是我心中认为的有识之士,还是普通人,可能都会转发的、明显带有部分谣言属性,或者是片面鼓吹某种极端情绪的文章。 每次看到这样的文章,我都会仔细阅读一遍,如果所叙述事实能占到80%符合我的判断,我便开始和自己斗争:要不要转发?转发吧,我眼里容不得一丝谣言;不转发吧,如果每个人都像我这样谨慎,或许真的会有该死的真相被埋没呢!? 《乌》这本书写于上个世纪,作者可能没有预见到,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只需要一键转发,随时随地、轻而易举的就能形成“群体”。上个世纪只有在集会、宗教或者家族中才能发生的群体心理事件,在今天,隔空就能形成。 这种群体的无意识心理活动,不仅造就了微博微信上无数次的谣言,也成就了咪蒙这样的自媒体神话。既放大了真真假假各种正负面事件的发酵压力,也组成了各阶层人士在人前需要塑造自身某种形象的原料。 不可否认的是,有的人因为非常擅长利用这种群体心理,而在自己的领域风生水起。

首先必须记住现代心理学所确认的真理——无意识现象不仅在有机体的生活中,而且在智力活动中,都发挥着一种完全压倒性的作用。

这句话可以理解为,群体心理是群体形成后,成为主导的一种无意识现象。倾向于无推理,并且对任何怀疑都抱有敌意。不信,你可以去试试质疑过朋友圈中某些激愤的言论,对方会绕过和你理论的阶段,而直接表现出对你本人的高度质疑。如果你不马上和他抱团,群体会立马给你贴上缺陷的标签。

人们在智力上差异最大,但他们却有着非常相似的本能和情感。在属于情感领域的每一种事情上,最杰出的人士很少能比凡夫俗子高明多少。

这就是我开始说的,就算是读过很多书的高知人群,也会陷入和普通人同样的心理群体。他们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在同一节奏上失去理智的判断。但完全不用以此为耻,这恰恰代表了生而为人的共性——也就是人性。

单单是他变成一个有机群体的成员这个事实,就能使他在文明的階梯上倒退好幾步。孤立的他可能是个有教养的个人,但在群体中他却变成了野蛮人,……表现出原始人的热情和英雄主义。这种英雄主义毫无疑问有着无意识的成分,然而正是这种英雄主义创造了历史。如果人民只会以冷酷无情的方式干大事,世界史上便不会留下他们多少记录了。 如果不计名利、顺从和绝对献身于真正或虚幻的理想,都可算作美德,那就可以说,群体经常具备这种美德,而且它所达到的水平,即使最聪明的哲学家也难以望其项背。我们不该对该群体求全责备,说他们经常受无意识因素的左右,不善于动脑筋。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他们开动脑筋考虑起自己的眼前利益,我们这个星球上根本就不会成长出文明,人类也不会有自己的历史了。

有人节制,有人放肆,所以群体和个人之间,无需互相诋毁。我们需要英雄主义,也需要孤独的思考者。最该指责的是那些凭空捏造出谣言、歪曲事实的人。

从一定意义上说,群体就像个睡眠的人,他的理性已被暂时悬置,因此他的头脑中能产生出极鲜明的形象,但是只要他能够开始思考,这种形象就会迅速消失。既然群体没有思考和推理能力,一般而言他们会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便是最惊人的事情。 因此,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必须对它们进行浓缩加工,才会形成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形象。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

这么看来,与其说咪蒙文字功底强,不如说她是一位社会心理学大师。还好她没有去从政!

0
《乌合之众》的全部笔记 5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